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苦难的尊严
2019-07-10 14:29:3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重生的时代,这是一个毁灭的时代;这是一个宽容的时代,这是一个仇恨的时代……我要说的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重生的时代,这是一个毁灭的时代;这是一个宽容的时代,这是一个仇恨的时代……我要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到疼痛、癫狂、错乱和绝望。

  霞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子,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面相,可熟知她的朋友都明白她虽是要强,却无甚城府,虽寡言少语,却秀外慧中。就象江南的雨巷,笔直而又静远。她的家庭并不如意,可这却愈发让她坚强。她的世界很单纯,只是简单的工作、简单的朋友、简单的想法、简单的梳妆、简单的快乐悲伤。没有多少人了解她,她只是挂在玻璃橱柜里的一张沾染了灰尘的素画,无声无息地接受阳光和黑暗的端详。

 

 

  她的劳动是被忽略和轻视的,因为比起粗糙的男人她显得太单薄。涂涂写写算什么呢?在那些一身泥土与倦怠的男人眼里,伏案便是闲了。可还好,她漠视这些无知,却尊重劳动,所以甘愿曲身一个班驳老旧的老房子里、一群吞云吐雾弄烟卷的男人当中。

  饥饿和困倦是无法让人忍受的,当气力耗尽的时候,男人和女人都开始变得平静,不再嬉笑于工闲之间,而是匀了呼吸阖了双眼,在凌乱的工房里小憩。紧闭的门掩不住冬日正午暖煦的阳光偷偷潜进来,缓缓地从每个人的脸上颞足而过。她了解这种温暖的小把戏,捋捋发尖,拍走那片灿烂的淘气。

  突如其来的踢门声霎时撕破了这层平静,门内端坐的男人个个皱起了眉头,有的翻开眼睛斜望了眼被震得发颤的门框;有的重重吐口长气舒展一下身体继续安坐;有的小声嘀咕着什么扭过头去装作啥也没听见;还有的嘴中吐出脏字怒目而向;有的开始和身边人攀谈兴致高昂。而远远坐着的她从手头的工作中抬起头来,打量着门边安坐的男人们和不堪受痛的木门,不禁深吸了长气又重重地吐出。

  踢门声越来越剧烈,门上的尘埃在绚丽的阳光下飞舞着,象是在狂欢。门外似乎是复仇的疯狂,门内就象誓死不从的抵抗,两支力量在缠斗在厮杀,而周遭只是倾耳可闻的宁静。这是什么人?谁也不愿意去揭开这个谜团。坐在最远的她再也忍耐不住,迈开仓促的步伐急急地朝门口走去,越过不甚愿意伸腿让路的男人们身边,径直来到门边。她飞快地拧开门,刺眼的阳光冲进来,外面站立着一个杀气满面的男人,原来是一认识的工友赵。瘦长的他提着几袋盒饭,显得很不耐烦。霞厌恶地冲出一句:你不会叫门啊?干嘛用踢的?

  说完这些她扭头便走,还未走出几步,跟在后面的赵突然发难,伸腿便朝霞的后背踹去。霞顿时身体朝前扑倒,重重跌在地上。四周一片哗然,霞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苍白。赵作势还想再扑上来,旁边一人拽了他一把,赵才骂骂咧咧放回脚步。场面并未如想象中般混乱,除了霞身边的女工友吓得作不出声来,其余人均稳坐泰山。霞哪勘忍受这般侮辱,顺手抓起桌上水杯朝赵扔去,可惜软弱无力的杯失了准头,落在地上。这下又激怒了赵,他丧心病狂地冲了上来,冲着霞腰际又是一脚,霞无力地瘫倒在地……

  黑夜爬进我的眼睛,肆意狂乱。可身外的世界分明阳光灿烂,这是一种何等的荒诞?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可以用笔捍卫尊严,但我不知道一个柔弱的女人该用什么去捍卫自己的尊严?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在阳光下不断重演,永不停歇;我也知道暴行逆施的人终会被惩罚,他们也会尝试去忏悔;我更知道霞会用伟大的勇气去宽恕;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苦难总要让善良的人来承受,不知道该有何样的欣慰去安抚我难平的心?但愿有人能告诉我答案,不要让它深埋于黑暗!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怀楚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