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学不会吸烟
2016-09-18 09:44:5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吸烟不是把烟点着,然后维持那一缕无形的东西直到看着红色的火慢慢地熄去,而是将那变幻的烟气吸进去再吐出来才可以被称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吸烟不是把烟点着,然后维持那一缕无形的东西直到看着红色的火慢慢地熄去,而是将那变幻的烟气吸进去再吐出来才可以被称做“吸烟”。

  我常常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虽然一直听说这是种很愚蠢也很危险的事,好在我就从来没有被什么人或什么事闹到没法子正常过日子(也因此而另我对自己的武官很失望,有一阵子听说的女孩子被劫持之后又放生的故事里,那女孩子总是很漂亮),因此,到现在我还是保留着这个坏习惯。

  那天是个初秋的午后,阳光象今天这么灿烂,但气温没有今天高,我记得我穿着一身类似迷彩的牛仔服,就坐在斜坡的坝上。

  远处有个看起来象学生的大孩子在写生的样子,零星在草地上的一些树,安静如张雨生的那首歌,时间在此时极易凝固。

  然后,有个人从我背后走过来,说,你怎么一个人?

  我一直很佩服那种敢于和陌生人说话的人的勇气,当然,这个人必须看起来不那么讨厌的样子才行。

  但是我没有回头,说,喜欢

  他在身边蹲下来,然后递来一棵烟。

  其实我一直喜欢淡淡的烟草味儿,但是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学会吸烟,我固执地认为吸烟是男人的事,好象逛街是女人的事一样。所以,

  我说,不。

  他就自己点了火儿,然后空气里开始弥漫烟草味道。

  画画儿的人还在用心地描着什么,我不知道画家眼里除了和我看到的一样的树,草,天之外,还能看到什么,但是我知道,人们说艺术家眼里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同于我这样的凡人的。

  这情形让我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副画来。

  那画上是树啊,草啊什么的,而画家觉得仅仅是这些,看起来有些单薄,于是在画面上加了一个画画的人和他的画板。

  现在,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和我在一起的是这个陌生的在吸烟得人。

  按照某种思维,我和这男人也可以入画。

  他说,你一个人出来?

  我觉得这个问题远没有他递烟过来时候自然和另人舒服,所以没理他。

  然后,他说,100块行不行?

  我没懂,所以没出声。

  他又说,那200呢?

  我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侧了脸来看他,他正在吸烟,好象被我看的窘住一样,猛地咳嗽起来,我因生气而涨红的脸忽然由气转为笑,并且很快随着他的窘态而大笑起来,因为那一刻我发现他根本不是他所力图表现出来的那种人。

  他咳嗽着向我摆手,我却特意地把手放在他的臂弯里,他马上站起来,我笑的抬不起头来,直到他不咳嗽了,我才勉强地忍住不再笑。

  他犹豫着又蹲下来,却挪了挪脚步,离我远了那么一点点去。

  他问,有那么可笑么?我答,我在笑你的价钱呢。

  他红着脸问,那应该多少钱?

  我说,我不知道,

  然后我问,我很象?

  不,

  那你为什么这么问我?

  想挨骂,

  我应该怎么骂你?

  后来他说,他女朋友和一个老板跑了,临走时候说,100块钱就可以找到女人,不要那么相信爱情了吧~

  于是你开出这个价儿?

  他的脸红着,象个可爱的小男生一样,真实地拘谨着。

  你教我吸烟吧,我想做老师可以让任何一个人自信起来。

  他说,别,女孩子吸烟不好。

  认识他后,有时在Q里说话,但是再没有见过。不知道是刻意地不再见,还是刻意地躲避不见。

  因为离婚,我的情绪一度糟糕到极点,我只把电脑搬出曾经属于我的房间,就轻易地与枯海烂石一刀两段了。不知道原来当初说的话居然可以那么没有意义~

  当我完成最疼的一次蜕变,自己布置完另一个巢穴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儿了。

  Q里流言很多,不肯教我吸烟的人流言有7条,每条都是一个问号,象个老头一样,弯了腰拄着棍儿在那里很辛苦地张望着什么的样子,我于是不顾篇幅地发话过去。

  骂他懒惰的和任何一个男人一样,既没有礼貌又不会说话,

  骂他根本就没有诚意说话,发个符号来应景。

  骂他不必装的想念的样子来流言,大可删除我就是,

  还说我不过是个任由自己性子,一直想学吸烟,一直不够温柔,一直不懂浪漫又一直不懂现实的女子而已,

  说他当初就不该认识我才最好。

  我发了3段才把这些话都发完。

  夜里的天明净在窗外,看不清楚的星星们密密地乱在那里,

  深呼吸,

  肺里的郁闷和心头的压抑一起挤出许多来,忽然就想起那坝上白天的景色不知道在夜里什么样。

  女人总是发神经,却又找各种理由来为自己的歇斯底里辩解。

  这次我没有由自己走出去,因为夜已经是1点多了,深夜之后的潜意识里总是猫着很多幻觉,而幻觉这东西足以让人晕死过去,我才不想为了证实这件事而做给自己看。

  我为自己冲了一杯牛奶。

  我一直喜欢牛奶这纯白的东西,香气和颜色以及它亲切的感觉可以让一个孤单的夜顺着缈缈升起的热气变的温暖起来。

  即便是夏天,放了一块冰进去,看着它慢慢地化成圆圆的鹅卵石再慢慢地带着热气消失,让一杯牛奶转瞬间变的安静也是一件可以浮想翩翩的事。

  再次坐在机子前,不肯教我吸烟的人居然在~

  这次他没有打过问号,而是一个简单的笑脸^_^

  就那么简单的一组符号,我的无明火一下子就没有了。

  我说,你原来在?为什么不生气?

  原来会生气,现在,对着一个学了20几年烟都没有学会的女人,不会了。

  我说,你等着,

  我接着跑下楼,在大厦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云烟,对着机子点然,却一口就呛出了泪来。

  我吸过了,可是,还是不会。

  他只打过一个句号,然后,说,睡吧。

  我就乖乖地下了线,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我翘着二郎腿,手里有一颗烟,香气缭绕着,看不清的一张脸在傍边说,别吸烟了,女孩子吸烟不好。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YUN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