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生活 > 休闲 > 正文
情戒
2016-09-25 20:25:5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又开始抽烟了,呼出的烟圈在半空中优雅地晃动了几下身躯又都随风散去。桌上那杯浮着牛奶泡沫和肉桂粉的卡布基诺早就变得冰冷,手指旁一点
 

  一

  又开始抽烟了,呼出的烟圈在半空中优雅地晃动了几下身躯又都随风散去。

  桌上那杯浮着牛奶泡沫和肉桂粉的“卡布基诺”早就变得冰冷,手指旁一点一点散落下来的烟灰,和她一样落寞。

  青丝早就习惯了在每个等他时有烟相伴的日子了。那无声地萦绕的烟雾总让她迷迷糊糊地想起那个男人温柔的拥抱。

  今晚不会有那熟悉的怀抱可以依靠了,青丝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手里的烟正一点一点地接近了生命的终点,青丝觉得自己多象这只快燃尽的烟,永远只是一个甘愿自我毁灭的失败者。

  青丝又有些哀伤,她这不算短的几十年,走了这么多路,穿了这么多衣,认识这么多人,大都只是如烟云般曾经装饰过她的梦,从不想刻意去挽留什么,该忘记的就忘记,这样的生活才会简单而快乐吧,青丝明白。然而,不管青丝如何强迫自己去忘记他,却又最终放弃,她忽然意识到原来越是她努力想忘记的却越是最刻骨铭心的……..

  二

  “如果

  如果你是一个恋上香烟的女人

  那么

  那么我就是那只盛满你寂寞的烟灰缸

  无声地

  哀伤地

  隔着空气中混着你的味道的烟雾

  欣赏你如烟的忧郁

  假如

  假如有一天你决定戒烟

  也许不再需要我

  但也请你别让我离开

  发发慈悲想想无数我陪伴你的日子吧

  我不曾弄脏你生活中的任何片段

  我不曾打破过你宁静的生活

  我不奢求能象香烟一样亲泽你纤长的手指

  我只想要这样永远静静地陪着你

  在你需要的时候

  亲爱的

  发发慈悲吧

  你究竟想过没有

  没有我

  还会有谁会象我这般静静地读你的忧伤

  欣赏你抽烟时专注的表情呢”

  青丝很少上网去聊天,她并不喜欢和那些看似熟悉的陌生人说一堆难辩真假又不着边际的废话。

  相比之下,青丝更愿意呆在社区,悠闲地翻看别人的帖子,但从不回帖。

  注意到那个名叫“烟灰缸”的人其实就是因为这张“香烟女人”的帖子。青丝很喜欢这张帖,虽然不太象现代诗,但简单而动人。

  在好奇心的驱动下,青丝翻看了他在社区里的其他帖子,他写的文章挺多,尤其是诗。青丝忽然觉他会是个有趣的人。

  一次深夜登陆聊天室,青丝给自己取了个很中性的网名-------“戒不掉他的烟鬼”。

  “嗨,香烟女人…..”有一个人和她打招呼。

  青丝看到了他的名字——“烟灰缸”,“会是社区里那个有趣的家伙吗?”青丝暗想。

  “我看了你在社区的帖子——“香烟女人”,个人认为……很美。

  ”

  “呵呵,是吗?很高兴你能喜欢。”

  青丝轻轻地笑了,果然是他。

  “爱抽烟的女人多半是美丽而寂寞的。不同的是,有的只是身边缺少新鲜刺激而觉得寂寞,而另一种的不肯轻易向生活妥协而心灵寂寞,可爱的香烟女人,你是属于哪种呢?”

  是啊,青丝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寂寞的,虽然朋友不少,但如果让她选择,青丝宁愿和烟做伴。有人说寂寞是女人是可悲的,青丝都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的孤独而感到可耻了。

  青丝沉默了。

  “其实,没必要为寂寞而犯愁的,我们还报着理想在生活,不是吗?”烟灰缸飞快地打过来这样一段话。

  他的话在青丝心里激起了无数的涟漪,青丝头一次觉得原来聊天也可以这样变得这样有趣。

  窗外的夜色似乎更浓了,外面看似睡熟的城市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正在上演一些也许和爱情无关的东西……..

  青丝并不相信歌里唱的可以天荒地老的爱情,这样的信仰唱到现在,就空洞得只剩旋律了。现实如此,更何况虚幻的网络,终究是开不出真正的爱情之花的。那么青丝想自己如此渴望遇到他,除了欣赏他的才华和幽默之外,更多的只是因为她太寂寞了,这种依恋纯粹只是一种精神寄托的产物罢了,和爱情无关。

  他们相识三个月之后的一天深夜,“烟灰缸”一直沉默,良久才发过来一行字:“香烟女人,我们见面吧!”

  而青丝想也没想飞快地敲过去两个字:“好吧。”

  青丝猛吸了一口烟,

  莫名其妙地笑出了声。

  三

  约好见面的那天,刚下过一场小雨,原本郁闷的空气中飘荡着久违的泥土的清香,让人心情不由得很舒畅。

  来到那家名叫“孤单岁月”的咖啡屋的时候还很早。

  青丝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不知道他能不能认出我呢?”青丝暗想。

  青丝没有和他约好任何见面的暗号,那样太俗了,凭感觉吧,也许认不出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青丝还是要了杯“卡步基诺”,点上一只烟,享受起这样“浮生偷得半日闲”的自在。随手拿起桌上摆放的一本书,居然是她一直想看的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时间还早,于是青丝开始读了起来。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反正当青丝再抬起头的时候,她的对面就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一直注视着她,嘴角隐隐带着微笑。

  “他就是‘烟灰缸’吗?”青丝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不算帅却很干净得体的男人。

  青丝搅动了一下杯里的咖啡,轻轻问他是怎么认出她来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了青丝手里还未燃完的香烟。

  青丝笑了,他也笑了。

  这天,青丝终于知道了“烟灰缸”的真名——宇,是一家投资公司的项目经理。宇和网上的他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还是那么风趣幽默又不乏才情。

  青丝一直和宇聊到了深夜,最后分手的时候,宇用力地拥抱了青丝,轻轻地在她耳边低咛:“美丽的香烟女人,戒不掉你我该怎么办……..”

  青丝叹了一口气,推开了宇,转身飞快地跑上楼去。

  关上门,青丝就开始后悔不该和宇见面,因为她意识到她一直坚守的最后的防线正在一点一点被瓦解,这感觉让青丝觉得可怕。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蛮横得象个无赖,不管你事先做好何种打算,它要的来的时候,是却不会象你提前预约的。

  青丝没想到事情会不按她设想的轨道去发展,和宇的故事似乎偶然而又必然地开始了。

  和宇在一起的日子,青丝真是非常非常快乐的。宇是一个很细心很体贴的男人,他的关爱给了青丝很大的满足,也让青丝越发地依赖他。

  但宇的工作很忙,常常只能在晚上才能陪青丝。每每疯狂**之后,青丝都喜欢静静地靠在宇温暖的怀抱里抽烟。

  宇说他喜欢青丝抽烟时的样子,妩媚极了,美得让人心疼。

  而这时青丝就会想起宇那篇“香烟女人”的帖子。

  “假如….我真的戒烟怎么办?”青丝幽幽地问宇。

  宇会把她抱得更紧:“可是我还是那只永远离不开你的烟灰缸…….”

  “这个男人是真正属于她的。”青丝沉醉地闭上了眼睛。

  宇的工作依旧很忙,不分白天黑夜的。

  偶尔,青丝会隐约感到一丝不安,但这样的疑虑总会在宇到来的一刻彻底地烟消云散。

  青丝开始准备和她深爱的宇组织一个可爱的小家庭了,她憧憬着和他幸福的未来,因为青丝发现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和宇爱的结晶。

  终于在一天晚上,青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宇。

  青丝原本以为宇会很高兴,但宇却沉默了。青丝有了不祥的预感。

  在宇消失了一个星期之后再出现的时候,他叫青丝去把孩子拿掉。

  青丝的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过永远爱她的男人原来早为人夫。

  那晚,青丝蜷缩在被窝里偷偷地留了一夜的泪,也抽了一夜的烟。第二天,她独自去了医院,医生拿走的不止是她身上多余的一块肉,还有她为这个男人付出的所有的爱。

  宇说过他会离开他的妻子,然后和青丝永远在一起。青丝相信了他。

  即使不相信又怎么办了?!没有女人愿意这样作践自己的,青丝只是真的离不开他。

  宇对青丝的关怀依然如故。

  只是青丝清楚他只会在安抚好妻子之后才来到她的身边。他们还是疯狂地缠绵,只有这样青丝才会觉得宇的全部热情暂时回到了她的生命之中。

  香烟燃烧的时候的确是美得可以让人忘我地沉醉的。

  四

  三年之痛,青丝早就变得有些不堪了。

  青丝的烟抽得越来越厉害,那是因为等不到他的日子也越来越多。

  就象今晚,只有空荡的房间与烟和她这个寂寞的女人做伴。

  现在的青丝早就改了用固定的烟灰缸这个习惯了,她喜欢用废报纸来代替,这样更简单更方便,不高兴随手扔掉就行了。

  如烟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

  盒子里最后一跟烟已经一点一点在青丝的手里燃到了生命的尽头,青丝狠狠地卡灭它扔出了窗外。

  “该灭的时候总归是要灭的……”青丝想。

  关上灯,嗅着房间里逐渐散去的那熟悉的烟草味道,青丝忽然觉得很厌倦。

  “也许….是该戒了……”

  当女人忧郁地燃起一只烟的时候,更多的男人欣赏的只是你抽烟时的姿势,谁会去关心你忧郁的原因。

  男人需要女人的激情荡漾和如影相随,而自己却总是象云烟一样飘忽,行踪不定。

  和这样的男人一起,爱情的寿命只是一只烟,也许燃烧的时候让人投入而迷醉,燃过之后却只是一堆没有生命的灰烬。

  如烟的爱情走不过黎明前的黑暗。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随风轻舞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