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网恋,随风飘荡
2016-11-22 15:25:0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祭奠脆弱的网络爱情晓荷在屋里焦躁不安的来回走着,她不时看看表,不时照照镜子。镜子里是一张消瘦而有菜色的脸。虽然只化了淡妆,仍能感
 

  —祭奠脆弱的网络爱情

  晓荷在屋里焦躁不安的来回走着,她不时看看表,不时照照镜子。镜子里是一张消瘦而有菜色的脸。虽然只化了淡妆,仍能感受她少妇成熟的魅力。

  她在等人。

  他会是什么样子呢?是她想象中的模样吗?她又能是他想象中的模样吗?她或他会不会后悔这次的见面?

  “笃……笃……笃……”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打断了她的遐想,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整了整头发,拉了拉衣服。

  门外,是一个约30岁的男人,清瘦而不单薄,眼睛细长而有略带些忧郁,脸上一些细细的皱纹现出岁月的沧桑。那男人见到晓荷似乎有些惊讶滑过眼眸,但很快镇定下来。

  “是晓荷吧?我是林。”

  “你好,刚到吗?都安顿好了吗?”晓荷有些慌乱。她第一次和网友见面,不知怎的,总有一种做贼的心虚,伴着些许的兴奋和刺激,脸涨得通红,现出少女才有的红晕。

  “怎么?我是不是很可怕呀?”林扶住有些发抖的晓荷,满脸促狭的望着她。

  “谁说的,我只是有些热而已。”晓荷不愿让林看出她的窘态,在网上她说自己只有30岁,网上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无限变大,也可以无限缩小,只要你愿意,既不犯法,也不用上税。她没想到他们会彼此有好感,也没料到有见面的一天,而那时是林说自己是40岁,谈吐稳重而成熟,晓荷再也不曾料到他如此年轻,她有些尴尬,她没有能力应付这突如其来的改变。

  她楞在那,既不知如何交谈下去,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完全没了平时风雅的谈吐,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来,我们坐吧。”林反客为主的招呼她,“你打算带我到哪里去游玩两天呀。我们有两天的时间在一起。”林巧妙的提起了话题。

  晓荷这才想起自己该尽地主之谊,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晚上我请你吃饭,明天我再带你出去玩一天,不过我只有一天的时间。”

  “那好,晚上我等你。”林体贴的说,轻轻的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颊。

  他的肩膀宽而厚实,双臂的肌肉透出强烈的男人气息,晓荷靠在他的怀里,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气息,听着林心跳的声音,一时竟有些迷醉,有些恍惚。

  回家的路上,晓荷有些犯难了。回家如何向丈夫解释晚上不到家里吃饭,明天不在家的原因呢?她一直是个称职的妻子,结婚后很少和朋友来往,在单位也不太和人交往,十几年了,她很少在外吃饭,更别说一整天不在家了。

  说实话,丈夫也还算是个称职的丈夫。只是有些贪玩,有时整晚和朋友在一起,刚结婚时,晓荷也吵过,闹过,可后来,心也冷了。两人感情淡淡的,就像所有中国夫妻一样不温不火的过着。熟悉晓荷的同学都不能明白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有她自己明白,这段婚姻只是因为丈夫是那个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出现的那个人。婚后的日子,他们都努力想要走进对方的世界里,可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双方都发现,那只是徒劳而已,两人都放弃了,只是有了孩子,一切就依然在继续。

  晓荷漫无目的的走着,街面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步履匆匆,好象每个人都很忙。太阳带着最终的恋恋不舍回家了,她也往家里走去,还得回家给丈夫和孩子准备好晚饭。

  “回家再说吧,只此一回,下不为例了。”晓荷一边宽慰自己,一边匆匆赶回家里。

  还好,丈夫和孩子都还没回来。晓荷洗了个脸,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情绪。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有些娇羞的脸,凭添了几分女性的魅力。

  “在看什么?”不知什么时候,丈夫站在了身后。

  “看看你老婆是不是还有魅力。”晓荷狡黠的笑笑说。

  “还魅力。鬼力呢?”丈夫总是这样打击她的自信。

  “哼!懒得和你说!”

  “今天,我遇见个中学的同学,他请我吃晚饭,晚上我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中学同学?很要好吗?那我也去吧?”丈夫一脸狐疑的看着她,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也不是啦,只是人家出差到这,碰巧遇上。你去干什么呀,你和他又没话说。再说,人家也没请你。”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话说?”丈夫一纠缠起来可没个完。

  “好了,我常年在家也不出去,今天你就当给长工放假吧。”

  “得,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去就是了,至于吗?”丈夫嘟噜着。

  晓荷赶紧梳洗了一下,在丈夫狐疑的目光中逃出了家门

  夕阳依旧在那山的一角不肯离去,显得有些无奈的惨淡。

  晓荷来到一家美发店,给自己一头的秀发做个漂亮的发型。她的头发长而且黑,是无须用高档洗发水就能处理好的,发质柔而细,同事们常说这一头秀发不排广告,实在是广告商的损失。平日里,她只是将它随意的挽个结,有时兴致来了,就让它散漫的飘着,她喜欢那种飘飘荡荡的感觉,这时的她有一种成熟女人少有的韵味。今天小姐将她的秀发松松的挽在后面,两旁柔柔的垂着,配上她的瓜子恋,增添了她古典美人的气息。

  走出发廊,晓荷看看时间还早,又去买了些化装品将自己包装了一下,大体上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打电话告诉林到“梦巴黎”来找她。

  这是一间很温馨的酒店,小提琴婉转而略带伤感的流淌在空气里,柔和的灯光轻轻抚慰着每个孤寂的心灵,安抚着现代人浮躁的灵魂,又像情人喃喃的低语。

  晓荷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在阴暗里她觉得安全,紧张的心也略微松懈了些。

  林很快到了,手捧玫瑰的林让晓荷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情人。那也是个高而清瘦的男孩,眼里总有些若有若无的忧郁。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也是这样一束玫瑰。晓荷用力摇了摇头,似乎要将男孩甩出脑海。

  “今晚真漂亮!”林凝视着她,眼里若有若无的一丝,在游动,晓荷极力想看清,想捕捉,可好象有些徒劳。

  “谢谢!喝点什么?”晓荷放弃了努力。

  “咖啡吧。”

  两人要了咖啡,漫无边际的聊着,空气中似乎有樱粟花的飘香,淡淡的,两人都有些醉了,醉在夜色的温柔里,醉在无声的世界里。

  “这里有河吗?我们到河边走走吧?”林提议道。

  走出酒店,迎面扑来一股清新的风,晓荷不由打了个寒颤,虽是初冬季节,夜晚的微寒也足以让柔弱的女人变得娇媚。

  “冷吧?来,把手放在这。”他指指自己的口袋,“握着我的手,不冷了吧?”

  林的手真大,放在里面,晓荷一下觉得心里暖和起来,一种久违的融化在心里铺开,蠕蠕的在动。

  晓荷想起了丈夫,丈夫从不愿陪她散步,仅有的两次还是在她怀了孩子的时候,即使是那时,丈夫也总是将她远远的抛在后面,好象他们不是夫妻,只是两个陌生人;好象他们是在赶路而不是在散步。于是,晓荷便不再有希望有人一起散步的念头,更多的时候,她总是独自一人游荡在热闹的人群里,感受行人探究的目光,她就像一个游魂,孤独的漂荡着她年轻的生命。

  “你真好!”她紧紧的抓住林的手,好象就要溺水的人抓住了一

  根救命的稻草,好象一松开这份幻觉就会消失在空气里。她有些奇怪自己的这种感觉。

  “是你好,你肯陪我吃饭,又陪我散步。我也很久没散步了。有时太忙,有时又没有人肯一起走走,很少能有聊得来的人可以一起走。全身心放松的感觉真好。”林笑了,像个孩子。

  “我喜欢这河,很多时候我都愿意坐在河边静静的吹着风,看着星星升起,这时我就没了烦恼。我希望将不快乐的我让风儿带走……”林真的很健谈。

  晓荷静静的听着,她是个很好的听众。

  坐在林的身边,她觉得心里很塌实……

  晓荷轻轻的在站门口,屋里还亮着灯,丈夫还没睡。她将盘起的秀发放下,定了定神,这才推门进去。

  “回来了?”听见脚步声,丈夫抬起头。突然,丈夫好象不认识似的盯着她。

  “你今天很迷人。”空气里有很重的酸味。

  “是吗?”晓荷淡淡的应了一句,她不想多说话。赶紧来到了洗手间。镜子里是一张很有女人味的脸,一双大眼睛似睁非睁,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让人有要溶于其间的欲望。

  “怎么这么晚?”不知什么时候,丈夫站在了身后。

  “聊了一会儿,很久不见了。”

  “哦。”丈夫的应答显得分外的暧昧。

  梳洗完毕,晓荷赶紧上了床,。这个时候她不想和丈夫多说什么,也没什么可以交流。随手拿起一本小说翻了起来,这是她的习惯,虽说工作已很多年,可她仍保留着这个好习惯。

  可今天的书似乎有意和他作对,书上的字只是跳来跳去的不肯合和作,看了半天脑子里只是空空如也,她叹了口气,颓然的放下了书,盯着天花板出神。

  脑子里满是林的影子,举手投足,谈笑风生。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要将林赶出脑海。

  丈夫对她的出神倒也不甚在意,她经常这样,平日里,他就常说她神经质,刚开始还常问问她,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她这样,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探究她的世界。

  丈夫伸出手来要搂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的依了过去,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在床上总是习惯于服从丈夫,不管有时是多么的不愿意,但只要丈夫需要,她总是极力满足他。

  可今天似乎特别的别扭,她就这样毫无情趣的履行了妻子的义务,她希望快点结束。

  “明天,我有点事,你们中午就自己解决吧,要么带儿子去吃肯德基吧,他也很久没去了,上次就闹着要去呢。”

  “什么事?神秘兮兮的。”丈夫没在意,他已经是睡意朦胧。每次完事之后,他就能呼呼大睡,留下晓荷独自面对黑暗,她也已经习惯了。特别是今天,她希望他早早睡去,别来打扰她,她需要独自面对自己,好好的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可好半天过去了,她似乎依然处于混乱之中,一会而是她和林在网上交谈的话语,一会儿是林温暖的大手,她仍然能感觉到他的温度,一会而是和丈夫在一起。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所谓“剪不断,理还乱。”

  看来,今天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她干脆放弃了努力,让自己的思绪自由的沸腾。

  第二天,晓荷睁开眼时,丈夫已上班去了,孩子也已上课去了,她匆匆忙忙梳洗了一下,昨夜没睡好,黑眼圈明显的加重了,晓荷叹了口气,用隔夜的茶叶敷了敷,这是要好的姐妹告诉她的,果然有用,眼睛明显的有精神多了。

  晓荷挑了条紫色的旗袍穿上,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她的身材保持得极好。她爱穿旗袍,旗袍穿在她身上也格外的体现一种东方女性特有的美丽,只要穿上它,再配上一双白色的单皮鞋,她感觉自己就仿佛成了电视里高贵的少妇,凭添了几分自信。

  来到林下榻的酒店,晓荷敲了敲门,门开了,见到她,林一把将她拉进去,然后紧紧地搂着,双唇热辣辣的贴了上来,她本能的扭开头,只是轻轻的靠在林那宽厚的胸膛上。

  他们就这样依偎在一起,好一会儿,林拉着她的手,坐在床边。

  “闭上眼。”林命令到。

  “干什么?”

  “闭上嘛,听话。”谁说只有女人才撒娇,男人撒起娇来,真是让人又怜又爱。晓荷顺从的闭上了眼。

  一种毛绒绒的东西在她的鼻子下蹭着,她觉得鼻子痒痒的,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洋娃娃,好漂亮的洋娃娃!一睁开眼,晓荷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全身雪白,一头的金发,长长的睫毛下两只眼睛又大又黑,这正是她幼年时梦寐以求的。

  她心中一直有个心愿,她想要一个洋娃娃。一个属于她一个人的娃娃。

  小时候,家里穷,她很懂事,从不向家里开口,只是羡慕的看着别人的娃娃,但从那时起,这个小小的心愿一直埋藏在心里。

  等到参加了工作,下面还有两个弟妹在读高中,她也不原奢侈的去给自己买个娃娃。有家了,有了孩子,她已逐渐淡忘了,只是在夜深人静时,这念头会像隔年的草根,无声的窜了出来。

  “你竟然记得?”她从没和人说起,因为怕人笑她,只是在一次聊天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在那里人们总是能用假名说真话,说现实生活中所不能说的,不愿说的一切。

  “夫人说的话,怎敢忘记?”林俏皮的说,眼里是无尽的柔情。

  晓荷的眼睛涩涩的,一种久违的感动在心里流动,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抱着林,林轻轻的吻着她,她回应着,喘息着,她有一种渴望,渴望融于其中,忘了一切。

  林温柔的抚摩着她,一种脉脉的温情在空中流动,渐渐的她感到了林蓬勃的激情在燃烧,她也紧紧的抱住林。此刻,她愿意燃烧,愿意溶化在彼此的生命里,哪怕此刻在燃烧中化为灰烬。

  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她感到许久不曾感受的愉悦和畅快。她温柔的依在林的胸前。

  “你真是一座火山!”林望着她说,“可,你们夫妻感情怎会。。。。。。。”

  “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晓荷打断了林的话,今天是个好日子,她不希望谈论些不愉快的事。

  “好吧。”林是个识趣的人,见她不乐意,赶忙转移了话题。

  “明天,我可能不能来送你了,真是对不起。我得上班。脱不开身。不过,我希望你到家后,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晓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你忙吧。工作要紧,再说这里我也来过几趟,不会迷路的,你放心吧。”林体贴的说,她想起林曾经说过,这里还有几个网友,只是不曾见过面。

  成年人的世界里总是理智多于情感的,晓荷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淡淡的哀怨。

  一直到下午,他们才依依惜别。

  第二天上班,晓荷在办公室里总是显得有些心绪不宁,她时而站起来,时而坐下,一会儿拿起书,一会儿又拿起了笔,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她想起早晨领导说要打一篇文章,嘱咐她上午打好校对好,下午要用。她强迫自己坐到打印机旁。

  可平时准确率极高的打字能手,今天却错误百出。她摇了摇头,这已成了她的习惯动作,每当心中有事时她总是要摇头,好象能把为难事从脑子里摇出去。

  她极力想要集中精力,可手和大脑拒绝合作,她好象听到有人叫她,可抬起头,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她孤独的存在。

  “林是不会找到这儿来的。”她自嘲的对自己说。

  她突然明白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她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抓起包和领导请了个假就往林下榻的酒店走去,她太了解自己,如果不去送林,恐怕以后她都没法定下心来做事。

  “但愿还来得及。”她心中暗暗祈祷。

  路过一家花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要些什么?”小姐满脸堆笑的招呼她。

  “我想去送个朋友,你看,什么样的花合适?”

  “那要看您的这位朋友和您的关系怎样了,一般的呢,送菊花、百合花都可以;交情好一些的可以送康乃馨;如果是男女朋友嘛,”小姐意味深长的望了她一眼,“那自然就买红玫瑰了。”

  晓荷不喜欢女孩那暧昧的眼神,如今这世道是怎么了,小小年纪就这么早熟,她又摇了摇头,似乎要将女孩的话从耳朵里甩出去。

  “那就买一束玫瑰吧,”她做了最后的选择,虽然不喜欢女孩说的话,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和林的关系只能用玫瑰来表示。

  从花店出来,晓荷想着林意外见到她时欣喜的样子,不由得偷偷的笑了,惹得路旁的行人不住的回头看她,“今天的回头率,创平生之最了。”晓荷自嘲道。

  突然,她像被谁点了穴道似的停住了脚步,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远处。

  原来是她正准备赶去送行的林,正搂着一位体态丰腴的少妇,两人正有说有笑的走着,那亲热劲就是傻子也能感觉到他们的甜蜜。

  两人灿烂的笑容好象当众给晓荷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血直往上涌,她立在那里半响动弹不得。

  她没有动,也不想动,她的脑子像被人用针管抽空了一样,没了思维,一片空白,她只是虚脱了一般,心里只是觉得前所未有的累。

  鲜红的玫瑰早已撒落一地,像一滩鲜红的血,在晓荷眼里晃荡。花瓣片片随风而起,在空中飘飘悠悠,飘飘悠悠,似一个个孤独的灵魂。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娇阳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