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2017-04-20 14:26:5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很想写一首歌,来吟唱自己,很想写一篇小说,来表示自己,却总是匆匆而过,而没有留下任何涂鸦.如今,可以坐下来,说一个故事给自己听.去读大学的...

  很想写一首歌,来吟唱自己,很想写一篇小说,来表示自己,却总是匆匆而过,而没有留下任何涂鸦.如今,可以坐下来,说一个故事给自己听.去读大学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是那种经过黑色七月压力之后的轻松,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重负.因为我只是一个没有考上大学的劣等生.而父母的意思是要我去接受高等教育,原因则是家是的祖父还有一点社会关系,希望能拿到一个文凭,回来还可以去教书以求养家糊口.至所以我去学校里读书算是比较认真的一个!再加上我在其他方面的爱好,在学校里也算得有个名字的人!我是班上的班长也是学校的团支部副书记,虽然在那所类似弹丸的学校里也算不上什么.

  应该说象我,是不能接受省城长沙的思想的,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出门,闹笑话的是我连普通话也不会说,而和他们交流有个时候只好以笔代话,倒让我绌口缄言.印象里最深的是见她,是第一次进学校她来看望新生,嗓门大而尖,典型的湘妹子."听说我们班来了新同学?在那里塞?而我到是苦笑,因为我有话说不出来,只好不说!而满脸通红.记得那天和她交流了一会儿,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她看到我能够写得一笔好字!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戴言,而习惯称之为代言的女孩!那时说不上喜欢和爱的,因为我的任务并不是来说这些,我来长沙读书的.我希望我的努力能够改变自己的处境,我的目的明确而坚定.事实上我是做到了这一点,比起我在高中,初中读书的时候,我是努力了很多,成绩都是班上的佼佼者.我的古文底子比较好,再加上我的祖父从小对我的调教,因此我在的古汉语在班上一直是一枝而独秀.其实这些都成为我是一个好学生的标准.不过我并没有班上的那么些同学会玩,因为我不知道玩什么,在家里我就不喜欢走动,我只喜欢静静的看书,在这段时间,我看过书是最多的时候.而这些书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我能够说让别人听懂的普通话时,我可以长篇大论,驳倒别人的条件,这个时候,我就经常和代言在教室里大发感慨,而谈古论今,一起的还有其他的同学.

  而后每个月的暑假,我们也总是飞鸽传书,讨论着人生的问题以及学习上的事!我喜欢的倒是她健谈和做事的态度.我们交往多了,我就有点喜欢上了她,毕竟在那个大学里读了两年,我们说得很多,论得最多,争执得最多!而在磨擦中却可可以找到对方的共同点!不过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没有说,是说不出口,源于我最大的理由,就是,我能给她什么,我的处境只是山村的一个农家孩子,而她是一个大城市的女孩子.如果有一天,我走进她的生活,会不会是她的生活圈中会绊脚的.我那时看<<平凡的世界>>,看到田润叶和孙少安的结局,只是我想,假如我是孙少安,我肯定会做出同样的抉择.快毕业的时候,我们既将离别,但我一直并没有对她说,我喜欢的是她.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和她玩得铁的另一个姐妹-----辉!

  那天在长沙火车站送她们三个上火车,我是感慨万千,我没有说话,只是我这个人表面从来不喜欢形怒于色的,看着她走上车,很想对她说一声,我喜欢你,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回来后,我无限惆怅写下一首诗:

  送别

  山重重

  水重重

  相知意万重

  夕阳伴晚风

  往事了无踪

  路重重

  人重重

  挥手相望空

  鸣笛声声响

  天涯难与共

  思重重

  忆重重

  呢喃渐入梦

  人生怅离别

  想思风雨中

  如今,两个人,却发现如果当初我直言表白,也许也不会象如今这样,虽然我依旧是情有独钟,至今仍是飘零,而习惯于一个人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我是难以找到这样的一个人,象我,一个不善于表露自己的男孩,除非对我是深深的了解,要不是不会有人来喜欢我的!而我自己,也习惯用她做为一种标准去衡量别人,我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和不切现实的如果还有一次,我一定会对她说:"我爱你我们可以重新来过吗?"风中飘散着迪克牛仔的歌声,我的心随歌荡开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孙飞白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