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请别再对我微笑
2016-11-09 09:08:1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她又笑了,微微下垂的柳眉,如星闪耀着明珠般的眼睛,轻轻皱起小巧的鼻子,还有那嘴,向上微翘成一条美丽的弧,如那雨后的虹,光滑而柔和,
 

  她又笑了,微微下垂的柳眉,如星闪耀着明珠般的眼睛,轻轻皱起小巧的鼻子,还有那嘴,向上微翘成一条美丽的弧,如那雨后的虹,光滑而柔和,而那笑,那甜甜的,让人心醉的微笑,就若隐若现地分布在这张脸的每一个角落,谁也看不出它具体是哪个地方在笑,却又谁都能知道这是一张正微笑的脸,我的目光又一次被吸引过去,那仿佛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请别再对我微笑。请别再对我微笑…在心里说过许多遍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对不起,如果你心里并不想笑,请别再对我微笑,好吗?谢谢。”

  我转身离去。那风,正将我低沉的呜咽吹向一个她永远听不到的地方;那水,正将我咸咸的泪水送向一个她永远看不到的地方;那心,正将我彻骨的忧伤埋藏在一个她永远不知道的地方……

  从小,妈妈就教我,要笑着面对这个世界。为什么我总要笑啊?傻瓜,因为女孩子笑得多能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我是漂亮的女孩吗?我的乖女儿,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只要你对每个人展开微笑,是没有人忍心伤害你的。你知道吗,你的微笑不仅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好处,还能给所有人带欢乐,你就像天使,能解开人们心员中的忧怨,填平人们心中的空虚,化解人们心中的仇恨……

  第一次看到她,有种心跳的感觉,不为她的美,而是那笑,那令我心醉,心痛,心碎的微笑。我不英俊,所以为我倾倒的人很少,(其实是没有,)我不聪明,所以佩服我的人很少,(也许有,但还没碰到)我不强壮,所以需要我保护的只有一个,(如果那只被猫差点咬断脖子的小麻雀还没有忘记我。)所以,她对我微笑时,我很吃惊,很开心,也很心跳,我只不过给她让了一下座位,她就对我笑,那笑,就如春风轻拂,暖洋洋令人发酥,我痴了,不为她的美貌,只为那微笑。

  记不清今天是笑第几百次了。起床,我得先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十五分钟,每天的早课,这是注意个人形象;然后得对着父母微笑,这是略表孝心;当然,该吃早点了,我不能忘记对可爱的早点微笑一圈先,这是感谢上天赐予我食物;可以出门了?哦,不,我家的小狗还没看到我的微笑呢,要尊重生命嘛;去车站的路上,能碰上不少人,认识的,我得微笑,这样显得我有礼貌,不认识的,我得微笑,这样显得我不孤傲,排队上车时,似乎每个人都愿意让微笑的我先上,谁叫我对每个人都笑呢,车上,不少人都对我行注目礼,我不喜欢,但没关系,我照样微笑,又有几个面熟也许认识的人跟我搭话,我用简短的话敷衍着并保持微笑,下车后,我仍没有想起他们是谁,我也不想去想起。

  我迟到了,在教室门口听到老师咆哮的声音,我从后门走进去,冲老师微笑,老师顿时没了声音,也冲我笑笑,我没往前面走,因为那样又得对很多人微笑,在最后一排靠墙正好还有一个空座位,我请旁边一位男同学让让路,他让了,我说谢谢,他直愣愣地看着我,是看呆了吧,这种人我每天要碰上不少,因为我说谢谢时冲他微微一笑,这是今天第几百次笑,我已经记不清了。

  今天她又来了,她又迟到了,她又坐在我身边,她又对我说谢谢,然后又微微一笑。我又呆了。我想,要是能和她说上话多好啊。但我不敢,我没有勇气,我没有信心,我只能慢慢地看着她将她的笑颜转向黑板,只能默默地,偷偷地看她红红的脸颊…

  于是,我每天都得对着各种各样的人笑,美的,丑的,老的,少的,高兴的,忧郁的,真心相待的,笑里藏刀的,喜欢的,厌恶的,欣赏的,恶心的……每天我就这么笑着,笑着,大家都羡慕妈妈有个既漂亮又讨人喜欢的女儿,大家都夸赞我既漂亮又懂事,既温柔又可爱,既聪明又爱笑……

  今天,今天终于算是正式跟她说上话了。我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树立了很久的信心,才在她转头的那一刹那抓住机会跟她聊了聊。我太高兴了。我跟她说,说她笑得真好看,她似乎很高兴,一直笑…

  于是,许多人问妈妈为什么我这么懂事,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爱笑,问我为什么笑得这么好看……这种问题很有意思吗?不过,我倒突然想起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对谁都笑得出来呢?难道我心里对谁都一样吗?如果不一样,那为什么会对他们都做出同样的表情呢?我为什么可以坚持笑下来?我是真的每次都在笑,还是其实我从来就未曾真正地笑过?拿过镜子,我仔细地看着我的脸,她漂亮吗?不知道。她楚楚动人吗?不知道。她在微笑吗?是的,她在微笑。可为什么它总在笑?既使是面对我自己。见鬼,又有人说我笑得好看,没办法,我只能又对他使劲笑。

  接下来的日子,我习惯于在最后一排等着她,再给她让座,习惯于快快地记好笔记,拿给她抄,或干脆帮她写,习惯在她的笔或纸掉在地上时立刻为她捡起,习惯于在她想睡时为她盯着老师,习惯于在考试时看她皱眉便赶紧将写好的答案送上……然后用耳细细聆听她说谢谢,用眼睛轻轻看她的微笑,虽然渐渐地我发现做这些事大部分并非我的专利,(经常有人争着做。)但由于近水楼台的缘故,我觉得自己有着某种更大的责任和优势。日子真得过得好快,也有说不出的开心,因为看她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多,,跟她聊得一天比一天多,她对我笑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感觉自己找到了一种幸福的感觉。

  为什么总是这样?我一走进教室,就得请人给我让座,(明明不过是路过一下,我却非得装作一付很感激的模样。)我一拿出笔记本,就得抄别人的。(明明我可以听清老师在说什么,而且能够写得又快又好。)我的东西一掉在地上就得从别人手里接过。(我自己没手吗?多事。)我一考试就得抄别人的,(答案总是一张接一张地传过来。)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人家确实是一片好心给我让座,确实是一片好心给我抄笔记,确实是一片好心为我捡东西,最后,我总不能把传过来的纸条交给老师吧?!没办法,真的没办法,我除了不停地说谢谢,不停地微笑,我还能干什么?每天和我坐一起的那男生也一样,跟所有人都一样。

  这一个月来你为什么每天都迟到?我奇怪了很久,今天忍不住问了。是每天都睡过头了,还是早饭太迟了?她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她说她是故意的。故意迟到?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那你为什么要故意迟到?我又问,这回她不答了,只是神秘地微笑。

  每天看着镜子里微笑的自己,有点假,有点烦。我决定每天早早地出门,然后走那条偏僻的小道去学校,路挺远,人少,安静,足够我消磨许多时间,并且省去了上课前冲一大堆同学傻笑的麻烦。迟到真好。如果能不用上学,不用对那么多好心人一个劲微笑就更好了?

  用了几个夜晚来想,我终于觉得自己想通了,她说她是故意迟到的,那么她每天坐在我身边,她每天对我说谢谢,她每天对我微笑也有可能是故意的???那…那意味着…意味着……于是,我的心跳这几天几夜都加速到了极点,兴奋到了极点……

  我爱上了她,是吗?不是吗?这样一个女孩,谁能不爱呢?连续快一个月了,每天她都迟到,每天她都坐在我身边,每天她都对我说谢谢,然后微微一笑。我眼里,只见她,心里,只想她,梦里,只念她,她喜欢我吗?喜欢吗?不喜欢吗?她为什么总爱坐在我身边?她为什么总爱说谢谢?她为什么总爱对我笑?那清澈晶莹的溪水,为何像极了她柔柔的眼波,那轻舞的杨柳,为何像极了她飘飞的长发,那天边红红的霞光中,为何总映着她灿烂的笑颜……爱情使人迷惑,爱情使人盲目,爱情使人冲动…明天,我还能不能见到她?一个月来我每天都担心着,辗转着,心痛着,趁现在还能见到她。我想对她说……下决心了,明天,明天一定跟她说,说……

  这当然不是个笑话,就算是,我也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所以,我又一次听到一个相同的笑话就不应该再笑了,可是,我还是笑了,把它当作一个笑话一样笑了。因为我实在是忍不住。我明明知道,这样会让他伤心难过,可我就是忍不住。他一本正经对我说:“我喜欢你,我爱你。”一看到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看到他紧张得不住颤抖的嘴唇,一听他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的话,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我能不笑吗?我实在记不清这句话有多少人对我说过,几千,几百?但肯定不止几十,我发现似乎见过我的人都想对我这么说,只不过有些人有勇气,有些人没有勇气,有些人有机会,有些人没有机会罢了。还好,像这种场面经历过无数次后,我已经可以轻松自如地应付了。当然,我自认为应付的很好。不过不知为什么,我今天觉得特别好笑,嘻嘻嘻…只是,他转身离去时对我说……那是句什么话?对,让我好好想一想,他说了一句什么?我想把它想起来。

  在梦开始的地方,是她动人的微笑,在梦结束的地方,还是她动人的微笑,那笑,依旧甜蜜,依旧醉人,只是,我的心却在一瞬间如那被打破的镜中花,碎成千片,万片,如那被风刮破的水中月,细细地碎成无数个点,虽然依旧反射着光芒,却永远不再完整。……她说谢谢,就像别人给她让座,就像别人惊叹她的美貌,就像别人赞美她的微笑,她总是说谢谢,然后轻轻一笑,不再作声,我满怀希望想听到她说些别的,而她只是笑,没有一点任何其他的表示,我突然明白,其实她对我与对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不会在乎我,她也不可能在乎我。只是因为礼貌,她还站在我的面前,没有转身离去,只是因为不忍伤了我的自尊,她才一直对我微笑。而这一切在她眼里,本就是一件多么荒唐可笑的事情,不错,是很荒唐,很可笑,我于是也觉得,这的确是件可笑的事情,可是,我为什么笑不出来?可是,她为什么还在笑?她不在乎我,她不喜欢我,她从来没把我放在心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要对我微笑?我碎了的心感到一阵阵绝望的疼痛。“对不起,如果你心里并不想笑,请不要再对我微笑,好吗?谢谢。”

  我转身离去。那风,正将我低沉的呜咽吹向一个她永远听不到的地方;那水,正将我咸咸的泪水送向一个她永远看不到的地方;那心,正将我彻骨的忧伤埋藏在一个她永远不知道的地方……

  放学了,行人对我行着注目礼,我没有对他们微笑,到家了,小狗欢快地跑出来迎接我,我没有对它微笑,进门了,父母在房间里忙着,我没有对他们微笑,他们问我病了吗?我没做声,也没有微笑,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拿起镜子,看着镜子里的人,她漂亮吗?不知道,她楚楚动人吗?不知道,她在微笑吗?没有,她没有笑。“对不起,如果你心里并不想笑,请不要再对我微笑,好吗?谢谢。”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对,就是这句话,那个男孩对我说的。这种话我以前从来没听人说过,但我愿意记住它。还有那个男孩,他叫…叫什么……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雅风之门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