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感冒
2016-10-16 10:14:3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感冒的那几天实在是很难受,一连在家昏睡了好多天。头痛得快要炸开了似的。一连几天都没有去上课。电话铃声在耳畔不断地聒噪着,我索性把自
 

  感冒的那几天实在是很难受,一连在家昏睡了好多天。头痛得快要炸开了似的。一连几天都没有去上课。电话铃声在耳畔不断地聒噪着,我索性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不愿去搭理可恶的电话。过了一会,答录机自动开启:"您好,很不巧,我不在家,有事请在"都"的一声后留言,我会尽快和你联系。再见。都~"

  "我知道你在,接我电话好不好?"

  是KEN,可我不想理他,继续在被子里装死。"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证明我有多爱你!"他的话,听起来让我浑身不舒服,本来就已经感冒了,在这个冬日的清晨,听着他的肉麻话,我更感觉寒冷。我从被窝里爬起来,没有去接电话,而是拔掉了电话线。世界,安静了。

  感冒还是没有好起来的迹象,我却不能不去上课了。一走进教室,KEN就迎面走过来。我不动声色,想知道他准备说什么。"我一定要追到你。"他的信誓旦旦看在我眼睛里却有些可笑。"那就看你的能耐了。"我向来是如此玩世不恭的,对人也是不冷不热。我现在感觉到周遭不友好的氛围。KEN是万人迷,喜欢他的女生恐怕可以从浦西排到浦东了。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看上我呢?可笑!我感冒了,可是怎么会影响他的嗅觉呢?真可笑。

  "AT!"感冒真是可恶,我恨死感冒了。"给你"身旁又是他的声音。我接过他递来的一包纸巾,连"谢谢"都顾不得说了。"下课后,我在河边等你。""你搞错了吧?那么冷的天,到河边去干什么?我可还没有看破红尘啊。""你一定要来,我等你。"他的口气不容我抗拒,可我偏不愿意随了他的性子。"不行,今天辩论社有活动,我不能去。""我会一直等的。""随便你吧。"

  我说着转身走出教室,下节是听力课,我准备翘头。

  "梵,你的心是什么做的?"峥妍一早就来找我,她是KEN的"御林军"。我看着她,还是觉得好笑。"我的心究竟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做的,这我也不知道,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我笑着,突然觉得自己口齿伶俐得有些可怕。"你知道吗?KEN一直等你,等到今天早上才被人叫回寝室,一回去就感冒,发高烧了。""哦,告诉他,我昨天很忙,忘记了,真是对不起。""啪!"峥妍打了我一耳光,我觉得脸庞火辣辣地烧起来,很疼。"现在可以了吗?打也打过了,我还有课,先走了,再见。"

  KEN一连几天没有来上课,我还是若无其事,莫不关心,我的感冒也还是没有好。每个人都在背地指责我的无情。可我更明白,我不需要别人分派我的不是。KEN太漂亮,这样的男孩子不适合我。谁会不喜欢漂亮的脸蛋呢?事实是,我已经心动了,在他打电话给我那时候起。但我总觉得这一定是个阴谋,也许我是多心了。

  感冒快要好了,还是有些小症状,KEN还没有来上课,我有些过意不去了,想着是否要去道歉。于是,逃了半天的课,到校外去买了些水果,准备上门探访,毕竟是我不对在先。偷偷摸摸地走到了男生宿舍,感觉像是做贼,我从来没来过这鬼地方。长长的走廊,有些阴暗,像是医院里的那种走廊,很是肃穆。我看见KEN在和另个人说话。走廊很空,他们的声音在空气里回荡,只听见他说:"要不是和你打赌,我何必花心思在那种没情趣的女孩子身上,真是的。"不过,你也害她白挨了峥妍那妮子一巴掌,也算够本。""呵,这算什么。""啪!"我走上去,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梵?"两人都惊呆了。那一塑料袋的水果散落一地。

  真是可笑,我的感冒终于好了。我听见有人在唱"有时候爱情就像一场重感冒,等烧退了就好。"我的感冒好了,就像我从来没感冒过一样。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紫雨森林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