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圣罗兰
2016-08-04 00:31:3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那是因为我在轻装旧货市场上赚了二百多块钱,于是学会了抽烟。由于对烟碱并不是很依赖,每次抽烟都感觉脑袋晕晕的,并且那包石林可能是假的

  那是因为我在轻装旧货市场上赚了二百多块钱,于是学会了抽烟。由于对烟碱并不是很依赖,每次抽烟都感觉脑袋晕晕的,并且那包石林可能是假的,后来我低年级的老乡给了我两根石林,确实不像我买的那么辣口。那一次是在老乡聚会上,我喝吐了;他们是想送我,仅请了我和另外一个毕业生;一个劲地自己给自己灌二锅头,菜还没上完,我就被拖回了寝室。

  兰州的羊头很便宜,三块钱一个,我是从大二时开始喜欢吃的。不像其他人,感觉吃到牛肉面才算是到了兰州,我吃羊头。最后一个羊头时,我离了席,买了一包圣罗兰。很贵的,听说是走私进来的,不敢明着卖;我问原因;这是凉性的;我不理解,烟贩也没有说清楚。

  它的烟叶里掺了薄荷,凉凉的一吸,太爽了。

  毕业的人总是要惜别的,在我周围满是这种气氛,浓浓的,我倒是有点格格不入。首先我没有悲,我心脏有点毛病,医生说不能大悲。

  那天我回了宿舍,老大在收拾东西,我知道这里是我的错,我进门就问:有没有人找我?

  你再给我说一遍,我操!我今天就是要打你!

  我被翻倒在床上,他卡着我的喉咙,一拳一拳地——我不打架,从大一一直到现在都没打过架,我不原破例,虽然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打吧,我知道你现在需要打人。我把头歪向一边。

  你要是男人就还手,你倒是还手呀!我今天醉了,我就是想打人!他坐在我床边。

  出血了吗?

  没有。

  ……你把镜子拿给我看。

  他取来了镜子,我的咽喉处一块血印。好象是出于委屈,我歪过头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得太多。老大是个不错的人,他一直关照我,可从那天起,他知道欠我一个人情。

  后来他想和我和解,我给了他一支圣罗兰。又一次聚会时,是宿舍的散伙饭,大家要把自己对宿舍里的人的印象谈开,他一直是向我道歉,后来喝高了,哭着大声说自己的奶奶活得不容易,宿舍里的人哭得抱成了一团,男人其实也软弱得很。那天是端午节,我们放下了酒杯,碰的是粽子。

  学校很严,因为去年毕业生打了老师,现在校方都怕了,不许我们在公共场所打牌,喝酒,吸烟,甚至唱歌。我那包圣罗兰一直没有抽,那种飘飘然的感觉也成了我的奢侈。

  我在校电台主持一个被漠视音乐的节目,因为里面的东西很专业,尽管有些结巴,台长还是让我自己说。那天是台里的人送毕业生,我吃到了兰州最好的菜肴,他们还允许我参加一次直播节目。自然无上激动。台里的人对我很好,台长希望我多说两句。在直播间,我吸了烟,圣罗兰的味道好象并不呛人,反而很成功。

  明天我就回北京了,97级的学生一点都没闹。一次校方检查,我对门的宿舍正好买了两扎啤酒,被撞个正着,第二天到系里写了检查。那天我向我的徒弟上了最后一堂课,1点种才回来,看见我们楼门口有十五六个校方领导在观望。我向他们打个招呼。

  快回去,小心啤酒瓶子砸了你的头!

  是了是了。我被地上的玻璃屑扎伤了脚。后来,那天我不在宿舍,我怀念湖南饭,因为我在做毕业论文时与一个得了肝炎的同学住了一个月,他做的湖南饭很好吃。昨天晚上,那帮领导又来了,正好看见我们这里在烧纸,领导们以为是对门干的,就用手电筒在他们宿舍里晃,对门劈头就骂,直到晚上三点才了事。第二天他们又去写了检查。再也没有比我们对门更老实的了,可他们倒霉。

  憋了那么长时间,最后只有用哭泣了解自己的心情了,男生女生抱着哭成了一片,明天就各奔东西了;有一个男生瘫软在地上,没想到这么快,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这么好的兄弟了。我们班散伙时,人人都穿着一件白背心,那是用班费买的,每个人的背心上都签满了名字和留言,有的画在了脸上,我们班主任也不例外。走出去,人人都看着我们,他们对我们异常的客气。班主任是个博士生,问她:

  我们今晚这么折腾您没事吧。

  没事,我回家就是不洗,让大家看看,兰州大学的博士生就是这么烂!

  有个女生上前去劝那个哭在地上的男生。妈的,我怎么就哭不出来?我想离开,但又不忍心。

  最后,我点燃一支圣罗兰,凉凉的一吸。

  晕倒在床上。

  现在我正在晕乎乎地写完了这片文章。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朱老剑客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