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二小夫妻
2016-08-03 16:45:3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秋风习习,悠哉几片枯叶映夕阳。有什么好瞒着的?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这简直是逗闷子的小孩儿游戏!三木德彦再也受不了他的妻子了,这句

  秋风习习,悠哉几片枯叶映夕阳。

  “有什么好瞒着的?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这简直是逗闷子的小孩儿游戏!”三木德彦再也受不了他的妻子了,这句话是用声色俱厉的态度说出来的,屋子本身就很空,小仓澈此时仿佛听到这个声音在回响,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三木好像也觉得这么说自己的妻子也不太好,可终归自己是个有脸有面有工作的大丈夫,话既然已经出口了,再吞回去也终不太好,于是扶了扶眼镜,没有再说话。夫妻俩住在一个不太大的日式房子里,除了德彦的写字台,书架,就只有壁橱里的一套铺盖了。小仓的天地在厨房和餐厅,虽然她不想一天到晚地围着锅台转;她经常用丈夫给的零花钱买一篮漂亮的插花或胖乎乎的中国泥娃娃摆在餐桌上来回地看;日子过得很清贫,不过到了外人面前小仓还总是以自己有一个为国家卖力的丈夫感到自豪的;不过,这种单调的日子终是让小仓觉得受不了。她沉默了半晌,见德彦一直闷着看书,于是又用几乎听不清楚的小声嘟囔着说:“你一点也不懂浪漫。”每当丈夫在专心读书时,小仓就会拿出一本小说端坐在地席上,沏起一杯热茶,细细地看,时不时看看窗外,夕阳正美;可想到这个空屋子,连镜子都没有地方摆,不禁不当不正的咏起了夏目漱石的一首俳句:病妻室内灯昏暗,苦熬晚暮度秋天。三木好像也一时走了神儿,背一下靠在椅子上,大笑,把墙皮都要震掉了。

  小仓满脸不高兴,“咳,这日子过得可真没趣味呀!”

  三木转过头来,放下手中的笔,点了一只烟,“是呀,我也觉得这屋子太空了。”他本想向小仓说说这屋子以后的事情;他们结婚有一个月了,因为双方父母都不太支持这门婚事,男方嫌女的处世太浅,照顾不好儿子,女方嫌男的挣钱不多,养活不起闺女,所以双方一份随礼也没有,嫁妆也只是那一床铺盖,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三木暗下里想找朋友借点钱,今天正是提及这事儿的好机会,索性就引了这个话头,可小仓堵着气没理会他,话头成了自言自语。

  “澈,我问你说话呢!”

  “嗯?你说什么来着?”

  “我问……你刚才,到底瞒着什么好事儿不告诉我,光是笑也不说。”

  小仓的小脾气犯了,好像委屈似的眼圈发红,嘴一嘟还了德彦一句:“现在才问呀,晚了,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自己慢慢猜吧!”

  月初清朗。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朱老剑客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