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们好不好?
2016-08-01 09:44:5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那段已成为过去的经历里,过往的沧桑不时浮起,只有渐多的皱纹把这些过往刻在我的脸上。觉得自己并不是随意
 

  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那段已成为过去的经历里,过往的沧桑不时浮起,只有渐多的皱纹把这些过往刻在我的脸上。觉得自己并不是随意的表露自己感情的人,别人的世界我很少有机会了解,但是那些曾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象是流星,在我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当这些人展现于人前时,有人惊叹,有人落泪,也有人不屑。

  思绪总是跳跃间或是破碎的片段,似乎很难把整件事完整的回忆下来。先写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其实不需要充足的理由。当时的泪水令任何的杜撰都显得那么苍白。也许,我和她失去的不仅仅是爱。虽然,我们,都没有说出口。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逃离济南。之所以说逃离,应该说是时间作祟。离开济南那天刚好是情人节。刚刚为朋友的未婚妻做了一顿晚饭,便决定离开。

  这天不属于我,不属于所有孤单的人。

  灰色的城墙,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心。西安,留下了我的金色年华,欢声笑语,还有别过的人。

  就象朋友说的,除了上网我还能做什么。在西安的日子,除了上网,睡觉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侈。我知道生命的短暂,我也完全有可能随时成为别人记忆中故去的人。可能很多人也都跟我一样,想拼命的在这充满罪恶,世俗,欲望与无奈的世上留下些什么,拼命的。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更加迫切的希望!无以复加的!迫切的希望!

  空虚,只有空虚。我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漂泊,我只想找一份实在的,能够让我抱个满怀,能够让我燃尽最后希望与热情的爱。可是,爱情,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习惯了无人倾诉的感觉。真的习惯吗?!我问自己。我不知道。无奈,可能这是经常对自己说的话。的确,无奈。

  正常人所有的功能在我身上也很不幸的表现出种种正常的迹象。我甚至变态的希望自己能够不需要某些功能,或者那些功能彻底的消退掉。

  活了这么大,只有过一次招妓的经验,好象还是在98年在阳光夜总会,只是陪酒。这是第二次,上次好象算是个绝色了,这次呢?

  她进来了,她属于很平静的那种,象我,跟我想象中的差别不大。从她扁平的小腹可以看出来可能干的时间并不长,后来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也就只有可怜的,这么一点点的小聪明,这也是我唯一对自己僚以安慰的。直到现在我仍认为她当时的举动非常的职业,只是,我拒绝了,可能,我的那部分功能真的正在消退。天!

  “我刚刚叫了东西吃,在你来之前,等会吃了东西再说吧。”

  “好,反正一整夜呢。”

  “我习惯一个人睡,你睡哪一张床?”

  “随便”

  ................

  聊了整夜,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觉得至少比聊天室的真假掺半,弄虚作假要强的多。我不能想象,看不到表情,听不到声音,怎么就能了解对方所要表达的所有内容。可能是天生的愚笨,所以直到现在我在聊天室或​QQ上仍是个聊天的弱智。她可以说是羡慕我的经历,尽管我不觉得那有什么值得自豪,也常为我的话忍俊不禁,虽然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幽默的能够逗人开心的那种人。即使是,也一定是黑色的。

  已经是第二个电话了,她必须走了。我竟有些不舍,或许是为了整夜毫无顾忌的倾诉。我知道,我只是风,四处漂泊,而她,则是尘,随风而落。

  “早上我要去网吧,你走的时候把房间门锁好。”

  “钱在这,桌子上,你自己拿。”我在桌子上放了300,随手关上了门。

  可能是我真的需要倾诉,也许是好久没有跟人说话,亦或是....晚上我又去了珠峰宾馆。还是她。

  好象所有的话都已经说完了一样,她默默的,默默的,脱下了衣服。

  我没有动作,我无法动作。我甚至开始怀疑我的真正目的,难道只是为了找一个倾诉对象?!天!我不是圣人!

  “今天太累了,我。吹会儿牛吧。”

  “..........”

  “今天你睡哪张床?还是右手边的?恩....就睡这边吧。”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了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这个夜,为了她突然之间的变化,我又付出了300块。

  我很奇怪今天她的变化,我一直在求证,却始终找不到归根结底是为了什么。要不是后来她告诉我说,她的姐妹有这样被人骗的,我想我可能要带着这个问题进入坟墓。我诧异万分。那一定是她把我也当成那种人。一定是。

  后来的每天我都还去珠峰,每次都是她。只是再没有提起过任何有可能涉及到感情方面的事,只有玩笑,打闹。依旧为了没有任何发生的夜付出300块。

  我一直认为有些事情不是能够用钱或是值不值得就能衡量的。

  直到2001年3月13日,我离开的日子。

  还是珠峰,还是她,还是熟悉的脸孔。

  她显然并不知道,她又怎么可能知道?!我可以骗任何人,惟独她,今晚,今晚我必须告诉她。

  “我明后天就走,可能回家,也可能......我也不知道去哪。”

  我看到笑容在她的脸上凝结。我的心被撕裂,我分明听到撕裂的声音。

  “我没有钱了。”紧跟着我便后悔,我不想触动那敏感的神经。

  她坐下,轻轻的,低下了头。

  我不知道是为了我离开还是为了失去了我这样一个可以什么都不干就给钱的白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很难过。

  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怀旧的人,也不想让自己太难过,只能看着她,默默的。渐渐的,昏昏睡去。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被一阵冰凉惊醒。昏暗中,我借着壁灯的微光看到一张脸,是她。天哪!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苍白,憔悴,满脸泪痕,可还是努力低着头吻我,吻我的脸,吻我的唇。泪,一滴滴洒落在我的脸上。那泪是凉的,彻骨的凉。仿佛预示着我们的分别即将成为永别。

  我忽然间被一种无名的悲痛震撼,此刻我能做到的只有抱紧她。我狂吻着她,盲目的。我们都恨不得能够完全的拥有对方。脸上的泪早已经分不出是她的还是我的,只是感觉彻骨的冰凉。

  我一直不喜欢那种没有交融的结合,认为那无异于强奸。

  进入的时候,我感觉的她的颤栗,分明的。那其间,有渴望,有悲痛。我知道,她是爱我的。我一直在狂吼,在心里。我也是爱你的啊!

  这一夜,最后一夜,也是唯一我没有给钱的一夜。我拗不过她的坚持。她要送我,同样我拒绝了,因为我一直不原看到分别的场面,何况这次即是诀别。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她能够去,即使那会让我重回童年,如孩子般的痛哭流涕。

  临出房门,她叫住了我,嘴唇翕动着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却转身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串号码然后把听筒给我,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话筒里传来羽泉的《叶子》: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忧郁是蓝色的

  快乐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寂寞是灰色的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如果汪洋是蓝色的

  我说天空也是蓝色的因为他们彼此相爱了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如果记忆是模糊的

  渴望是什么颜色的如果时间是静止的

  永恒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呼吸是短暂的

  我想我只好沉默因为这问题地球它也在思考着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忧郁是蓝色的

  快乐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寂寞是灰色的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如果汪洋是蓝色的

  我说天空也是蓝色的因为它们彼此相爱了

  透明是什么颜色的如果风儿是快乐的

  叶子的眼睛是透明的心是心是快乐的

  心是快乐的

  2001年3月15日,我离开了西安。离开了。

  也许,我离开这罪恶的世界的时候,也会是同样的孓然一人。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我手写我心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