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心理 > 正文
第三份感情
2016-08-16 00:14:4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提前声明,这是本人首次尝试一男主人公身份进行叙述,请各位看客不要误会。写的不好,请您别吝惜手中的板儿砖,尽情地砸!哈哈~~~故事就是

  提前声明,这是本人首次尝试一男主人公身份进行叙述,请各位看客不要误会。写的不好,请您别吝惜手中的板儿砖,尽情地砸!哈哈~~~故事就是故事,看看,想想,笑笑,然后继续看下面的文章。

  时间:二月的最后一天

  地点:SOHU听海聊天室

  人物:可可和我

  距离:一千三百公里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候就闯了进来,打扰着某某某的生活。

  我和可可是在不打不相识的过程中成了朋友。当时我就知道可可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疯狂地爱我,而可可,也知道我如今对她的重视程度不压于她如当初死且白趔追我时的疯狂。但我们到现在,也还只是好朋友。

  我初次见到可可时,她正在大屏肆无忌惮而大酸特酸的灌水,还是席慕容的诗:

  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

  前生曾是什么?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

  下错过的那一朵。

  你若曾是那逃学的顽童,我必是你袋中掉落的那颗弹

  珠,在路旁草丛里,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你若曾是面

  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

  段静穆的时光。

  以前早就耳闻过听海有个出了名的活宝女孩叫可可,但当我看她一个人酸成那样,作为一向靠写写酸段子赚点稿费(一般赚的钱就是维持一下生活和请女朋友吃饭看电影什么的)的我都有点倒牙的感觉了,于是我用了醒目的大红字向她开出了诱惑的第一枪。

  “是在想念什么人么?”当时我一边扣着脸上曾出不穷的青春痘,一边等着她的回答。

  可可当时有一搭无一搭地瞥了我一眼,甩了句“你好”后不再理我而继续尽情的刷着大屏,任我在她的悄悄话里怎么套近乎,她也好象无动于衷(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不喜欢跟人私聊,而这也是她没有固定朋友的原因)。

  “别这么嚣张,看满大屏就你一人跟那呲牙裂嘴的哼唧呢,你要真哼唧个忧国忧民的,也算社会主义国家没白教育你这么多年,就是灌酸也弄点自己的东西往这灌!”受了冷落而换名字进来的我狠狠地甩了她一句算是出口恶气(我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当时真像个小市民,呵)。

  “哈哈,终于有忍耐不住的了,告你吧,我是冷酸灵牙膏的推销员,不出点蔫招儿你们能上钩吗?你们不上钩买我的牙膏,我喝风去呀我!”她还挺得意的扮了个鬼脸。:P

  从那一刻起,可可开始和我主动沟通(原来丫喜欢被别人挤兑。嘿嘿),抓住了她的弱点,我们的交谈变的容易多了,开始是我跟她舌战(只要她开口说话我就跟她唱反调,拿着板儿砖使劲地砸她的论点),最后多是以我把可可挤兑地不知说什么好了而告终,而她却始终如一的抱着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态度在跟我交往。

  每每她输得想跑的时候还嘴硬地放出话来:“臭家财,你等着,今日我还有事,你若有种,明天再来听海与我舌战三百回合,让你从此知道可可不是一般材料做的。”说完总是落荒而逃,我知道,她不定又跑去哪里疯狂的包揽群书准备明天备战去了。

  而我总是以胜利者的态度嘲讽到:“为了面子留下还是为了生存搬家,现在还真成了个问题!你个败兵之将,还敢言勇,等着我明天收拾你!”然后仰天长笑。

  渐渐地我发现,可可真就是这听海的一块宝。

  第一,她很喜欢看书,而且每每与我舌战之时,所提的问题也越来越刁钻,让我有时都为自己捏了把冷汗。而且可可也很幽默,经常能把别人逗的开怀大笑而她自己还做无辜状。

  第二,可可的声音很美,从我每月超支的电话费就能看出端倪了,(丫要是一公鸭嗓,我一早就撂电话了),以至于每每跟她通电话我都被那声音所迷惑而差点叫她动摇了我与女友那忠贞不虞了2年半的感情。

  第三,可可长的很美,这是通过上次我与女友一起见网友的时候趁机约她出来的时候得到的结论。

  那天我费了九牛二虎外加连哄带骗及激将法之力,才约得与佳人一见。可可说她不喜欢见面,因为她有过见网友的经历。

  她说:“其实吧,你活的挺有勇气的,长的丑也不是你的错,可你把我约出去真吓着我了就是你的不对了(因为我以前跟她说过我是标准的青蛙王子)。”

  “那你也不能总让我只经历风雨,见不到彩虹吧。再说了,你不见天的总夸自己是美女加才女吗?我还就真没见过美女加才女啥样的,你就当成全了一个陪你舌战了5个月的人的心愿成不?或者,你别自己就是一侏罗纪公园的宠物吧,哈哈哈”我说。“而且咱们这回去没准还能见到安妮宝贝他们。听说他们常出没于那里。”我又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骗她了。嘿嘿

  一听我这么说,她就当真动了心了(可可特崇拜宁财神和安妮宝贝他们那帮子文痞),然后我们约了时间地点见面。那天有点飘小雨点,我和我的女朋友及她那一帮子傻闺女傻小子似的网友在一个叫“旋涡”的酒吧坐着瞎贫,这时,可可进了来,她个子挺高,穿了件浅驼色的半大,脖子上一条很打眼的嫩黄色围巾,打了把透明的雨伞,伞下那张小脸冻的通红,虽然没见过面,但我知道她就是可可,而她看见我的时候,也是一笑,我知道她也认出了我,(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直觉吧,呵呵)。凭心讲,可可是个美女,她没有骗我,所以直到现在我还认为,但凡叫可可的女孩(不管中文的还是英文的),一定都是美女。那天我们度过了很愉快的时光,因为可可的到来,让我女朋友及她那一帮子网友乐翻了天,整个“旋涡”酒吧里充满了我们的笑声,他们都说可可是块活宝,的确,可可把自己从网络中完全的下载到了生活中,或者说,生活中的她和虚幻中的她是一体的了。能把自己演绎的这么美好的女孩子,可可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这就让我又开始不老实的幻想,如果不是我有了女朋友在先,可可将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女孩,而我,也一定是她心目中那朵皓腕下错过的“莲蓬”。(这点我从她离开时看我的眼神中体会了出来)。

  于是从大屏到悄悄话,从QQ到E_mail,从网络到电话,从电话到现实,可可始终保持着她特有的经久不衰的战斗力和她身上特有的那股子说不上来的劲儿让我为之着迷,但她还是和我保持着同志般的战斗精神,丝毫没见她跃雷池半步,这不由的让我怀疑起那句话:男女之间不可能有纯粹的友谊。

  下面的故事很多,一笔带过,讲最精彩的给你们听。也是我盼望了很久的。

  昨天我喝了很多酒,因为我和女朋友分手了,晚上,我没进聊天室,直接鬼使神差的上了QQ,可可主动的问候了我,我说心情不好,她跟我说:“让你平时砸我砸的这么狠,现在也知道心情不好是啥滋味了吧。嘻嘻!!:)”

  “我跟我女朋友今天分手了。”我特带着微醉的失落感觉敲打着键盘。

  沉了一会,可可说:“愿意说说吗?”

  “受不了她。”我说。

  “说说吧,人家怎么你了。”她说

  “我提出来的,而且把所以的错都往我自己身上推!”

  “我在听,你继续,今天我就当你一垃圾筒吧,呵呵!”

  “很多事情,没法一下说清楚,反正是丫的现在没啥戏了,中国从此少了一队遭罪虫了!”

  “你喝酒了吧?”她问

  “喝了点,还就是有点堵,也有几个月了是吧,也许明天后天的就没事了!”我以一种极其庸懒的态度回答着可可。

  “说说吧,是因为她有外遇了还是因为你觉得厌倦了?”

  “没有厌倦,她丫也不会也不敢有外遇,就是她太特别了,特别的让我不能接受了!”

  “为什么呀?说说怎么个特别法?”

  “太自由!只有她需要我的时候,她那感觉就是招之就来,一旦有什么事我做的不合她,那就两字:遭罪.”

  “其实你说的越具体,你愈合的也就越快,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一个人如果能比较平静客观的评价自己以往的一段感情了,那说明你现在真的释怀了,也真的开始学会忘记这种优良的美德了。所以,你还是继续说说吧。”

  “不过她确实是一个好女孩子,她确实也喜欢我,可你要知道这几月她总共跟我在电话里吵了几次的原因,你基本上也就能明白她的性格了.四次!!

  第一次是她怀疑我已经对她没什么意思的时候,第二次是她生病了找我,第三次是她在寒假迷信的掰筷子以为我没想她的时候,第四次是她在家里寂寞的时候!”我有点愤愤然地说。

  “有些时候,恋人之间就好比一对刺猬,彼此疏远就会觉得冷而一旦过分亲密又会刺伤彼此。你不知道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痴线(比傻子还傻的那种)

  学会宽恕你会觉得其实幸福就在你手边。”可可特老练的劝我。

  “还有很多的,她对我说过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我想了挺长时间,为了以后不在让我难受,还是决定今天分手。”我抽着烟回答说。

  “她哭了吧,你也挺不好受的吧。”可可怕伤了我,试探性的问。

  “她很坚强,12分钟,她走了,我在那抽了跟烟,接着也走了跟电影一样。”我此时出奇平静的回答着。

  “我KAO,一对耍酷呀。鲁迅爷爷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你还是选择了不再忍受。但你想她现在是什么心情???或者可以这样说:当你跟我在这倾诉的时候,有谁听她说?或者她现在正抱着枕头哭,或者她现在正在等你的一句好话,那怕就一句。。。

  其实你还是很喜欢她的,不然你不会这么说。我说的对吗?”可可突然这样说。

  “那以后是不是还要经常见面呢,即使是不经意的?会觉得尴尬吗?还是一开始会觉得别扭,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变的麻木,而后只把对方当做一种回忆,最后彻底从记忆中消失掉?别告诉我她是你的初恋呀?”可可没让我说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以后会经常见面,我会很礼貌的对她微笑。”我说。

  “我不是问表象,我是问你心里的感觉,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但你一定要回答你自己。再见到她(不管她那时是好是坏,是开心是憔悴,是健康是堕落,)时那一刹那的感觉!!!”可可说。

  “可能的话。。我还会很大方的跟她还做朋友的。”我说。

  “对不起,我爱你!是我对你说的,不管你怎么想,这是我这刻的感觉,我觉得我如果不说出来我会疯掉的,但我怕我说了你会认为我是趁人之危!我自己也在斗争,但还是想说出来,于是就说了。因为不想压抑、虐待自己,作为女人我不会这么做,但我知道男人就会这样的压抑自己,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我知道你就不敢跟她说:对不起,我爱你!这几个字,对吗?可可特直言的将了我一君并采取了巧妙的激将法。

  “啊。。。你是说,你,,你老虎我,这个。。呵呵能让我有两天的考虑时间吗?你要知道一个是地域的限制,另外我还是要检查一下我的氧气袋是否漏气。”我有点心虚了,妈的,一到关键时刻我就这样,其实心里还是明明喜欢可可,但不争气的手指头偏偏打出了这些东东。难道真应了她说的话,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就是打死也不认帐?

  “呵呵,你总是能聪明的拒我以千里之外(事实上也确实相距1千3百多公里)我只是说了我的感觉,你别介意的。我没事,你开心就好,我今天也就是想听听你的郁闷和那一点点的寂寞,你就说吧,其实我觉得当男人挺不容易的,女人难受了可以哭,男人就只能忍,好在不知道哪个这么善解人意的发明了互联网,让男人不仅有了可以发泄兽欲的地方,也有了可以倾诉心事的地方。”可可此时肯定特难受了,但还是这样安慰着我。

  “对不起,我有点郁闷今天,又一次对不起我感觉到了你让我不在郁闷的感觉,再一次的对不起我还感觉到了由于距离太远信号只有一格的说不清楚的感受。”我给自己无力的辩解着。我知道,其实此时在内心深处,我是赤裸裸的暴露在了可可的面前,面对着这样如此善良的姑娘,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被重重的刺痛着,说不出原因。

  “如果能够彼此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我能很肯定的说,你会是我最理想的女朋友!但是你应该知道也非常的明白,不用我说的明白每个人都知道的明白网上的事等价于==(全等)[痛苦]+[折磨]+[减肥]”我又一次伤害着自己的感觉和可可。

  “哈哈哈,你说这话是真是非了不少的力气呀,又要打括号,又要打加号,还要打等号,最要命的是你还有点担心怕说了以后伤到我(尽管你知道我还是比较坚强的战士)嘻嘻”可可说。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这人不管做啥事都先想想别人的感受,你神了嘿!”我说。其实说这话时,我的心比跟女朋友分手时还难受。

  “行了,你就别挤兑我了啦。我容易吗我,一方面要承受来自你拒绝爱我的打击,另一方面还要承受着来自你其实并不这么想,只是真的怕伤了我自尊才这么说的迎合般的夸奖。换个脆弱点的,下线的心都有了,也就是我完了。没辙了,谁让我就这么无药可救的爱上你,并无药可救的继续为一辈又一辈的孩子们当网恋的反面教材呢。哈哈哈”可可笑着说。

  我想现在可可肯定特难过,屏幕背后的她现在是种什么表情呢?我不敢想了,但她还是以自嘲的方式安慰着我,因为在我与可可之间,始终我是占了上风的。

  “别这么说啊,我没拒绝你啊,如果你真需要我爱的话,咱会义无返顾的冲锋陷阵那,只是开始的话俺说的有点婉转,那不是南北同胞都有的优点喜欢留点面子嘛!”我想借坡下驴告诉可可我也是这么这么无药可救的爱上了她。

  “别看低任何一个女人的心,细如发丝的伤害在女人心里都是一场骇然大波。女人这方面的能力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也是缺点,也是优点。嘿嘿!!!”可可终于还是自尊而婉转地拒绝了我。

  “那我开始揪了你头发了?”我半开玩笑的说。他奶奶的,我现在心情居然好的可以开玩笑了。我KAO。

  “呵呵,何止揪呀,你都让我秀发去无踪,头屑更出众了。”可可又自嘲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我只能也真的是用笑声回赠给了我可爱的可可。其实我知道她心理现在也不好受,但为了我,她做出了再我看来是最大的牺牲了。唉~~~~我的可可,我藏在心里的那份感情!

  “可可呀,咱两要不商量个事,你就当我一远方的感情,心里的恋人得了,这样我也好受,你也不难过了,你说我这主意是不是一举两得呀?”我这样试探着问可可,其实是我心里真的放不下了,经历了这么多,没想到我还是陷进了网恋之中。

  “不好,留点残酷的记忆在心里是对心灵成长的一种磨练。俗话不是说嘛: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呀,任何没有痛苦的爱都不是曾经试炼的爱。也都是没有回忆价值的。其实我觉得我们这样做朋友不是挺好的吗?你可别往心里去,其实我这样说可不是为了报刚才你决绝我的仇呀。哈哈哈”可可非常认真地说。

  我没说话,直接下了线,因为我怕我会有如她所说的这种感觉。此时,觉得自己像个欲擒故纵不成,反而束手就擒的懦夫,心里好是不爽。曾经我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接近可可的,现在自己都不敢想,因为在这场游戏中,还是她最终征服了我。我知道,从此时起,我没机会了,可可只能是我心中的梦了,我真的伤了她了。于是在我自己点的这场爱情的火里,我陪了夫人又折了兵。下线后,我将整个的IE从电脑中删除了,将可可的名字从手机里抹掉了,因为我没有勇气再见到我的可可,因为我怕看她如男孩般的调侃语言,怕听她的声音,怕想到她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在我做完上述的一切后,我问自己:你爱可可吗?

  我的手在我的稿纸上重重的划了一个叹号!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小雪初晴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