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教育 > 正文
不屈的鸡子——同学轶事
2016-08-11 13:57:1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图片与内容无关上学时印象最深的同学是鸡子。鸡子姓吉,因其瘦弱矮小而得名。加上他走路时爱乍着胳臂,且伸长脖子把头一点一点的,也很有些
图片与内容无关
 

  上学时印象最深的同学是鸡子。鸡子姓吉,因其瘦弱矮小而得名。加上他走路时爱乍着胳臂,且伸长脖子把头一点一点的,也很有些形似。

  虽然很象鸡,但充其量也就是个瘦鸡。因此很不被老师同学们看在眼里,常把他当作嘲笑和愚弄的对象。鸡子也会愤怒,脸色通红且怒目园睁,但最后还是低下那棵小小的脑袋。

  他不讲究吃穿,一斤馒头吃一天,一身兰运动服能穿一年。忽然鸡子就爱美了,一天到晚对着镜子挤脸上的痘子,还把一个小头弄的象一朵盛开风信子花。时不时地向别人打听各种衣服的行情,老是纳闷地问我:你的脸怎么弄的这样白啊?我逗他说用生石灰水浸泡,每天三次。他就真的弄些石灰回来了,让人哭笑不得。由于他的变化,宿舍里平添了许多欢乐和笑声。

  我俩住上下铺,他在上面。我因为学习压力大,常常晚上睡不好觉。一天夜里,我被床的晃动和响声弄醒。只要是半夜醒来,就再难入睡,因此很恼火。起床向上一看,见他正紧闭双眼,被子一动一动的,知道他在做许多男孩子的游戏。不忍在他消魂时分打断他,只好压着心中的燥热,盼望天快点亮。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私下找他谈了。我说你小子也悠着点,天天这样,当饭吃啊?他脸一下涨的紫红,说我,我忍不住……我说那也分个时间呀!他说我以后注意。

  这小子春心萌动了。又不知道从哪买了一身黑色西服,宽松庞大,越发显得脖子细长。他却自我感觉良好,手臂摆动的幅度也加大了许多,有些长袖善舞的样子,但更加鸡形毕露了。终于他告诉我他恋爱了,是我们班的一个女孩。她和我们俩一样,也是农村来的,很不起眼的一个胖妮子。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看来也许就是天仙呢!我问有把握吗?他说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把握。我就鼓励他一番,使他信心大增。

  就在他跃跃欲试时,一场灾难降临了。

  因为有了爱,他上课时就不免心不在焉,把一个鸡脖子伸的竟如鸵鸟一般,还要左摇右晃。后面的人就很烦,一个外号叫潘安的同学脱下鞋子照他头上就是一下。由于响声很大,全班都哄堂大笑。鸡子要在平常也就忍了,但现在他在恋爱,心上人正看着他,他的自尊心受不了了。他猛地站起来,突然朝潘安脸上唾了一口。

  那潘安是本地的,人长得好,学习也不错。他身材高大,是学校排球队的。常夸自己才比子建,貌似潘安,因此人叫他潘安。有了这样的条件,自然觉得高人一等,走路时眼朝天上看,不看人。各年级都有他的哥们和马子,整天众星捧月似的,很得意。在外面也有一群狐朋狗友,每到周末骑着摩托呼啸而来,邀他喝酒。我私下叫他西门庆,我不怕他,也不惹他,咱孤身一人在外是为学习,何必呢?

  潘安楞了一下,大怒,跳上桌子一脚把鸡子踢趴下了,然后把鸡子又提起来一顿好打。可怜的鸡子被打的口鼻流血,全班人竟无一吭声。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前抓住潘安的手说,你想打死他吗!他挣了一下,大概感到了我的力度,才悻悻地住手。

  潘安被派出所叫去训了一顿,被勒令付医药费。学校也出面调查了,让他写了检讨。

  我在医院见了鸡子,眼肿着,嘴上缝了几针。本来尖尖的小嘴现在像猩猩的嘴一样向外翻,变得其大无比。我又好笑又心疼,说你惹他干吗呢?鸡子说他太欺负人。停一会又说,我要报仇!我说算了,别自讨苦吃了。他看着我说,真的,毛哥,我要报仇!他毁了我的……一串泪珠从他那没受伤的眼里流了下来。

  可你打不过他啊!我叹道。

  那些日子,床也不响了,但我知道他的心在想。果然,一天刚下课,他提了一把椅子突然冲向潘安。潘安很机灵,马上举起一张桌子。幸好老师还没走远,制止了这场冲突。过后潘安对我说,告诉他,想死容易。我说你侮辱了他。潘安笑了,说好吧!

  当天晚上,鸡子又被打了。这次更惨,牙被打掉两棵,肋骨断了一根。潘安被拘留了十五天,学校也警告了他。但鸡子在病床上笑着对我说,我不会放过他的。

  有天我从市里回来,迎面碰见潘安匆匆走来。见我就说,那小子疯了。我看见鸡子的身影在后面闪过。我说你道个欠就好了。他说你又喝醉了吧?

  终于有一次,潘安住院了。头被人开了瓢,缝了七针。但没人相信是鸡子干的。派出所说再发生这样的事,就要抓人,学校也准备严肃处理。

  潘安出院后,托人把我和鸡子叫去喝酒,要了断此事。鸡子说,你必须当着全班的面向我道歉。潘安说不可能,奉陪到底。然而没几天他就又找到了我,很和蔼地说,你劝劝他吧,象个狼一样整天跟着我,我受不了了!我说怎么了?我可没看见什么。他苦笑着说,我不能因这事毁了我自己,我还要上学啊!我说你还打他嘛!他瞪了我一眼,我他妈的再打就是害我自己。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我说,那就道歉吧!算什么呢?

  鸡子每天都很晚才回来,我当然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我也劝他许多次,他只是听,最后还是一句话,不!

  那年暑假时,一天快下课了,潘安忽然走上了讲台,在大家的谔然中,说:今天我郑重地向就吉振幅同学道歉……说着,他低下了高傲的头,流下了从没有流过的、不知道是惭愧还是屈辱的眼泪。

  那晚上,鸡子和我都喝醉了,而且唱了一夜的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醉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