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教育 > 正文
青葱时代的爱情之高三版
2016-08-01 08:59:4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他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喜欢用红墨水的男生,喜欢携了灌满红墨水的钢笔到处醒目鲜艳的批划,字体很认真很大气,但红的未免夸张,好似布告。要
 

  他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喜欢用红墨水的男生,喜欢携了灌满红墨水的钢笔到处醒目鲜艳的批划,字体很认真很大气,但红的未免夸张,好似布告。

  “要的就是这样”,这小子嚣张的宣布。

  没法看他的课本,满页的红,密集的抢去了铅印的黑字,颇有些惨不忍睹的伟大。我总是读的皱眉,而他却依然津津有味兴致勃勃的批划着,

  他喜欢红色,说这样是有领导者的气势,然后得意洋洋的大笑,浓黑的眉毛扬的很高,那眉毛,他说过像周恩来的。

  或者学文的男生都如此自负,可他让我好奇,长手长脚,深度近视镜下一双佣懒的眼,唇上不浓不淡的胡须,同级男生中,他属于长相老成的,但开起玩笑来,倒是毫不顾忌。

  常常见他骑一辆破破的28

  自行车,在马路上摇摇晃晃,宽宽的背影混在车流中,险些认不出是个学生,有一段时间,我们齐齐笑他:像是去幼儿园接孩子的。他也并不在意。

  和他同桌一段日子,渐渐就喜欢听他的胡吹乱侃,那张短短胡须覆盖的嘴,就能吐出几句谁也想不出的噱头,口语化的经典文字,名眼警句,唬的别人一楞楞,好开心。

  对着这样一个神气活现的同桌,我是怎样也想象不来他有朝一日成就事业的领导形象。

  开始不想换座位了,开始觉的神奇又紧张了——看他每日里嚣张依旧,公然的埋头大睡,下了课侃侃而谈,威风八面;在不就疯了一般的作题,把一管红墨水用的光光。

  高3一年,就是做不完的题和听不完的课,一天10来张卷子,家常便饭了。所有人都头大,每天自习,他就那么懒洋洋汗津津的坐我旁边,一手执书,一手执笔,闲下一双小眼无奈又起劲的做着题,怕了这个懒得演草又屡屡出错的大人物冷不丁猛排我肩膀讨要草稿纸的

  心安理得,也习惯了他每做对一道题时自吹字擂自我陶醉的臭屁摸样。

  一直就觉得他是个自负又可爱的男生,年轻的渴望每一个成功,自信的希望抓住每一个机遇。年轻的字典没讲失败是什么意思,我想他在不知不觉中教我很多。

  就这样漫漫的想起了很多事——短暂又漫长的一年,和他同桌的日子,他的一张面孔-----一切仿佛又清晰浮现,属于高3的回记,和他怎么也分不开的。

  最后一年的晚会,他做的主持,相当不错,谁也没料到他的这一手。整个晚会。看他高高的背影在场子里忙来忙去,心地有一点感动了。天空飘了雪,我一人在雪里静静看了很久的广场灯。

  偷偷寄了一张卡给他,普普通通,但心虚的不敢签名,居然还是逃了课去寄的。

  他,聪明的:是我太笨了,结果不了了之,我们在同一座教室里各自奋斗,升学,不再有话题。

  有那么一点明白了。是我自己太天真,太任性,我只是想对他说一句新年好。因为他是我欣赏的一个男孩,怎奈落入了这样一贯暧昧误会的境地。我就是欣赏这样一个旁人看来也许并不优秀的男孩,因为他过的生动,无拘束,在沉闷的日子里他给过一些快乐,一些勇气,虽然只是

  一点,虽然不是刻意,我的确高兴了。我不否认心底的异样感觉,其实,我是珍惜不愿多余去破坏,没有什么

  比快乐回忆更好了。是不是?

  一个让人又累又恼又失望又快乐的夏天终于过去,他失掉了音讯,一大班子人突然间散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一个乱七八糟的教室,等待另一批新生到来,撒下更年轻的汗水,书写更新的故事。

  心中痛恨无比的高中生活居然就这样结束了,收场有些尴尬,都忘了和它说再见。虽然再提起的时候不少,我知道,好的评价不多,留下太多遗憾了。

  每个人的高中都是不同的,算是青葱岁月的尾期。

  就有那么一种不愿承认的想念,烟雾般细细腾起,许多张熟悉的笑脸,叠成一幕墙,中间看到他的侧面。

  现在,还是会无聊的想:现在的现在,到底是谁坐在我们的座位上,他们会不会快乐?

  我和他大概都变样了,走在街上擦肩而过也不一定认的出来了。我们都不是好学生,老师忘了名字,同学记不起的那种。我是谁,那不重要:他呢,倒是有点牢有点傻的记住了。

  可这也不代表什么?谁都会有一个可以代表他生命某一时段的人物,藏在回忆里,我的高三,大概就是他了。

  这样,挺好。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vanessa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