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天生就不是打仗的料儿!
2016-11-22 15:29:5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战争——世界上最彻底的失败,不是在斗争中输掉,而是从头到尾都未曾进入战场。我站在那个角落,看着玫和那个男人在众人的祝福中结为夫妻。

  战争——世界上最彻底的失败,不是在斗争中输掉,而是从头到尾都未曾进入战场。

  我站在那个角落,看着玫和那个男人在众人的祝福中结为夫妻。我看着玫披着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脚步轻快的向我走来。筠,我今天漂亮吗?她轻轻的问我,声音同以前一样甜美。我抬起手,想摸摸她绝美的脸。可是,我好像已经再也没有这个权利了。我的手最终在空气中停留了几秒,然后把落到她脸颊上的发丝拨到耳后。今天你是主角,最美丽的新娘。玫,你感到幸福吗?玫开怀的笑了。我当然幸福了,你知道吗?筠,我和尘都是这场战争的赢家。我终于从玫的口中证实了我的失败。我向她挤出一丝笑容。如果他对你不好,尽管来找我。她笑得更开心了。筠,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尘,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了。我终于感受到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别在我这里耽搁了,新郎在那边等着你呢!我不想让自己在她面前流露痛苦的表情。她抓了一下我的手,那是我最后感受到她的温暖。筠,别再像个孩子一样了,好好照顾自己。我最终还是没让她拥抱我,我怕自己再度沦陷于她的温柔。我扶着她的肩膀,缓缓的将她向后转去。轻轻一推。我看着她带着一身阳光向着新郎跑过去,感觉我的呼吸在此刻也被她带走了。

  筠,一起来啊!我永远忘不了那年夏天,玫的笑容在阳光下绽放,绽放,直到全部溶化在我的心中。在那个灿烂的季节,我觉得除了温柔的她,自己什么也抓不住。我从小就有些自闭。因为我的孤单没有人可以理解。我讨厌我的父母,因为他们不负责任的冲动,把我带到这个寒冷的空间。

  直到遇见了玫。我真的很喜欢她。也许是一种依赖。也许已成为习惯。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菟丝一样,紧紧缠绕着玫。玫的好人缘,常常让我有强烈的不安感,即使我们生活在女校,我同样怕玫被人抢走。无论上课,下课,还是吃饭,我都会紧紧的握着玫的手,我怕风带走她。我时常在半夜惊醒,害怕黑暗的孤寂,而跑到玫的床上。在她怀中轻轻的颤抖。玫总是温柔的拍打我的背,不停的对我说。她会一直陪着我的。我牢牢的抓住她的手,直到手心被汗水弄湿,我才会安心睡去。班里女生常常嘲弄我。她们说我是玫的影子,我从未反对,因为玫是我唯一的阳光。

  渐渐的,我感受到玫的变化。她的话不再多是我们,而是多了一个他。我有了一种突来的危机感。我觉得那个陌生的男人马上就要把玫从我身边生生的抢走了。玫分给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她晚上还是会轻轻的拍着我入睡,只是不再说她会一直陪着我,而是不断的给我讲述她每天想他的感受。玫,带我去见见他吧!我看着黑夜无助的向他请求。嗯,我也想让你见见他,替我把把关呢!我听见玫轻柔的笑声,似乎那声音里面还包含着羞涩。

  见到尘的一瞬间,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玫会喜欢他。他的眼睛和玫一样温柔,让人轻易沦陷的温柔。玫站在我们中间,快乐的向前走着。筠,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讲话?他望着玫在前方的倩影。玫,她是我的。我抬头,直直的盯着他,向他宣战。你也喜欢玫吗?直到玫消失在人群中,他才收回视线。我比你更加喜欢她,现在你是我的情敌。我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注视着满街陌生的明亮灯光。筠,你的行为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要明白,玫只是把你当作好朋友。尘微笑,我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帅。不,你不了解,玫也是喜欢我的。我们注定要在一起的。我突然走到他面前,高高的昂起下巴。筠,你为什么要固执的把你的感受强加在玫的身上呢?你很自私,你知道吗?尘皱起眉头,我知道他的耐心已经快被我激没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强加?我只知道,我是不会让玫伤心的,我会让玫永远快乐。我突然笑了出来,脑中闪过玫的美丽脸庞。玫是个正常的女生,她只能喜欢男生,所以她的喜欢和快乐只有我能给予。你负担不起的,你只是个女生。你明不明白?明不明白?尘向我咆哮着。我知道他是不会把玫轻易让给我的。我们四目相对,彼此凝视。只不过眼神之间传送的战斗的火焰。唉,你们两个在干嘛?玫拿着两瓶饮料,站在我和尘的面前好奇又好笑的看着我们。没有,我和筠在比赛。看谁先眨眼。尘在把视线转到玫身上的瞬间变得温柔起来。是筠提议的,对不对?她总是像个孩子一样。玫把饮料放在我们手中,却先拉起尘的手。我轻轻的仰头,想逼退泪水,却发现那晚月亮被乌云遮住了。

  我们像以往一样,互相挨靠着,平躺在玫的床上。筠,你觉得尘好吗?玫握住我的手,我感到她有些紧张。玫,你喜欢尘吗?我更紧的反握住她的手,同样紧张。那还用说吗?你知道吗?玫,我觉得恋爱就像一场战役,交战双方彼此征服着。玫转头看着我的侧脸。玫,你被征服了吗?我也转过头,看着玫亮如明星的眼眸。我想我们是同时被彼此征服了,我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有幸福的感觉。玫笑了,脸上满是我从未见过的神采。玫,难道只有男人和女人才能彼此相爱吗?我又将视线转向黑黑的天花板。那当然了,筠!为什么你的想法总像个孩子一样奇怪呢?难道你认为同性之间会彼此相爱吗?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的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从那个夜晚后,我选择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对于玫的疑惑,我只是回答。你不会一直陪着我的。在每个孤独的夜里,我躺在床上,两只手彼此交叉相握。握感到汗水逐渐弄湿自己的手心,那是我的心在无声哭泣。

  现在他们结婚了,注定了要一辈子在一起了。对于这个没有玫陪伴的城市,我突然发现它很陌生。我拨通了玫的电话。玫,快乐吗?嗯,快乐。会一辈子快乐吗?会,筠,你也要快乐。玫,尘在你身边吗?我想对他说几句。好,你等等。玫的声音在那边消失了。筠?尘,我彻底的失败了。因为玫根本没有把我加入到战争中去。好好珍惜她。叫她听电话吧。筠,你现在在哪里?你那边好像很乱。玫的声音在那边焦急的响起。玫,我想离开这里,去找一个没有爱情战场的地方。我幽幽的看着随时会有火车经过的铁轨。为什么?筠?因为我觉得自己天生就不是打仗的料儿!我轻轻的按下挂机键。把那个只有玫的号码的手机,快速扔下站台。

  我迎着强烈的阳光抬起头,听着被我咽下的眼泪,一滴一滴敲碎我的心脏!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