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2016-08-03 17:21:2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南国九月的天空格外的明朗,蓝蓝的天空像一片映在天上的大海,点缀着几朵悠然自得的白云,风儿轻轻地吹着,道路两旁笔直的大王椰宽大的叶扇
 

  南国九月的天空格外的明朗,蓝蓝的天空像一片映在天上的大海,点缀着几朵悠然自得的白云,风儿轻轻地吹着,道路两旁笔直的大王椰宽大的叶扇发出哗哗的声音。

  在这座号称“骑在摩托车上的城市”的道路上,男式的、女式的、船形的、弯梁式的……各式各样风格迥异的摩托车来来往往,载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成为阳光下这座城市流动着的一道风景。在晴朗的天空下,亚热带的阳光火一般烘烤着水泥路面,纵然椰风习习,也吹不散道路上蒸腾的热浪。

  十字路口排列着的摩托车手们焦急着等待着绿灯的亮起,大王椰树的树阴下,躲着三两辆幸运的摩托,车上骑士仿佛比别人感觉轻松许多,毕竟无需忍受阳光的直射!

  随着汗水渐渐渗湿了焦急的面孔,交通灯上的倒计秒终于走向了0,所有车辆蓄势待发,可是交通灯却象凝固了,几秒钟过去了,红灯依旧。突然,一辆白鲨不耐烦地加大油门,冲了出去,小城里闯红灯并不罕见,并没有多少人在意,不料几秒钟后路中央传来一声巨响,白鲨与一辆高速驶来的卡迪拉克重重地撞在了一起!随着车身的剧烈扭曲、弹出,一道血光在方平眼前闪过,她手中的小旗随风飘落在马路上……

  “我刚好在擦汗,没有举好小旗。”方平哭着对班长说。“你平时很认真的呀,怎么这回那么不小心?”带队的班长埋怨着,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回去你自己跟老师汇报!”

  看着呼啸而来的警车,看着路中间越围越多的人群,看着在叽叽喳喳的议论中远去同学们的背影,方平一片茫然。所有这一切,实在太突然了,只几秒钟,她目睹了惨剧的发生,而这,在她看来是她的疏忽造成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当救护车闪烁着蓝色的警灯匆匆来又匆匆离去,当清障车把事故的车辆运走,当路中间的人群渐渐散去,她依旧呆呆地站在路边……

  “我当时正在擦汗,没有举好小旗。”方平认真地对班主任刘老师说。刘老师已经听说了这次交通事故,是摩托车手闯红灯,责任很明确的。说:“这件事你没有什么责任的,你别放在心上,是他自己闯的红灯。”“可……”,方平还想说些什么,刘老师却匆匆忙别的事去了,把她留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一脸的困惑。

  “我当时正在擦汗,没有举好小旗。”方看着爸爸的眼睛说。爸爸笑着对她说:“这不关你的事,是他自己闯的红灯,你只是上街协助维持交通秩序,你又不是交警!”“可是如果我举好小旗,他可能不会闯过去的。”方平停下筷子说。爸爸看了她一眼:“那么亮的红灯他都看不到,你的小旗能挡住他吗?好好吃饭,别想那么多,每天都有交通事故发生的。”“可是……”,“好好吃饭吧,别想那么多了!”

  方平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白天的事情历历在目……学校组织同学们去帮助交警维持交通秩序,她很高兴地参加这次活动,或许一直以来她对警察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敬仰,那种正义感,那种威严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在她年轻的心中定型。今天她终于能象交通警察一样站在路中间,她的内心充满了喜悦与自豪!

  四年级一班是负责这个路口四个方向,工作非常简单,红灯的时候举小红旗,绿灯时就放下。方平很认真地举旗、放旗,一丝不苟地行使着她的职责。看着平静的路面,有条不紊的交通秩序,还有美丽的天空,一切让她感觉如此完美,烈日下竟也不觉得特别热。

  时间久了,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上出了许多汗,额头上也有不少汗,于是她下意识地放下旗,掏出手娟来擦汗,结果就在这一瞬间,一切都改变了……一瞬间,所有的风景不复存在。

  在方平的心中,如果当时自己举着小旗,那个车手很可能就不会闯红灯,那么,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所以自己是有责任的。想着想着,方突然想起那个车手被送医院了,当时是流了很多血,不知道抢救得怎么样了?想到这里,这一夜方平无法入睡了,长到十一岁了,她还没真正体会什么叫失眠,可今夜她再无法入眠!

  第二天上学,方平感觉同学们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有点异样,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边悄悄地说着什么,方平总觉得他们在说自己,在议论着自己的失误酿成的事故。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终于鼓起勇气走近正在说着什么的几个同学,不料她刚靠近,同学们就笑着走散了,仿佛李勇还朝自己看了一眼,眼神怪怪的!

  上课时,因为困倦,她竟第一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当老师的用手轻轻地拍她的肩膀唤醒她的时候,她一抬头,看见全班同学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她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焦急地盼望着放学,每一分钟对她都那么地难熬。终于放学了,当她气喘嘘嘘地跑到医院,她的心情非常紧张,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她得到了结果,却与她一直期待的答案相反,当她听到骑手已经死去的消息,全身一阵冰凉,“是我害了他!”她心里反复在说着,整个人都楞住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医院的大厅里空荡荡的,仿佛有人在走动,又仿佛没有任何人在走动,方平觉得全世界都在责怪她,此刻,方平觉得自己是多么地孤独无助,为什么自己一个小小的疏忽竟酿成如此大祸!?

  回到家,妈妈看到方恍然若失的样子,就问她出了什么事。方平把昨天的事又说了一遍,并告诉妈妈,那人已经死了!妈妈听了,劝她说,“这不关你的事的,你没有什么责任,是那个人自己违反交通规则,你别想那么多了。”“可是我如果举着旗,他不会闯过来的!”“哎,你小孩子懂什么呀,别想了,这不关你的事。”“可是……”“你以后会明白的,真不关你的事的!唉……你毕竟还是孩子。”

  大人们都说和自己无关,可她心里还是有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下午课间,作为数学科代表,方平去交全班的数学作业,走近教研室门口,她听到数学教研室里几个老师正在议论什么,她一进门,大家就停下来不说话了,待到她把作业本交到吴老师办公桌上,她看到吴老师正在看的报纸上有一张照片,正是前天交通事故的照片!吴老师看似很自然地拿起一本作业本,压在了报纸的上面,微笑着问:“作业收齐了吧?”

  回到教室,方平精神恍惚,后面的课上老师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楚,脑子里尽是那天事故的场面,耳边仿佛还隐隐听到同学、老师们的含混不清的议论声……

  这天晚上,她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认真地听老师讲课,梦见自己在操场上,快乐地和同学们追逐……从前的许多许多画面似乎都在梦里重现,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一切是那么让人心怡,她感觉自己好象要飞了起来,不,她是飞了起来了,越飞越高,飞上了蓝天,与白云牵手,与星星细语,与月亮会心相望……感觉真的美极了!突然,她感觉失去了向上的力量,整个人向下坠落,所有欢乐印象在坠落中飞速地远去,全身被黑暗包围,包围……她拼命地挣扎,可是身子象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任凭她怎样努力挣扎,身体仍不可阻拦地向下坠落,坠落……

  从此,再看不到那一个活泼可爱的身影,再听不到那一个欢声笑语的她,再没有了那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方平日渐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烈日炎炎的夏天,她常常站在邕江边上,失神地望着涛涛江水;秋风涩涩的日子里,她静静的身影任落叶纷飞飘过……

  那是一个冬天的中午,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听到路边商店里的收音机里传来主持人的话,一位叫欣的小朋友要给她四个月前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去世的爸爸点播一首歌《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她说,她知道她爸爸在天堂里不能和她见面,她和妈妈都很想她爸爸,她希望天堂里不再有车来车往。当歌声响起的时候,方的心象被什么重重地扎了一下似的,一阵阵地难受。“九月的天空,依稀晴朗……车来车往,车来车往……”巨大的音箱把歌声传得到整个空气里,每一句歌声都敲击在她的幼小的心头,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车辆,她突然想起,自己应该站在路的中间,举起那面小旗,那一切就不会发生……“砰——”她突然感觉自己重重地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冲击,短暂的剧痛过后,她感觉自己在飘呀飘,飘呀飘,越飘越高……在天堂里,她看到了没有汽车的道路,她看到了那个骑白鲨的骑手微笑地欢迎她的到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hsltiger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