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育婴 > 正文
眩晕
2016-10-01 11:34:1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那是他和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她满眼绝望地孤单地站在那里,长发散乱地飘着,泪流满面。他不能原谅自己。清晨起来,她看到镜子中自己苍白...
 

  那是他和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

  她满眼绝望地孤单地站在那里,长发散乱地飘着,泪流满面。

  他不能原谅自己。

  清晨起来,她看到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在一阵的眩晕中,她感觉到体内一个生命的跳动。强烈的反应使她有近乎于崩溃的疼痛。她几乎看到孩子小小的美丽的脸,他清澈如水的眼睛如此明亮地看着他年轻的妈妈。他在笑,他的笑像极了他的爸爸,坏坏的,却又那么温柔。

  酸酸的感觉压迫着她,清晨的呕吐中,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隔了千里,她并不后悔这天涯海角的爱情。她甚至喜欢着离别后的爱情带给她这种酸涩的幸福,让她感觉他时时都和自己在一起。

  她体会着爱情的幸福和酸涩。

  虽然他说过要等他条件好一些的时候带她走。

  他说过不可以让她跟着自己受苦。

  他从来都不知道,在网路上走了几年,命运会在这样的时刻里把她带到他生命里来。

  就像一只小小的荧火虫,却照亮了他颓废的生命。

  以前他几乎是懒散的,在空虚中总没有精神好好去工作。

  现在他知道,他要努力去工作,完成自己的事业。

  黑夜里燃烧的是他们的爱情,对他来说,她真好象是上帝为他定做的一样,那么和谐,那么温暖的感觉,缠绕着。

  我们好象是一个人一样。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

  激情缠绕着,放纵而又温暖。

  她的生命中,一直都在出现着不同的男人,但她知道,那些男人只是看到她的外表,只是想要得到她,没有人能让她疲倦的心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那时候她疲倦而又脆弱,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到绝望。

  她开始上网,任灵魂游走在网路上。她在网上和许多人说话,在深深的夜里,她累了,什么也不留下,她会消失。

  她的孤单,她的傲气,她的飘忽不定,让任何人都捕捉不住她。

  在最初的时候,他没有问她在哪里也没有问她有多大。也许,这正是他与别人的不同。而她喜欢这样的方式。她讨厌别人对她所在的地理位置和年龄的纠缠不休。

  但她不知道夜色渐渐褪去。她看到窗外那一抹阳光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是真的累了。

  当他和她说起自己曾有过的爱情,她的反应是淡漠的。她甚至不以为那是爱情。

  她喜欢的爱情是远古时代的梁祝的爱情,是五千年以前,那驰骋沙场的战将和守候在家中的娥娘的爱情。

  爱情,该是在不经意的时刻里,让人有深陷的感觉的一种幸福和痛楚。

  可以欢笑,可以流泪,可以在默默无语中,感受灵魂最深处的一种颤栗。

  她不知道第一次说话,她的灵魂就已经走进了他的灵魂。

  他甚至是惊奇地发现,这样的时代,还会有如此古典的女孩走在网路上,生活中都已经不再存在的一份古典的情怀。

  他想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女孩。

  她的矜持又让他感觉到些许的落寞。她甚至不愿意告诉他自己的电话号码。

  他们在网上有了第一次的争执。

  他说你是只爱自己的从来就不会顾及到别人的感受的你是个自私的女人。

  她沉默,久久的,她不说话。

  她用手按住鼠标,差一点儿就让自己消失。

  夜晚她总是孤单而又脆弱的。

  她突然感觉到心底的一种湿润。她看到这个男人内心隐藏的和她相似的一种疼痛。

  夜晚的风刮得很大,她感觉到寒冷。她起身拿了大毛巾裹住自己,顺手扔过去自己的电话号码。

  他的声音是温和的,沉郁而寂寞。

  她的声音是寂静的,软软的,好象没有一丝的力量一样。

  爱情来得很快。

  他知道他们不是在游戏。

  她在黑夜里感受到他年轻有力的心跳,凄冷的星光下,她看到他的眼睛。让她有眩晕的放纵。

  他给了她整个灵魂的颤栗和放纵。

  所有的酸涩的黑暗和光明。

  生命是一片看不到彼岸的深深的海洋,却这样轻而易举地,想坠落在一个远在天涯的男人的手心。

  缠绵而放肆的拥抱,热烈而疼痛的亲吻。

  从未有过的爱的感觉在这一刻爆发。

  这一刻,她感受着他真实的拥吻,感受着他年轻而有力的心跳。

  她只想把自己全部的都给他。

  她喜欢他的拥抱,他的温存,他的狂野和逼视。她完全忘了自己,忘了他们会遭遇的每一种来自现实的压力。她只想要把自己给他。她从来都不是轻易就可以交付自己的爱和身体的女孩。在这一刻,他紧紧地抱着她在怀里,让她有喘不过气来的一种眩晕和欢乐。他仿佛是要把她揉进他身体里面一样。他说你该是我的注定了该是我的。

  夜晚是干净而美丽的。充满了迷乱和狂野的气息。

  他看到她洁白光滑的肌肤,在幽暗的夜色里,像缎子一样美丽无暇。她的长发散乱地飘在他和她的脸上。他极尽温柔地抚摸着她,让她在些许的惊惶中感觉温暖。

  在他温暖的手指间,女孩柔软的花瓣一样美丽的身体颤栗着。他看到她渐已放纵而凄迷的神情,全然不像她沉静时的样子。

  这个时刻她是一个来勾魂的诡媚的妖精。在黑暗中尽放着她原始的野性的妖魅。

  他感到窒息。

  他从来都不知道外表看起来如此沉静的女孩,会有如此狂野的一面。

  他在窒息中听到女孩喃喃的呻吟。温软香玉,他对黑暗中的女孩产生着强烈的征服和驾驭感。

  激情迷乱的冲击中,女孩感觉到些许的疼痛。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高潮像潮水一样淹没过来。

  这是她生命中的第一次。

  有了孩子你害怕吗?

  有了孩子我就生下来。她望着他,一双大眼睛炯炯发亮。

  可是,我现在什么也还不能给你。等我条件好一些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不再有分离。现在,我不能,不能让你跟着我受苦。

  他紧紧地把她抱在胸前,窗外是喧嚣的雨声,他突然就哭了。

  他带着她去爬山。

  山间的气息是潮湿而温暖的,溢满了清香。

  山风凛冽地呼啸而过,她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年轻的有力的心跳。

  心中空空的,只有对他的爱。

  迷乱的疼痛的亲吻。

  清凉的泉水缓缓流过。她蹲下身子捧了一捧就撒在他身上,然后她咯咯地笑。

  她说有什么地方是可以停留的?

  或者原本就不该有停留的地方。就像这奔流的山泉。

  要走的路还很长很远,可是她不知道,她的路在何方。

  她知道他爱她,他要她。她也知道,自己的生命中,也许,不会再有这样的激情和放纵。

  生命和爱情,对她来说都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苦涩的大海。

  溶进去,溶进去,是怎样的一种欢乐和苍凉。

  在他身边她是乖巧的,安静地看着他在电脑上写程序。有时侯会轻轻地哼着歌儿。

  深夜的时候,她会静静地去厨房忙乎一阵子,端来一碗香喷喷的肉丝蛋炒饭。然后坐在他身边,一勺一勺地,喂了给他吃。

  他的双手在不停地敲击着键盘,整个身心都被一种无可言喻的幸福包裹着。

  他说你也吃。她说不,你太累你该多吃一点。

  这个时候他便只想快快地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好早早地娶她。

  他注意到她哼着的歌儿里有一句,我只有不停地要,要到你想逃。

  他笑了。

  他扔了手中的工作就扑了过去,把她压在身子底下。

  他说你唱什么你要不停地要要到我想逃?!

  她就在他的身子底下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清脆而又甜美。

  他用唇去堵她的嘴,粗暴地吻她。

  女孩伸手揉乱了他的短短的头发。女孩的眼泪肆意地流下来。

  女孩说这样的日子还剩下多少。

  他捧了她的脸,吻了她的眼泪。

  他轻轻地拂开她脸上散乱的发丝。

  痴痴地,彼此无声地凝视。

  他感觉内心深刻的纠缠的疼痛。

  他说傻孩子,我永远也不会逃。

  爱和身体缠绕在一起,纠缠成尖锐汹涌的高潮。

  无声而痴缠,潮湿而温暖。放纵而疼痛。

  是不是爱到了深处,就只剩了身体语言。

  她是真的很想生下这个孩子,哪怕所有的苦难都让她一个人来背。

  当她知道因为她整日在电脑前而不能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只是想知道他的思想。

  渴望深刻的纠缠,渴望把脸轻轻地埋在他怀里。

  渴望他的气息。

  甚至渴望他手指间淡淡的烟草的味道。

  那样温暖地,肆意地滑过她的每一寸心扉和肌肤。

  这一夜,写满了她的失望和孤单。

  透过呼啸而过的寒风,她看到她的灵魂在恨恨地悲哀地望着他。

  眼泪无声地淹没。

  她累了。

  她独自一人去了医院。接待她的是一个面善的中年女大夫。女大夫温和地问了她的名字和年龄。大夫说你看起来还这么小。

  然后给她做检查。大夫要她躺到里面的一张手术台上,大夫的手伸到了她里面,轻声地问,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吧。她说是。大夫说拿第一个孩子是有点危险的不过你不要害怕。大夫看着她苍白的脸,说给她量量血压。

  大夫迟疑地看她,大夫说你的血压偏低只有60~90.你要考虑好再做。她说能做吗?大夫说能是能,就怕你会支撑不住的。她说我整天都坐在电脑前,这孩子能要吗?大夫说那还是不要的好。大夫说你不要紧张和我们配合,很快就好了。

  她点头,满眼都是泪花。

  她躺在那里,突然就感到无边无际的空洞和恐惧。

  她发现自己是这样的孤单,从来都是这样的孤单无依。

  她闭了眼,听到什么轰鸣的声音。她听到大夫在说你不要害怕不要紧张要放松一定要放松。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恐惧感减少一点。

  在一阵疼痛中,她感觉到眩晕。身子软软的,她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感觉到下体一阵温热,在眩晕中,她听到大夫的惊呼,糟了!

  血流止不住了。快拿止血针来!

  她感觉到冷。

  她渴望他温暖的怀抱。

  她在眩晕中又看到他和她在山间行走的时候,那清清亮亮的流淌的山泉。

  她感觉自己轻轻地飘了起来,这是她生命中一次前所未有的快乐的飞翔。她看到一张美丽的小脸儿。

  她感觉自己化作了一只蝴蝶儿,正飞到他身边,和他溶为一体。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被遗忘的一角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