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医院历险
2016-09-14 08:41:4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给所有希望离开家乡,出去闯荡的网友的忠告。几年前,不习惯都市生活的我扔下一句无聊!就离开了上海,迁居到南方一个郊区小镇。镇子靠着大...
 

  给所有希望离开家乡,出去闯荡的网友的忠告。

  几年前,不习惯都市生活的我扔下一句“无聊!”就离开了上海,迁居到南方一个郊区小镇。镇子靠着大海,空气很好。我早上乘40分钟的空调大巴去城里上班,晚上再乘车回家。虽然生活不再那么丰富多彩,但是很恬静,很惬意。正是我所追求的。

  在这期间,我生过几次病,但都是感冒、发烧什么的。我就是这样,大病没有,小病不断。

  有一次,连着3天加班到12点。第4天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嗓子发干,头昏脑涨。经常这样也已经习惯了,照例给公司打电话请假,然后翻箱倒柜的找药片···

  原以为和往常一样,在家休息个1、2天就好了。没想到这次的病菌积聚了足够的力量,高烧几天不退。就好比“国军”打仗,连输几阵之后。总希望来个翻本--搞次决战什么的。想想没办法,上医院吧。

  我住在小镇靠城市的一边,上班、买东西之类的都在城里。所以我对小镇,特别对医院所在的另一边并不熟悉。不过也没关系。经过多年的经济建设,我国城市里最好的建筑除了国家政府机关,大概就数医院了,很容易辨认。

  早上7点。我提前进了医院,挂号,交钱···然后,“找”医生,可喜的是我很幸运,急诊室医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还留在她的工作岗位上。而且是个颇为漂亮的女医生,只不过她是“美妇”而不是“美眉”···带着遗憾走进了急诊室。(唉~谁叫我是男人那~关心的东西比较多~)

  “什么病”漂亮的女医生问。据说古代有个美女被人叫做“冰美人”,我不知道这女医生是不是比她漂亮一点,但肯定比她更“冷”!

  被“北极冷风”突然袭击了一下。我有点发愣。“发热···”我正想接着解释我的高烧是因为我喉咙发炎。(我就是这么个病,劳累引起喉咙发炎,接着就是高烧。)嘴巴里就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等到看清了是一根体温计。不由心生佩服--自小就仰慕金庸先生描写的那些武功,没想到在这里见识了一回。

  “38度6!高了点,验个血吧!”也许是考虑到要我马上交钱,她的口气温和了很多。但也没给我什么辩解的机会。

  跑上2楼,碰巧遇上养老院集体体检。好一会才验完了血···

  折腾了40多分钟,漂亮女医生总算给开了处方。我拿起来一看,“咽喉炎症引起高烧···”晕!

  到药房交了近300元钱,提着大包小袋的我去找下一个目标--注射室。

  进了注射室,才发现是个很宽敞的大厅,里面都是一排排的仿红木椅子,头上挂着电视。“比起上海的大医院也不差啊。”感叹了一番后才发觉大厅里,包括旁边的办公室都是空无一人。只得又感叹一次,“医院是越来越好,医生是越来越难找!”只得回到药房,药房的医生叫我去二楼办公室看看,到了二楼发现没人,只得又回到一楼门口,找服务台,服务台也没人。幸好有个护士经过,她告诉我注射室的护士都在三楼的休息室,残念···经过再次的摧残,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脚下发软,走路似乎都不沾地。(好轻功!比起楚留香犹有过之!)

  更可气的是护士是个很年轻的plmm,一个劲的道歉。让我都没法抱怨。

  总算找个位子坐了下来。pl护士mm推来了医用车,挂好了药水瓶,我也卷起了袖子。不知道plmm是看我长的帅太紧张了,(事后想想我是长的帅了点~真是不好意思~)还是经验不足,连扎了两次也没扎进去,害的我连忙道:“别紧张!慢慢来!”第三次总算是完成了,plmm为了表示歉意,坚决要给我找电视遥控器去。(???)还没等她回来,我就开始脑袋发凉,四肢无力,直冒冷汗。勉强抬起头来才发觉滴注管里的药水象拧开了的自来水龙头,哗哗的。想抬起左手来拧小一点,却没有丝毫力气···终于,我眼前一黑昏死过去···(夸张了点,呵呵!)

  出了医院,回头看了看医院的名字,才恍然大悟。金属牌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龙赛医院”(本地土语谐音‘弄死医院’)

  后记:

  没力气再坐公车回家,只得打了辆的。

  这里插一句,本地的出租车有两种,一种是平常大家见过的,还有一种只能在本区里开,不论多少人,到那里都是5块。由于早期的车都是黄色的,加上车主为了多赚钱,车子开起来都是虎虎生风。比起电影《急速狂飙》里的飞车党丝毫不逊色。所以当地人称之为‘黄的’--一语双关,黄在土语谐音中有狂妄的意思。这也是我不愿意打的的主要原因之一

  上了车才发现这位仁兄的车技实在是好,不管前方有多少人,多少车,有没有警察。他都可以左插右串一一应付,而且车速极快。说起车来,我喜欢玩《极品飞车》,不是为了体验真实开车的感觉,而是为了游戏中那种没有约束,没有负担的放纵。所以看过我玩《极品飞车》的人都会说一声“恐怖!”而现在我只能对这位比我还年轻的司机说“恐怖!!!”

  “朋友。开慢点吧?”我感觉自己是在央求。

  “没关系!我已经开了三个月了。”他满不在乎的回头一句。

  当时的我只想打开车窗跳下去。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怎么睡回床上。我的心里只记得一句话“大难不死!”

  一个人出外闯荡真的很辛苦,切记!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 梦幻如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