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心理 > 正文
说不准的友情
2016-08-26 17:16:5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竹林来非缠着我给他介绍徐静做朋友。见了我就喋喋不休,热情冲天的高涨而且像中秋的潮水一样持久不退。我歪头看他猴急的样子想只有我欠他三
 

  竹林来非缠着我给他介绍徐静做朋友。见了我就喋喋不休,热情冲天的高涨而且像中秋的潮水一样持久不退。我歪头看他猴急的样子想只有我欠他三顿饭的时候他才会这么摧残我。这小子年来是真较上真了。 我就跟他说:“可你不认识人家呀,据我所知。” 小子紧着点头说“不认识不等于没见过呀。我听说过,一个美女不是吗?你同桌,我想了,这事就你去最合适,别人全不行。”

  我说:“我拷,你打听的还挺细。我们是初中同学,八年没见了。八年,日本鬼子都滚回老家了,人家还能记得我?我一见面跟人家说这事?还不丢死我?”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同学就是同学,多长时间他也是呀。再说我周的围也再不有个认识徐静的人了呀你不帮我谁帮我咱跟谁呀咱多少年了?你那么热心肠那么”

  我最架不住别人捧我。这小子算是号准我的脉了。得,那跑一趟吧。

  我说:那你打算叫我怎么办?把你介绍人家认识?约出来河边柳树下见面?

  “那不成那不成,这样吧你星期天把她叫出来咱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不就完了嘛,以后的事就不用你了。”

  我心里想我当然不能听你的,把你们叫出来吃饭,要是你不说话,到时候光我说话不显得我跟个傻冒似的?要是你太说话我捞不着说话那不显得我跟个傻冒似的?因此这事不能这么办。我想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先。

  晚上我翻出那本泛了黄的初中同学通讯录,摸黑到了单位。找到徐静那一页的时候我看到相片上那姑娘留着个短发,还在那儿甜甜的笑呢。唉!一别八年,也不知道人家现在怎么样了。我看着相片出了会神,回想了一下过去同桌时候的美好岁月。 最后我按通讯录上的电话打了过去。还好竟然通了。电话响了三声以后一个女声响了起来:“喂”

  我一听就听出来是徐静了,“呵呵”我笑了两声。没想到这时候我竟然紧张了起来。我说“徐静吧?”

  电话那边说:“是呀,你是谁呀?”

  我脸一下子红了,“真听不出来了?我是老菜呀”

  我想这她要是再想不起来可真就太没面子了。跟我说话的语气跟大街上随便找个生人也差不多呀。在学校的时候我看见太多女生像下了蛋了母鸡一样骄傲的昴着头的样子,任谁也不睬。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的感觉让人非常不爽。这次我也嗅到一丝苗头了。

  不过到底是老同桌,有三年的交情在那儿。徐静还是在啊的一声表示惊讶之后及时的记起了我。

  唉!我长出一口气。想不到我竟然这么敏感了。 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这个……”我一时语塞徐静大概觉得这么问不合适又问我:“你也工作了?”

  我忙说:“不对呀。还是当穷学生。你呢?听说你早工作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高了起来:“是呀,我现在是老师了。小学,我都工作二年了”

  “是吗?真想不到呀,当年和我朝夕相处的同桌竟然成长为教师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呀!”

  “你现在嘴巴可真甜啊,你呢?现在在哪?这么多年都干嘛了?”

  “我还就那样,比咱一起的时候也没变什么。现在给学校出力。小编辑一个,挺没劲的啊唉”现在我已经不紧张了。好像回到了初中我们两个坐在一起神侃的时候。

  “是吗?――那不错呀”她听了我这话还挺兴奋,“看来你混得还挺好呀。当初我就看你像个人材,没看走眼呀”

  “哈哈哈哈哈哈,那是那是那是”我听到表扬的话马上兴奋了起来“现在我更加得是个人才啦,不过你更是个人材,才女嘛,当初咱班里谁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徐才女,可给我这个同桌增光不少呢!怎么样最近又在电台播‘感情故事’了吧?”

  “去你的,现在我净关心国家大事了,满脑子的国计民生”

  “哈哈哈……”

  放下电话后我看了看表,竟然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在学校跟网友聊天也没这么狠过呀。

  我往后一仰,靠在我那张破椅子上,椅子吱呀一声。

  “八年了”我想,“一点没变”

  我慢慢的想着刚才谈话的内容。很奇怪我们已经分别八年了?可我还能一下子就听出她的声音。跟初中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呀。我们好像昨天刚刚分手似的。

  我搓了搓手,慢慢嗟叹韶华易逝青春不再。突然我想到我忘了最重要的事了――我忘了提竹林的事了!

  我一下子蹦起来,哎呀坏了坏了坏了。怎么办?再打回一个电话去吗?再提提这件事情?

  不太好吧?刚才聊的多高兴,再提这事,煞风景。不行不行,那不提了?竹林问起来怎么办?

  最后我转了几圈后想反正电话我也打了,今天的任务也算完成了。竹林的事情就以后再提吧,事情总要一步一步来嘛。再说……再说这小子对我同桌有贼心,也不用这么着急的给他说,哼哼!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隔夜茶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