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父与子
2016-09-11 14:31:1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自从儿媳妇进门,老丁头就没安生过,三天一小吵,九天一大吵,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能吵上个把月。最令老丁头心寒的是,每当儿媳妇不讲理,和
 

  自从儿媳妇进门,老丁头就没安生过,三天一小吵,九天一大吵,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能吵上个把月。最令老丁头心寒的是,每当儿媳妇不讲理,和他大吵大闹时,儿子也总站在一旁帮腔。儿子从不问谁是谁非,逮着老丁头就埋怨:你作爹的,咋就没个作爹的样?成天和自己的儿媳妇抠什么气?眼不见心不烦,老丁头决定在和儿子连着的院子中间垒一道墙。

  老丁头早出晚归弄了一些土坯子,东拣西借凑了一堆碎砖头。

  垒墙的第一天,老丁头起了个大早,刚垒不到一米长,儿子过来了,问老丁头想干嘛,老丁头说,我垒一道墙,眼不见为净……老丁头还没说完,媳妇接过话茬就骂:“老不死的,存心要我们在村里难看,是吧?”说着就将刚垒起的墙的一角踢了。儿子也积极响应,跟着搞起破坏来——将垒好的一截全部踢倒。

  老丁头没想到儿子也如此不讲理,抓起儿子就打。儿子一推搡,将老丁头推翻在地,扭头走了。

  老丁头在家唉声叹气抽了一天闷烟,最后决定去找村支书说个理儿。他抽嗒着把事情缘由从头到尾向村支书亮了个底,要支书把他的“小崽子狗子好好收拾收拾”。村支书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的孩子你都管不了,我个九品芝麻官管个鸟?

  老丁头觉得诉苦无路,便一趟趟跑村委会,一次次找村支书。

  听烦了,村支书就说,这还了得,连自己的老子都敢动手,这事我管下了,明天让派出所把个小崽子铐起来。拘留个十天八天的,他就老实了。

  老丁头连连摆手,忙说,使不得,使不得,那拘留所是好呆的么?那还不得受皮肉之苦?

  村支书思忖良久说,那就罚款吧!这狗子两口子就跟钱亲,罚他几百元,让他长点记性,记着你还是他爹呢!你先回去,我看会计在不在,呆会儿我和会计一起去。说完,抬脚就要去找会计。

  老丁头一听慌了,一把拽住支书的胳膊,急得快要哭了,忙替儿子求饶道,支书啊,俺儿才结的婚,盖房子欠的帐还没还清呢?这会儿,他怕一分钱也拿不出来。我就不烦您操心这个事了,谁叫我前世作孽生下这样的儿子呢?

  事隔不久,狗子去村支部找支书。村支书听说自从老丁头来找过他,狗子不仅不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刻薄老爹,心里好不恼火,便自个儿仍在看他的书,好大一会儿,才问,找我什么事啊?

  狗子说,我是新婚头胎,麻烦支书您给盖个章,你签了字,我才好去领准生证呢。

  支书仍在看他的书,头也不偏,说,流产!狗子一听不对劲,忙提醒道,我这是新婚头胎,一切手续都合法,您怎么能让我流产呢?说着,慌忙递上烟来。

  流产!支书加重了语气。你要是生个女孩也就罢了,要是生个儿子,将来娶了媳妇,还有你的日子过么?你要想垒个墙什么的,你儿子一脚把你踹在地上,你怎么办?支书装作语重心长的开解他,眼睛并没有离开书本。

  狗子脸一红,转身走了。

  一个星期后,老丁头来到村支书,一进门就掏出一包阿诗玛,非要给支书点上。

  老支书啊,真是太谢谢您了,那小崽子知错了。您就给签个字吧,媳妇就下个月的月子呢!

  这年头,村干部不好当着呢!不批不斗不怕你,有粮有钱不靠你。出了问题得找你,解决不了得骂你。你别谢我,就谢你那未出世的孙子吧!快做父亲的人了,考虑问题能不长远一点吗?说着,掏出水笔,在老丁头带来的申请上写着“情况属实,同意发准生证。”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我不是天使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