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爱,让她走开
2016-10-20 08:58:2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如果不是那几封信和那两张照片提醒我,我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仅仅是我听说的故事。可是,即使它仅仅是一个故事,它也太为凄婉,太
 

  如果不是那几封信和那两张照片提醒我,我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仅仅是我听说的故事。

  可是,即使它仅仅是一个故事,它也太为凄婉,太为感伤。就算时间流逝了那么久,我也无法将它淡为云烟,更不忍心将记载那个故事的信物遗弃。

  四年前,我认识了她。当时我传染上了眼疾,很难受。在医院里拿了两次药,又吃又上,无效。别人告诉我说,三岔路有一个专治眼病的医生,很不错的。我去了,感觉她不是医生。她肤色很好,带着浅浅的非职业的笑,也不怎么说话,眼里有几分忧郁。她给了我一些药,不知怎的,效果真的很好。后来我路过那儿,向她说了声谢,她很平静地接受了我的谢意。

  后来,我隐约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点滴——在我们这样的小地方,打探消息的人自然会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底细”搞清楚,传播开去。听说她是被卖到了安徽的,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大的都上小学了,不知怎的,竟然跟那男的离了婚,孩子也没要,一个人又回了老家——这个已经没有她的亲人的老家,开起了这么一个小店。据说她的医术是极高明的,还敢独自跟病人动摘除白内障的手术。尽管她连行医执照也没有。

  对她的被卖,对她的不要小孩跑了回来,人们颇有微词。看她的眼光就有了几分研究。我不以为然。只觉得她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

  再往后,她竟然跟我的一位同事——阿才好上了。其实也不奇怪。那位男老师的母亲得了眼疾,便慕名带到她那儿看,一来二去,她的温和,她的美丽,她的耐心,她的坎坷——她的一切打动了他,尽管他听说过关于她的一些传言。她没有一丝保留地告诉了她的现状。尤其是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不知道作为没有婚姻的他,是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呢,还是当时心里有太多的男人保护弱小的意识,总之,他就那样走近了她。作为阿才的好友,不久我们就由阿才介绍认识了她,阿才将她带来跟我们一块吃饭、玩耍。我们于是知道了她叫小玉。她有些羞涩有些欣喜又有些好奇的加入了我们这个嘻哈打笑的圈子。因为知道她有着不寻常的故事,我们都没有去问她,怕不经意的话撕伤了她易碎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又快乐。我们时常听得到从阿才小屋里传来的笑声,小玉的肤色更好看了,真真的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呢。小玉还做着她的小小的医生,她的名声传得还真快,找她救治眼睛的人也不少。小玉忙碌着,为她的病人,也为阿才,每天,她的脚步匆忙而又轻快,她为阿才做饭,为他洗衣,有时还叫上我们一起吃饭,惹得我们学校里那帮单身汉直说阿才遇到了田螺姑娘。

  再后来的一天,小玉来找我了,她没说有什么事,只是说来坐坐,和我就那么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说着她的小小医疗点,说着她的美丽的童年,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她的两个女儿,她有些哽咽,她说,离婚时,那男方说,重庆农村穷得很,她回去绝对吃不了那苦,于是把她所有的首饰、现金及存款收了去,任由她离婚,放她回来。本以为她不敢离的,没想到她真离了,还真的没拿一分钱就跑回了老家,那男方这才着了慌,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这边的联系地址,给她来了信,告诉她孩子很想她。她说,她其实很想很想孩子,做梦都老看见她们,可是,她实在不愿再回到那个“家”,那个她从没有把它当家的地方。不过,说到后来,小玉又有些腼腆的告诉我,说是她与阿才准备结婚了,问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这多少有些让我意外,我没想到会是她来告诉我,而不是阿才——我们的铁哥们。小玉说,他们觉得彼此的年龄都那么大了,阿才的父母也问过他们,没有说反对的话。我听了,自然很高兴地为小玉祝福,她带着泪水笑了,她说她觉得好象是在做梦,幸福来得太快太多,让她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说,他们商量过了,准备买张新床,买几个矮柜、再买个沙发,置备点衣物、床上用品,就去结婚。她说这些的时候,满眼的憧憬,满脸的红晕。我真的为她感到高兴,这个受过很多苦难的女子,能找到她的幸福,那是多么的不易!

  往后的一段日子,小玉与阿才到我这儿来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我想,他们在为结婚作准备,自然是很忙的。何况,二人世界也无须我去当灯泡啊。

  有一天,小玉又来了,情绪很低沉,她对我说,她只不过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她并不知道计划生育法里有那样的规定:夫妻双方若有一方已有两个孩子的,那是绝对不可以再要小孩了。她说,她以为那两个小孩没跟她,她是可以再要小孩的。这个消息让我很吃惊,岂但她不知道,我相信,阿才在这之前,也是不知道的。就是我,已经结婚了,也不知道这些法律。她说,她很喜欢小孩子,她很难想象若是以后的生活没有小孩,她会怎样的想她那两个小孩!她还说,他也不可能不要小孩,他是他家的独子,他父母在农村,不要小孩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听她说得那样的无奈,那样的伤心,我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她,我只是笨嘴笨舌的安慰她说:“以后想办法要个小孩不就行了?”她不说话,我也知道,这样的办法并不好想,因为,阿才是一个教师,而不是打工仔,外边那些打工的,我们这儿农村的,生两个三个也不稀罕。可是,工作单位上的人,那可就不行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作何打算,但是,眼见着家具是买回来一些了,小玉还是那样的匆匆往返于学校与她的小店间。有一天,阿才来我那儿,神色极为黯然,他告诉我说,他们很天真的打了电话给小玉原来的丈夫,对他说,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请他能原谅她,能允许她听听她孩子的声音。可是,那男的却由此而打听出了阿才是一个教师,于是在他俩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寄了一封信给我们学校的领导,说阿才拐走了他的妻子,还和他的妻子非法同居了。据说信里还有两个小孩的相片。阿才说,那男的还打了电话给他们,说是绝不放过小玉,对他来说,离婚是假的,只是为了证明小玉受不了农村的苦,他要阿才放弃小玉。听了阿才说的那些话,我问他怎么办,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叹气。

  很突然的,有一天,小玉上来,给了我很厚的一封信,说是她要走了,回安徽去。在信里,小玉告诉我说,她其实不完全是卖到安徽去的,她是被她的一个堂姐叫过去的,当时同去的还有她妈,她嫁的那个人比她大十来岁,有轻微的精神病,她嫁给他时刚满十七岁,她从来没爱过他,一直都在想办法离开那个“家”,为了能够取得生存能力,她想方设法要他们同意她去学医,专攻眼科,她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也挣了不少的钱,她觉得还清了欠他们家的债,于是提出离婚。她说,单纯的从物质上来说,阿才永远不可能给她像那边给的那么多,她在那边也完全可以不工作,可是,她需要的,不是物质上的享受,她只想找一个相爱的人,依偎着走过春夏秋冬,走过这漫漫人生。小玉还说,与阿才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她品尝到了付出与接受爱的甜蜜欢欣,她终于感受到了梦里寻求了千百次的真爱,对她来说,她觉得已经足够了

  后来,我听别人说,那天上午,那男的打了个电话到三岔路别人家里,要小玉接电话,对她说了很久,小玉边听电话边哭。很久以后,我问阿才,阿才都黑着脸,不提这一节。

  小玉走得之快,也是我们没想到的,她甚至没怎么处理她那小店的东西。总之,在她给我说要走的第二天,她就离开了我们这儿。阿才送她到了重庆。从那以后至少一年内,我没见过阿才脸上有过笑容。

  小玉走后,还给我来过几封信。她告诉我说,她只想给我写写信,说说话,她回了那边,但是并没有和那人复婚,她住在租借的屋子里,她还是在给别人看病,也经常去看孩子。她说,她离开阿才,不仅仅是因为她思念她的两个孩子,也不仅仅是因为前夫的威胁。她知道,阿才很犹豫,她也知道,阿才爱她,她说:“我还能企求什么呢?如果我与阿才继续下去,在我与他父母之间,在我与他的后代之间,阿才难以选择,我又怎么能开心得起来?何况,你们学校的领导对阿才也会有看法,那也是我不愿看到的。面对这一切,与其痛苦的留下来,不如安静的走开。”她还说:“我只想从你们那儿知道阿才的消息,知道他过得快乐,那我也就开心了。”

  我很快地回了她的信,我狠心地对她说,不管她出于什么考虑,既然选择了离开,那就不要再回头。对她来说,知道阿才的消息应该是一件很残忍的事,他们每个人都有权而且有必要重新开始生活。我还对她说,我不能,也不想告诉她阿才的情况,因为,知道他的情况于她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好好照顾你的女儿吧,让她们的笑容,温暖你冰冷的心,让她们的小手,抚摸你苍桑的额。也许,你能从你女儿的欢声笑语中得到快乐。”我这样对她说。

  也许,我的话真的太绝情,小玉很久没有回信,接到她的回信时,好象已隔我给她信几个月了。信里有两张照片,都是她搂着两个女儿照的,相片上,她与女儿笑靥如花。她告诉我说,她现在不想问我阿才的消息了,她只想让那段日子好好地留在心底。她还说,她现在全身心的扑在女儿身上,日子过得还不算太难受。她对我说,她在那边没有什么朋友,她想在闲来无事闷得慌时,给我写写信解解闷。她在信的最后说:“我今生不打算再和阿才联络了,让我在这里,再一次的祝福他吧。愿他的每一天,都能开心。”我没有告诉阿才,小玉曾经托我给他的祝福,因为,那时的阿才,整天黑着个脸,我们从来不敢跟他提小玉。

  如今,时间流逝,小玉也没再来信了,阿才已娶妻生子了。只是,那个故事,那几封信,还有那两张照片,在我这儿,挥之不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暗香盈袖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