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心理 > 正文
雨青
2016-08-16 00:19:5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雨青是在秋天将尽的日子里与阿婆一起租居到我家隔壁的。冬天的日子很寂寞,我在冬的风中修剪枯残的花枝,脚边忽地蹲了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叔

  雨青是在秋天将尽的日子里与阿婆一起租居到我家隔壁的。

  冬天的日子很寂寞,我在冬的风中修剪枯残的花枝,脚边忽地蹲了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叔叔,给我虫子喂小鸡吧?”他看看剪下的丫枝上那些正背着“包”冬眠的虫子,忽闪着眼睛盯着我。

  我冲他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雨青。”

  “你爸爸、妈妈呢?”

  “爸爸陶源,妈妈……”

  “雨青,不要跟叔叔吵闹。”雨青还没回答完,阿婆便急急地呼唤他,怕他惹人麻烦。

  “阿婆,就您带雨青?”我凝望着眼前的老少两人,禁不住问道。

  “唉!”阿婆叹息了一声:“雨青他没有爸爸,我只是他妈妈雇来带孩子的,这孩子也够苦的。”

  “他爸爸死了?”

  “没有。”

  “离婚了?”

  “不是。”

  哦,我明白了,雨青是个不该降生的孩子。

  我们这条街,就这样来了一个孤单而弱小的生命,他为街上的人们在寂寞的冬天里带来了一个热门话题。

  无聊的大人围住雨青:“雨青,你爸爸呢?”

  “爸爸陶源。”

  “你爸爸来看你吗?他要你吗?”大人们满足地追问着。

  “来过,还给我买糖呢!”雨青回答得很认真。

  不久,年龄稍大的孩子也这样围住他。

  雨青习惯成自然地反复着,仿佛在背诵一首背熟了的儿歌。

  我相信,雨青的爸爸真的来看过他。阿婆说:“曾有一天,雨青的爸爸给了点钱,就走了。”可街上的人谁都没有看见,或许是哪个晚上偷着来的。

  雨青对他爸爸的几颗糖总是念念不忘。

  一天,雨青的妈妈来了。她很年轻,才二十出头,微黑的脸庞,眼睛很大,雨青很像他妈妈。她拉着雨青,走到我家门前:“雨青,跟叔叔再见。”

  我的心头一惊:“怎么,要带孩子走。”

  “是的。”

  “准备去哪儿?”

  “不清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种迷惘。

  “不要老是为了挣钱,不顾孩子。”我提醒他。

  “反正你也知道了雨青的身世。你对雨青很好,我知道。”她很沮丧的样子,“我在饭店当服务员,那时,雨青的爸爸经常开了出租车来饭店,我们便爱上了,也就有了雨青。”她又苦笑了一下,“这样的事总是女人最苦。”

  “难道你不知雨青的爸爸已有了一个12岁的女儿?”

  “陶源告诉我,他会离婚的,我一直在等他。”

  “可是听阿婆说,雨青的爸爸已放弃了驾驶,和家里人一起去开店了。”

  “所以我今天是来接雨青走的。”

  我没有探听她此后的选择,只是怜悯那个弱小的生命。

  不久,街上又恢复了秋天般的平静,冬天修剪过的枝条已渐渐有了苞头,春的气息正慢慢地蔓延着,它送走了冬天的最后一抹枯残。

  可是,我心头萦结的千千之结却难于解开:雨青,你是否仍生活在冬天的日子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moyj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