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留在我身上的她的香
2016-08-04 01:02:0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留在我身上的她的香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心里早有了准备,就这样轻易原谅了她,甚至放弃了原本要回家的打算,到她的地方去,决定在通宵后的清
 

  留在我身上的她的香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心里早有了准备,就这样轻易原谅了她,甚至放弃了原本要回家的打算,到她的地方去,决定在通宵后的清晨。匆匆购置了一些随身物品,就踏上了去西安的列车。我记得,在我走出寝室门的一刹那,我回了头,看见窗外的泡桐花,盛开着。

  也许是伤害来得太突然太猛烈而我的心太脆弱,也许是不敢面对一些东西,我想着要回家,回到那我熟悉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或许可以躲避来自远方的痛苦。说是痛苦,不如说是爱,这样显得诚实一些,有人说爱是痛并着快乐,但我感觉自己只尝到了苦和累,而且愈加陷入对她的依赖。我想摆脱,所以得回家。没想到精心策划了几天的计划竟然经不起她的三言两语,细心构筑的防线也在她的‘我是真的爱你’面前崩溃,我乱了,手足无措。我要去见她,虽然原来说好了又出现过意外,但这次我再也无法自控了,甚至有点义无返顾的味道。

  剥开纸片,我把泡泡糖扔进嘴里,咀嚼了一会,吹出一个气泡来,膨胀着,仿佛要支撑我的生命。‘啪嗒!’,气泡破了,收缩起来粘在脸上,我很熟练的用舌尖卷集,又回到嘴里咀嚼。列车已经趟出了城市,游弋在油菜花的金黄里,打开车窗,我嗅到一丝甜蜜。我乘车从来没有如此镇定过,从来没有。以前的慌乱和冷汗,似乎生病了,也可能误了车次,总之,我平静极了,甚至有一些窃笑和暗喜。是因为我要去的方向吗,亦或是我要找的人?捧上临行前买的《陆幼青文集》,不觉已早山巅前行。寸草不生的丘陵,倒是有很多洞,不知那里面有无藏着什么古老的文明。山谷隐约有几户人家,埋没在矮小的油菜花中。

  又过了些时候,竟然看到了山村。泥土墙坯,茅草盖顶,小得如城市人家的车库。我想到了部落这个词。出生在这里,恐是很难飞出去的,忙碌一辈子,也只能做到传宗接代,在没有解决生存问题之前,人是很难考虑到感情的,即使有时心血来潮,也只当作梦想寄托在下一代身上,这辈子,得用在耕田上了。挥汗如雨的时候,他们也许会欢快,但酒后的真言始终无法说出关于爱的片段。庆幸,我不是出生在那。深深呼吸了,我把目光转向车内,一个年轻的妈妈正给孩子喂奶,她的眼睛里,闪动着混蚀。

  我继续看书。

  不知吃到第多少块泡泡糖的时候,我已经出了西安车站,来不及四周张望,就去拨她留给我的号码。电话里传出这样的声音:“看到那个‘柯尼卡’的广告牌了吗?我们在那等你。”我搜寻了一会终于发现,于是走过去,似乎没有我要找的人,但我却注意到有个女的盯着我笑,那样子很特别。没想到那个女的竟向我走了过来。我这才意识到上当,原来自己早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肯定已经被验证和比较了许多次了,心里直说吃亏,不过也好,省去了我口齿不清神情紧张的自我介绍。如此,网络上的我们在现实中交集了。

  同在的还有个网上的好朋友,憨厚的样子,第一感觉就是个可靠的人,谁嫁给她肯定不会有烦恼。他的黑框眼镜显示着他的睿智和才思敏捷,平头休闲装的外型更表明他的和蔼可亲。果然,我们谈得很投机。三个人逛了半天的街,品尝了西安的特产奶糕,临近中午,我的腿都已经发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牵着她的手,也许是下意识,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我不知道,我只想靠近她,靠近她。所以累已经不是问题,我很开心。去看电影,下坐定了,然后把从身前走的她拉到怀里,紧紧的抱着,就算她呼吸急促也不松开。我一直笑,电影并不搞笑,我自己笑,坏坏的笑,也是发自内心原始的笑。看着她手纹的时候,我甚至有些发呆,我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这样开怀的笑了。她叫嚷:“你好坏哦!”我笑得更得意,温柔的把她的挣扎融解在我的胸口。

  要去她家乡了,西安只是中转。车窗外的大男孩叮嘱得更认真更细致,俨然我们两个是不知世事的傻小孩,我感慨,直觉得应该想他学习,将来做个模范丈夫。

  天渐渐黑,我也随着放下做男人的包袱,躺在她的怀里讲我的过去了,反正,没别人看见!车在直线和转弯,我无意中竟滴下了泪,不知她有无发现。两个互相伤害的人儿...其实伤害并不是目的,只是为了更多的引起对方的注意和专注,伤害愈深,爱愈深,只不过都不愿承认罢了...紧紧依偎着...

  夜色半浓时刻,到了。刚下车就觉得爽,虽不是世外桃源,却是个别致的地方,空气,真的好清新。我住在一个位于巷子中的旅馆里,她,回家了。第二天早上却被告知,她爸爸自从我们下车就发现了,牵着我手的她;且她父母让我中午去她家吃饭。

  不得不去!

  虽然我感觉象相亲,但她父母的确好好,弄了许多好吃的,她爸爸甚至与我聊起了中国经济和西部开发。也许,我给他们的第一感觉不错,让他们忘了潜台词吧。

  下午,她去上课了,我就上网。

  晚上去她家吃了馍馍,好久没吃了,亲切。

  我的住房里,她的朋友也在,几个人聊得都忘了看电视。说实在的,那里能收到好多台的,旅游台、卡通台,几打我没见过却很棒的频道。我却不争气,还没聊完就睡着了。

  第三天,起得早,依稀记得昨晚讨论了同性恋,打开门就闻到花香,清雅的树花。不知不觉引着我散步,刚回来坐了一会,她就到了。

  谈到前些日子我下五子棋输了答应给她奖品,我却突然吻了她...她有些埋怨:“我...我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嘛~!”我却吻得更深...

  捧着她的脸,我想从她的眼中看到回应,拨开遮住脸的头发,我咬,吸着她的耳根,手完全张开,滑动在她的背后,她也将我抱的更紧,这次,轮到我呼吸急促了...

  “我损失惨重啦,可是我的初吻呐,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声音挺大的,可眼里却射出无限的柔情,我看着她,再看看她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下午了.

  似乎失去了时间概念,也可能正在宇宙边缘,明显感到身体的蓬涨,我压在她身上。肢体扭动,眼中闪出的也不仅仅是温情了,还带着很大的杀伤力,似乎有什么力量,正贯穿着我们,力量很快融会,集中,集集,到了几个点上,我似乎有些按捺不住。

  吻着她的耳垂,颈项,睫毛...我忍不住轻抚她所拥有的突起,揉,捏,握,最后是吻,我已经脱去了她的上衣...

  我强烈的感到自己是男人,快要冲锋陷阵的男人,热血沸腾直冲到脑后,我就快要不由自主的前进了,涨...

  “你顶得我好疼,什么那么硬啊?!”她脱去了我的上衣,挠着我的痒痒,好揪心,如触电一样。

  我愈加感受到一种气味的刺激,香香的,却让我无比沉醉,沉迷,甚至意乱情迷。

  放纵自己,我想知道自己爱她有多深,触摸到了她的敏感部位,立即就感受到了她的抽搐,轻吸她胸前的隆起...

  “不管怎么样,我要把自己给你!”原来坚持不做的她如是说。她的目光,已经很迷离,飘忽。

  我没有搭理,只是用舌尖点着她的胸,舔...

  我却突然坐了起来:“毛毛,那最好的留到最后,好吗,我要你嫁给我!”

  “那...下次我一定给你!...哪有你这样求婚的嘛!”她很不平。

  ...

  我却更了解自己了,我是那么的爱她,爱得几乎自己都不忍心碰她,我要她,做我将来的老婆。撩拨,挑逗,甚至勾引;蠢动的心乃至燃烧的欲火。

  不是不想做,我只想留到新婚之夜做。欲望面前,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爱她,一辈子爱她......

  晚上,我让她陪着我睡,我睡着了,她再回家。的确很累,明天,将要走了,彼此心里都明白,而我,不想影响她的学习,毕竟她父母还指望上高二的女儿改写祖祖辈辈没出大学生的历史呢,再说,我没有更多的经济留下了,尽管我很想...

  一觉醒,才2:30,打开电视,不想睡了。我甚至有点害怕回去,害怕回去了会没有快乐,害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快乐会失去,失眠中...窗帘外响着风声,还有雷鸣...天刚亮,拉开帘子,外面落了一地的树花...

  她送我去火车站,闪电很亮,几乎电昏了我,头,好重。抱紧她,我说:“闪电和雷为我们喝彩呢!...”乌云,翻滚。

  当我匆忙的登上火车,我想回头,车子却开了。我看到她在搜寻我,却找不着,我大声的叫她的名字,想告诉她,无奈声音却哑了,也可能玻璃隔音吧。我看到她失望的转过身,她的茫然,还有洒落的眼角的晶莹,我用拳头捶自己的心口...

  又到西安,我象失去了什么,呆呆的,坐在邮电所的椅子上,看着大钟上的时间,毛毛叫我12点给她打电话的。‘柯尼卡’的广告牌,依然醒目在那里。

  准点的电话,那头是呜咽声,她说已经哭了一个上午。我虽然强忍住,但声音实在象受了委屈的小孩。第一次,我独身一人出远门,那么多的行人,在我看来却很恐怖。

  打完电话,信心和勇气都有了,于是奔去买回武汉的车票,走进候车室的刹那,我回头了,对着‘柯尼卡’的广告牌,打出了V和OK的手势...

  路上仍然经过山区,我也仍然看<<陆幼青文集>>。看到某处,不禁跳了起来,原来陆幼青走路也是跳着的,不是和我一样吗?我的目标更清晰了!当然,我才不会如他那般英年早逝,我还要照顾我的毛毛的,嘻嘻!

  下车之前,我吃完最后一颗泡泡糖...

  此刻,外面下着雨,我写着我的幸福和文字。嗅嗅衣服和头发,是她的味道,她的香。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长发虚度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