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和你是亲情也是友情
2016-08-02 13:30:1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生活就如同一杯咖啡,苦涩而又香醇,浓烈而又耐人回味。我每年冬天都会避开北方纷纷扬扬的雪,漫天飞舞漫天飞舞,来自九天之外,扑向亘古的
 

  生活就如同一杯咖啡,苦涩而又香醇,浓烈而又耐人回味。

  我每年冬天都会避开北方纷纷扬扬的雪,漫天飞舞漫天飞舞,来自九天之外,扑向亘古的大地,装扮着寒冷的冬季,而是去南方动天那绵绵的雨飘落着,没有一丝寒冷的感觉,尤其到了福建,还可以冬天去玩我喜欢淋雨的感觉,真的开心死了。

  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已经有了工作的女人,2000年到了福建和爸爸妈妈一起准备过年,刚下飞机,哥哥开着他黑色的本田来接我,我冲过去,顽皮的跳到哥哥身上,说起来我那时都是21岁的女人了,可是在哥哥面前我就总象做他那咿咿呀呀,一个永远不懂事的调皮可爱的妹妹,哥哥伸出一只大手用力的拍着我的头,依旧象往常一样宠爱我的口气多了一丝责骂道:“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你看看你这么高了,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怎么回事呢?”

  我知道他无非是就是说一说,并没有真的责怪我的意思,脸上装做动了气的样子,将手提包仍到哥哥的手上,道:“帮本大小姐拿着呀!我都累死了。”

  哥哥总是这么被我折磨的无奈而从容的笑笑,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情,哥哥总是用一颗宽容而善良的心包容着我,用他哥哥的“权利”维护着,保护着他心爱的妹妹我----我。

  坐在哥哥的车上,与哥哥肩贴着肩,严肃的询问着爸爸妈妈给我评价,生怕回到家被叫到书房,一顿责骂声起伏在我耳边。

  哥哥笑着问我,“没事啦,安啦,说几句就说几句,总是关心你啊!”

  我微微一笑掩饰着内心的凄苦。

  进了家的大门,踏进屋门,王齐管家便笑着接过我哥哥手上我的行李,笑容让他脸上的皱纹好象海浪一样。亲切的询问我是否感觉到累了。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在这个家里,我不爱说话,其实是没话和他们讲。

  走进自己的卧室,感觉到有一丝温暖的空气袭击过来,王齐继续问我,“小姐,白雪没有和您一起回来吗?”

  “没有,她过两天回来,公司还有事情没搭理好,所以她要迟几天的。”

  哥哥的关心依旧不减少,“累了吗?要是累了,你先休息一会,离吃饭还有段时间呢!”

  望着疼爱自己的哥哥,我总是感觉比炎炎的夏日都温暖和亲切。

  “我还不累,哥哥你忙吗?不忙的话聊几句吧。”

  “我还要去公司一趟,晚上吧,可以吗?”哥哥征求着我的意见。

  我点点头,道:“那我先去洗个澡,消除一下疲劳,等你和爸爸,妈妈晚上回来一起吃饭。

  哥哥嘴角留着微笑转身和王齐一起走出我的卧室,我关上房门,站在窗子旁边,和以往一样躲在窗帘一边,拨着一个角露出一个细缝远远的望着哥哥的车远去,我才肯离开窗子,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傍晚吃过晚饭,父亲依旧将我叫到他书房,以他父亲的身份,了解着我日常生活状况和工作,学习情况,好让他安心,父亲总是很严肃,我其实有点怕他,在怕中间夹杂着尊敬。

  一旦出了父亲的书房都是我每次松了一口气的时刻,我有时候也很无奈,我也不小了,对父亲怎么总是这样的感觉呢?可是每次都懒得给自己一个解释,或者说我也说不清楚吧。

  站在父亲书房门口发愣时,哥哥站在楼梯上小声的喊道:“小美,要不要来我房间喝茶?”

  我才反映过来,欣然的冲哥哥笑着,随哥哥跑上楼,到他房间去品茶。

  哥哥的房间比我的大的多,因为我很少停留在福建这个家里,所以卧室只多了书房和浴室,而哥哥的卧室比我的却多了很多小房间。在福建和广东很讲究喝茶,基本一天要喝好多次,哥哥是一个对饮差津津乐道的爱好者一样。

  哥哥一边拿着小小带有着美丽花纹的茶具,倒着沸腾的水,一边问我,“有没有被骂呀?”

  我望着哥哥底着半边的头,恻隐的在灯光下看着他的额头,低下着自己的头,道:“当然了,家里有你这样出色的哥哥,我只能成为被骂的对象了!”

  我连连的叹着气。

  “干什么这么居丧呢?你也不是七老八十了!”哥哥诡异的笑着,继续说道:“我也会被骂的!别以为只是你一个人被骂!”

  呵呵。我咯咯的笑着。举起哥哥泡好的茶水的杯子,望着哥哥开心的笑了。

  “几个月没见,你瘦了,最近还是经常工作不休,睡觉时间太少吗?”哥哥望着我关切的问着我。

  我总是怕哥哥心疼我,“那有,最近我在减肥呢!”

  “大晚上的,别搞笑了,减肥,你本来就不胖减什么肥啊?”哥哥脸上一边笑一边疑惑的表情引起我哈哈大笑着。

  就这样,我每次和哥哥聊天都很轻松。到了晚上12点,我就照常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从来都没有这么早睡过,往日的生活中,工作带给我的压力让我睡觉时间总是固定在6个小时中,躺在床上,拿着杂志带着耳麦听着CD歌曲打发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了睡觉的意识,正要关邓,突然间,响起了敲门声,我轻步走到门边,打开门,一开是哥哥,我惊讶的说道:“怎么还没睡呀!”

  嘘。哥哥翘着大拇指小声的说道:“爸爸妈妈睡了,你要不要出去和我玩,我带你去夜宵,你去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道:“真有你的,你等我,我换衣服,马上!”

  哥哥没有敢开车带我去玩,问管家借了摩托车推了好远,才骑上带着我出去闲逛。

  过完年了,我要离开福建了,哥哥拿着提前送我的生日礼物,依依不舍的冲我说道:“小心点,注意点身体,我过段时间回去,最近我公司有个计划,所以我还离开不了!”

  哥哥偏着头,又对我身边的白雪说道:“好好照顾我妹妹。别总是让她工作,多让她休息着点。”

  “好的!”白雪回应道。

  我总是舍不得离开哥哥,每次这个时刻,总是想让我哭,可是我答应过哥哥不要在他面前哭泣,他会伤心的,止着自己伤感,踏上离去的路程,心理总是在想,为什么相聚总是短暂?哥哥叮嘱的话语一直在路途中从我的脑海闪到耳边。

  回到公司,因为市场竞争,我准备出点特色,可是心理却没有方向,突然一个念头让我想到给哥哥打个电话,在电话中我诉苦着,把他当做一个好朋友一样,诉说着心里的压力和烦恼。

  哥哥的安慰和支持让我在疲惫了一天的夜晚才能睡下。

  第二天,哥哥来了,几天后在哥哥的带领下,公司生产出最新的产品时,我笑了,哥哥望着开心的我,也淡淡的露出了笑容,可是在他转身那刻,我发现他有心事,我把嘴角最后一丝笑容收起来,望着哥哥的背影。

  过后我知道,我们公司在哥哥的带领下设计的软件却是哥哥辛苦想了一个月的成果,结果。在送哥哥回福建的时候,哥哥继续嘱咐着我,我笑了,然后转过身,道:“哥哥,以后妹妹会自己站起来的,你别担心了,你是我永远的哥哥,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谢谢你帮助我把你最好,最珍惜的成果送给了我。”

  哥哥黯然失措的望着我,“你总归是我妹妹嘛,和哥哥怎么学会了客气呢!”

  我扑到哥哥的怀里哭了。念着:“谢谢你,一直支持我,鼓励我,帮助我,亲爱的哥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红粉佳人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