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美容 > 化妆 > 正文
玫瑰·香水·祭
2016-09-06 08:17:5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除了明灭的烟头,除了透不过气的死寂,还是死寂!前天看见徐阳了!还爱他?……值得吗?我盯住她。妈的!……君习惯性的将烟头狠命戳到床...
 

  一

  除了明灭的烟头,除了透不过气的死寂,还是死寂!

  “前天看见徐阳了!”

  “还爱他?”

  “……“

  “值得吗?”我盯住她。

  “妈的!……”

  君习惯性的将烟头狠命戳到床单上,即刻闻到织物焚烧的香气……

  我递过半罐啤酒给她,碎了的烟头红辣的光里憔悴显得有些张狂,烟雾放肆的窜上额头。似乎还听见什么东西破了的声音……

  床单一直被君拽在鞋底,精致的趾头和脸庞一样呆滞。我禁不住环过她的头,紧紧贴在胸前,冰凉的液体就穿过衣服最近距离接受我的体温,我闻到玫瑰……

  君啊,你是我前世身体里的……

  二

  再见君,是两个月后。

  依旧是“兰天使”的香水气息,那种让人神智混乱的、霸道的、甚至令人窒息的弥香。头发,眼影、口红、发饰、指甲无论什么色彩都一律闪出夺目的银光,小小的手机懒散的睡在单薄的胸部,衣服明显有些偏大,纤细的腰却时不时的展露着诱惑。笑容是灿烂的,却见无数细小的皱纹爬在眼角……

  “徐阳要结婚了!”你说。

  你只瞥了我一秒钟,我却掠到你的疼痛。这是我永远无法明白的神秘,仿佛,你就是我的某处藏匿的精灵,真的,君,我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和谁?”

  “就是她!”

  “去他妈的,结吧,结吧!”

  “我也结!”

  “俗套!”

  “人都会被同化的!”

  “我不是说你俗套,是说你们的故事俗套!”

  ……

  君笑了一下,眼泪滴落下来……

  我仿佛又见到那场雨,带着湿湿的咸味冲进我的记忆……

  三

  三年前的那个梅雨季节,每个角落都透出糜烂的味道,总让人想到死亡,如若人能死去活来,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种优美的姿势此刻死掉。在我看来,这是一页没有生命的日子。却忽略了故事的发生是不辨季节的!

  对徐阳与另一个女人的事我早有耳闻,甚至有一两次我经过那条街的时候,目睹过他们令人作呕的暧昧。我向来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冒,也从未想要对君说些什么,既然存在,让她自己认识总比我描述来得深刻!

  直到一年后,君在电话里直接逼问,我才含糊应答“似乎、仿佛、可能……”

  “真不知他妈的谁那么八卦,管那么多!”我骂了一句。

  君回来了,天低低的盖下来,顷刻将脆弱的土地刷出一条条深沟,君的笑容却比暴雨还夸张。

  君直冲徐阳的店铺,当着徐阳和那女人的面摔了戒指烧了一大摞照片和信件,扬长而去……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总在半夜接到君的电话。她不说话,只听见细细的哽咽和抽搐。有时就一句“我难受!”便断了。

  我不知君是如何在异乡舔着伤口孤独踌躇的,只是那段时间我胸口痉挛的厉害,常常折腾一整晚!

  后来君就接二连三的告诉我交了新男朋友,比徐阳英俊一百倍,家里有近百万资产,还有个老婆。又说有个搞音乐的在她宿舍门口捧着俗气的玫瑰花说最恶心的情话,还有,上司整天撑着色色的眼睛溜溜的围着她转……

  君啊,你知道你在用肮脏和掩饰你的疼痛吗?我的胸口又痉挛了……

  四

  黑夜刺眼,逼的眼泪停不下来!

  不是说要结婚的么?为什么是结束?为什么?……

  君,我一个人坐在幽幽的房子里,满屋子飞着霸道的、令人窒息的“兰天使”,我仿佛还见你紫色口红下灿烂的笑容,又见你冷冷眼角爬行的泪痕,还有那被你戳烧的斑驳的一个个小孔,除了它们,除了泪水……

  君,爱情真的让你生不如死吗?在爱情面前你就变得如此不堪吗?

  一闭上眼,我就闻到那一滩玫瑰般的血液,和你白皙手腕上开出的花朵,你那么白,那么白,我从来没有见多你如此美丽……

  徐阳结婚那天,我想去杀了他,真的,那一刻我抓了一把水果刀,紧紧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但是,君,活着的人是懦弱的!

  我和张伟分手了,因为他说你不干净,他说从他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你水了。我叫他滚!

  我还苟活着,继续在龌龊的人堆里挂着“纯真”的面孔,我看到了更多的肮脏,习惯了一个人或者说害怕两个人的生活。有时候清醒是最残酷的伤痛,逃离虽是晦涩的借口,却是最平静的快乐!

  那香水真好,把世间的面孔都化在了飘忽之中……

  君,我想你,想见你……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雅俗共赏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