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心理 > 正文
我们一起把世界抛弃
2016-07-29 16:33:0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如果,你问我有什么愿望的话,我会告诉你:我希望,所有的小孩子,都能在完整的亲情中,快乐地成长。长大以后,能够学会用爱来感觉、触摸、
 

  如果,你问我有什么愿望的话,我会告诉你:

  我希望,所有的小孩子,

  都能在完整的亲情中,快乐地成长。

  长大以后,能够学会

  用爱来感觉、触摸、拥抱这世界……

  一

  午夜梦回,我又想起了你--小单。而每当我想起你,心中都会有那样一种酸酸楚楚的疼痛。它像小猫咪的脚步,轻轻踏上来,然后,陌生地指引着我朝一个熟悉的方向走去。在那里,许多个面孔重重叠叠,许多种声音模模糊糊,许多个影子影影绰绰。最后,我看清楚,那些面孔的神情竟是惊人地相似--同是小小的一个孩子,同是,小小的一张脸上,竟是有着那样一种--

  寂寞了一百年的眼神,

  孤独了一辈子的表情!

  而那里面,有我,也有你。

  二

  在认识你之前,小单,我从来没有特别注意过那家小杂货店。尽管,我每天都要经过那里,回家--哦,你说过,没有爸爸妈妈的地方,是不能叫做是"家"的。那么,就说"宿舍"吧,一个人住的地方。

  那时候,我正热衷于绳结编织。我可以在所有空闲的时间里,在任何地方编各种花纹的绳结手镯、胸饰、项链、坠子--复杂的、简单的、最复杂的、最简单的,编了无数其数个。我也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或许,只是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有理由躲在一个空间里发呆,而不招致诧异的目光与善意的询问。

  那天,我又路过这家小杂货店。日已黄昏,店里的灯尚未燃起,笼罩在一片昏黄的余晖中。我忽然想起我那种青铜色的丝线用完了。于是,我就走了进去。于是,我就看见了你。

  你很瘦很瘦,脸很尖很尖,薄薄的一层短发覆在脸颊两边,细长细长的眼睛,仿佛没有焦点,看得很远很远,飘忽、迷茫,有点漠然。你就这样坐在那个窄窄的、阴暗的角落里,发呆。不美丽,更不可爱,像个飘荡了几世纪的幽灵,有种诡异的浪漫。

  我的心颤颤地一抖,那种痛楚就漫了上来,似乎不可预料,却又不可避免。

  一个红润丰腴的女人从里间走了出来:"小单,天暗了也不开灯,人家来买东西也不问一下,又在发什么呆?"颇有责备的意味。小单,小单,从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我就知道是这个"单",而不会是其他的什么字眼。

  你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一言不发地开了灯。

  "我只是来买些丝绳而已。"我对那俨然是店主的女人说。

  "你挑吧。小单,帮这个姐姐算一下,我里面在做饭。"她又走回了里间。

  你默默地走上来,而我,竟不敢再凝视你的眼眸,低着头,也是默默地,挑选丝绳。一种淡淡的忧伤从我心中苏醒。

  "姐姐的手镯很好看。"你的声音很细,像是从很高的地方滑落。

  "自己编的……"我把挑好的丝绳交给你,笑了笑。

  "真好……"你说。

  回到住所,我又开始坐在角落里发呆。我弄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给我那样一种震撼,像是有一种我最熟悉却又掌握不住,最害怕接触却又抵制不了的什么东西隐藏在你的身上逼近我。

  最后,我看到了窗玻璃上映出的我的脸。那张脸与脑海中你的脸重叠在一起……那一刹那间我不可遏止地泪流满面。那种酸楚紧紧地包围着我,此时的我脆弱得不堪一击,轻轻的一片花瓣落下都有可能砸伤我。我缩着肩膀哭得一塌糊涂。

  小单,你为什么会那么忧郁呢?

  你,为什么,会那么地,忧郁呢?

  三

  我们一起坐在店里的角落里,这次我教你编蝴蝶。你已经会编很多种绳结了,每天傍晚,我都会在这里停留一下,教你编绳结。你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你。小单,我从来没有这样主动接近过一个人,从来没有!

  你在编一只蝴蝶,灰色的一只蝴蝶。好暗淡的一种颜色!

  "小单,编了那么多,有没有送给同学?"我随口问你。

  "我从不拿别人的东西!"你说,口气有点生硬。

  似乎答非所问,然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要别人的东西,所以,我也不给别人!我忽然想起小学时候的我是怎样冷漠甚至粗暴地对待那些企图"帮助我"走进班集体的班干部。

  你怪异地笑了一笑,那笑容有点扭曲。

  "连同姐姐在内么?"我黯然地问。

  你愣了一下,看了我许久,然后伸出手,慢慢地展开我的手掌,刚刚编好的那只灰色的蝴蝶就落在了我的掌心。

  "姐姐,如果,你是我的亲姐姐就好了。"你幽幽地说,"我同桌李丽湘就有一个好姐姐……昨天上课老师要我们用'羡慕'造句,我说:我羡慕李丽湘有个好姐姐……"

  良久,我才开口:"那,妈妈呢?"

  你阴郁地看了我一眼:"不是妈妈……是小姨……"

  而我一直以为那女店主就是你妈妈,尽管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有妈妈……"你咬着嘴唇,手指绞着,眼圈慢慢地红了,"姐姐是不是觉得……觉得……"你再也说不出话,只是紧紧盯着我。

  我紧紧地把你拥入怀中,怀着那种孤独的旅人亲吻自己的影子的感情,紧紧地拥抱着你。我艰涩地说:"不要紧地,小单……不会的……我知道""……如果连姐姐都不知道,谁又会知道呢?……"我的心里很苦很苦,冷得像压在了千尺冻土之下。

  你终于哭了。

  我的手掌心一直攫着那只灰色的蝴蝶。

  四

  这天傍晚我没有看到你,你的小姨说你回家了。

  "回家?"我反问了一句。

  "她没有跟你说过吗?"她似乎有点惊奇,"不过她倒真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我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静的孩子。"

  "我知道……她说过。"我不情愿地说。我很害怕那些其他的什么话从她口中说出。

  "小单哦,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还是说了,叹了气,很伤感的样子。"四年前我姐姐就生病去了,……不久,她爸爸又娶了一个。新妈妈对她,也不算坏,就是不冷不热的,哎,终究不是亲的……可这两口子终日大吵小闹,弄得不像个家,前阵子又在闹离婚……所以小单常常自己跑来跟我住--我一直都很照顾她的。她爸爸知道小单在这里,也没来看过她,昨天才把她接走,听他说好像真是要离了……小单这孩子,在家里也没过过什么安稳的日子……"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从你的眼中,我就知道,我们,是有着一样的痛,与一样的恨的。

  自是人生常恨水常东!

  自是人生常恨水常东!

  五

  你按响了我的门铃。是的,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层楼里,门上有个蓝色信箱的房间就是我的。

  "姐姐,我很想你。"你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地站在门的阴影里,眼里一片纯净。此时的你是天使,小单。

  进了房间,你东张西望:"姐姐一个人住吗?"我说是。

  "没有家,一个人住是最好的。"你喃喃自语,"没有妈妈的地方,是不能叫做是家的。"你脸上一片苍凉,你又变回了那孤独的幽灵。

  "等你将来也成为妈妈的时候,你就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小单。"我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谁知道,有没有那一天呢?"你虚弱地说,"我真的能活那么久吗?而我为什么要活那么久?"

  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不允许你说出这样的话,但我却安慰不了你,同时,也安慰不了我自己。没有谁能安慰我们,小单,这是附在我们心里最深最冷出的一个魔咒。

  我们一起吃晚饭。你看着米饭,问我:"姐姐,米是怎样长出来的?"

  "春天,农民播下种子,等种子发芽,长成以后,就是稻子。剥了皮的稻子,就是大米了。"

  你若有所思。

  临走时,你似乎想对我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

  不久,我在我的信箱里拿到一张纸条,上面稚嫩的笔迹写着:

  姐姐:

  我把妈妈的相片种在了花盆里,可是,

  妈妈一直没有长出来。

  纸条从我手中飘落,宛若一只折翼的蝴蝶。

  六

  中秋节,我带你到海边看月亮。这个节日对我们来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一年中有十二个月圆的日子,中秋只是其中的一个。

  海滩上到处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或温情款款的情侣。而我们坐在离人群很远的地方。

  你问我海里的世界是怎样的。

  我于是给你讲人鱼的故事。我说:

  在海的深处,水是那么的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的花瓣,同时又是那么地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铁锚都达不到底……海里的人就住在那里。那里有一个人鱼的世界。那里,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其他植物,鱼儿在枝子间游来游去,就像鸟儿在天上飞……海里最深的地方,就是海王宫殿的所在。它是由珊瑚、琥珀与珍珠砌成的。海王与人鱼公主们就住在里面。她们是那么的美,不过她们身体下部没有腿,

  只是一条鱼尾--这样她们才可以在海里自由地游来游去……她们美丽,她们唱美妙的歌,快乐地生活。可是,人鱼是没有灵魂的,如果她们想获得不灭的灵魂,就必须与一个人类相爱,并与他结婚,这样,她们才会变成真正的人,得到不灭的灵魂,否则:她们就会化成泡沫,遗失在海上……

  海涛和着我的声音,似乎在见证我讲的故事。

  讲到最后,是苦难的人鱼公主化成了满天晶莹的泡沫。

  "为什么要有不灭的灵魂?"最后我说,"如果能过得很快乐,一辈子也就够了,谁知道,来生来世的事?"

  你的眼神又变得很飘忽,很遥远:"人鱼可以变成人,那么,我们可以变成人鱼,在大海里生活吗?"你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闪烁着。

  "如果,大海愿意接纳我们。"我轻轻地说。我忘了告诉你,这只是一个童话,美丽凄绝的故事。

  你的头靠着我的肩膀,我的头靠着你的头。我们像一对被遗弃的相依为命的姐妹,在海涛的轰鸣声中,拥抱彼此的天真,看美丽的月亮,与神秘的大海,想着苦难的人鱼公主。

  七

  这天傍晚,在回宿舍的路上,我被你阿姨拦住。她急急地说:"小单有没有在你哪里?她自从今天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老师说她也没去念书……她爸爸到我这儿找……"

  我立即知道你去了那里。我匆匆地跟阿姨说了几句,就先去找你了。

  海涨潮了,明月也共潮生。

  海滩上一片荒凉。我看不见你。我找不到你。

  莫非我来晚了?莫非,我,来晚了??我的心被抛进了万丈深渊,彻骨的寒冷让我张开口却喊不出叫不出。

  海水已经漫上来了,漫过我的膝盖,似乎要把我的生命,我的青春一卷而去。

  "小单,我骗了你!"我站在浪花中,海风把我的呐喊从嗓子里扯了出来,"小单,姐姐骗你的!海里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宫殿、没有人鱼,什么什么都没有……就算有,也将被人类占领,也将成为卑劣人群的世界--大海永远不会接纳我们,我们永远也不能成为人鱼--我们的不灭的灵魂,让我们永生永世的、永生永世地听天由命、万劫不复……小单,小单你知道吗……"

  我看见你在前面,像人鱼一样地浮出海面,小单小单!姐姐我们走我们走。我朝你走过去,伸出手,来,姐姐牵着你,我们一起走一起走,我们一起走到那个梦里的花园,你看到了吗?我们不要谁接纳我们,我们一起把世界抛弃,我们一起把世界抛弃,抛弃、抛弃……

  "姐姐--姐姐--"你的声音凄厉地响起。在我身边,一个好遥远的地方。一声声,被海风割得支离破碎,带着血泪斑驳飘到我的身边。可是,你怎么会在后面呢?我茫然地回过头--

  海岸上,一个白色的身影摇晃着,"姐姐--姐姐--"

  小单……

  可是,我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走回去,而且,我似乎,也不想再回去了。

  我站在浪花里,逐渐变轻、变轻、变轻……我轻轻一挥手,飘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无拘无束地展翅翱翔,放逐我无边的快乐与感伤……

  沙滩上似乎有光亮了,有声音了,嚣哗了,热闹了……

  八

  我彻彻底底地病了一场。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我变成了没有质量的人,游离于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没有人去的消息,人留下的痕迹。

  梦中我又拾起了那些可怕的、不祥的、我再也不愿看到的记忆的碎片……爸爸狰狞的脸,妈妈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音摔破的闷响……这就是我的家啊!我的家!永远充斥猜疑、中伤、暴力、厮打。这就是我的家啊风雨飘摇聚散无常!最后,最后我的家分崩离析,爸爸走了,从此我没有爸爸,……然后我离开了妈妈我要逃离这一切……我厌倦了这一切,惊惧过哭泣过挽救过,厌倦了绝望了麻木了逃走了……为什么两个总要互相伤害的人要生活在一起?为什么还要生出个我来承受这样的折磨!

  ……

  小单,这次你的出走,把我身体里的病,灵魂里面的病都逼了出来。急性肺炎,长期的低血压、轻微的神经官能症造成的幻听幻觉……

  我想我再也掩瞒不了这个事实--我,是个残缺的人。这种残缺,没有美,只有痛,通彻心扉痛不堪言。

  小单,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小时候的我的影子,在我身上,你也应该看到你将来的样子--自卑、自闭、抗拒、冷漠、孤绝、敏感、极端。

  当我们是小孩子的时候,家,就是我们的整个世界。亲情是支撑着我们成长的力量,是构成我们拥有健全人格的根基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都在残缺的亲情中,寂寞地成长,长大了,便成为一个残缺了人格的人。将来,或许我们会过着很成功很丰裕的日子,然终其究竟,我们仍是个残缺的人。我们心里那个残缺的角落是任何其他东西都补赎不了的,只能永远这样绝望地荒芜着。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被我们的"世界"抛弃了,而终有一天,我们会,一起把世界抛弃。

  ……

  我在我的房间里躺了一个月,我把自己禁锢了一个月。

  你的爸爸又带你来了,我听见他又说了一次"谢谢"与"对不起"。而你一言不发,你的眼里时常充满泪。

  小单,没有什么需要谢的,也没有谁对不起谁,真的。这只是一种病。

  最后,你终于说:"姐姐,爸爸要带我走了。"你爸爸要带你到那个遥远的繁华的南方城市定居。

  我看着窗外。

  窗外是窗外是淡淡三月的天气

  九

  昨夜,你又依稀回我孤独的梦境。

  我为什么还要想起你呢?那年8岁的你在我18岁的生命里划了一道痕,让我一想起你,心里就那样酸楚楚地痛着。而如今,你已经杳无音讯了。

  我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我不知道,长大的你是否有着跟我一模一样的孤独。这种孤独,是我们面对洪荒人性,永远无法解释不能解脱永远凄惶永远迷失的最无可救药的孤独。这种孤独如影随行,它时常会从我们心里那个残缺的角落乘虚而入,以各种声音各种形式对我们说:我们一起把世界抛弃、我们一起把世界抛弃、我们……

  如今,我想,或许

  世界不会抛弃我,小单

  世界也不会抛弃你。

  而是我们,我们甘愿,

  一起把世界抛弃。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凝露の玫瑰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