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老车和罗菲鱼
2016-10-18 09:28:1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母亲依旧在为我煎小鱼,那种不是很好吃但在七八十年代很出名的小鱼。我知道母亲心里很痛,因为她从前煎小鱼总有父亲在一旁帮忙,而现在没有
 

  母亲依旧在为我煎小鱼,那种不是很好吃但在七八十年代很出名的小鱼。我知道母亲心里很痛,因为她从前煎小鱼总有父亲在一旁帮忙,而现在没有了。那时,父亲总是骑着那辆现在已不知去向的破旧的自行车,车手把上挂着一串银光闪闪的小鱼。可是我不想他,他现在有了一个崭新的家。

  父亲喜欢钓鱼,特别是罗菲鱼,他总是与我带着两杆长长的钓竿骑车去钓鱼。他的背很宽厚,总是为坐在车后座上的我挡住凛冽的风。

  那时侯,我们家不是很富有,但是很快乐,我们总是互相开着小小的玩笑,我记得我只有一次没有怪罪他。

  那次我们仍然是去钓鱼,我钓到一条很大的罗菲鱼。但是在我将它从鱼钩上弄下来的时候,那条狡猾的罗菲鱼用它坚硬的刺在我的手上划了个大口子,它逃回了河里。我哭了,父亲小声地一边安慰我,一边恶狠狠地诅咒那条罗菲鱼。我哭着说,我要罗菲鱼,我要那条罗菲鱼。父亲说,傻丫头,别哭了,等会儿,我给你钓50条罗菲鱼!

  于是我脸上带着泪花,和父亲坐在那河堤上,看着他钓鱼,那条狡猾的鱼儿已经把我的钓竿拖走了。我们那天直到很晚都没再钓到一条罗菲鱼,但是我不怪他,我只是记住了那个诺言。后来,他骑着那辆早已不知去向的破旧的自行车将我载回了家。

  后来,父亲当上了公司的经理,有了他自己的专车,他只顾每天和那些有权势的人们打招呼,他不再把瘦弱沉默的母亲放在眼里,他变了,变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个月后,父亲当经理的一个月后,那辆饱经风霜的自行车从我家消失了。

  现在,父亲有了一个崭新的家庭,他每天坐着专车上班下班,每天匆匆忙忙穿梭于这个大都市最繁华的地段,直到有一次我在学校附近的大酒店门口碰到他,问他是不是还记得那50条罗菲鱼的诺言,他才冷冰冰地摇摇头,耸耸肩膀,然后笑一下,说,不过我倒是记得钱总答应我的500条罗菲鱼。

  他可以每天抱着他的宝贝儿子坐下来玩我从前做梦都想的电玩,可以开着一辆我叫不出名字的车子与他的一家子穿行在各大五星级酒店之间,可以整天笑容满面地向别人讲述自己有一个美满温馨的家庭而将我和母亲抛到九霄云外。

  我对这些一点也不稀罕,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鄙视。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