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新娘
2016-11-29 15:29:1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早晨4点正,咕咕就来到了工作地点。被七大姑八大姨相拥的新娘略带倦容,却有着初做人妇的兴奋和丝许羞涩。咕咕说:我是化妆师。众人纷纷地
 

  早晨4点正,咕咕就来到了工作地点。

  被七大姑八大姨相拥的新娘略带倦容,却有着初做人妇的兴奋和丝许羞涩。咕咕说:我是化妆师。众人纷纷地把新娘按在梳妆镜前的坐椅上,又散做两边,留出主要的位置给妆扮别人的人。

  “新娘子被一打扮,会更漂亮的”

  “是啊,没想到小的时候象丑小鸭一样,却越长越俏,如今居然还能嫁得出去。”不同声色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变成了无隙不入的空气,弥漫在小小房间里,竟让咕咕觉得有些窒息。咕咕不去理会她们,但是在脑海却出现许多条舌头翻滚的样子,她憎恶那些舌头翻动频率大的人,因为里面吐出的全都是污浊的东西。

  咕咕从对面的镜子中看到一张冷笑的脸,这张脸现在是她的。她好像带着一张冰制的面具,所以的喜怒哀乐全部隐藏在底下,不易被人查觉。

  她开始工作了,新娘变得极其乖巧,听从着咕咕的摆布。咕咕尽量不让自己盯住新娘的脸,但是目光却屡屡地流连在上面。清秀的脸庞有浅浅的泪痕,那是和妈妈一席夜话情不自禁所致。似水的双眸因连续的疲劳显得有些游移。浓黑且长的睫毛时时扑闪着,让人觉得用那些化学产品去修饰纯属浪费与多余。小巧的嘴唇与坚挺的算梁更是完完全全将”美人”两个字刻在脸上,更让人读在心里。咕咕默然,仿佛有些残余食物尚留在胃里,且在里面翻滚,使得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慢慢地有一些酸酸的东西涌上来。

  “你真美”

  “他也是这样说的”

  新娘似乎很乐意与自己同龄的化妆师搭话。

  “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她补充,浅而甜的笑容逐渐在嘴角漾开。

  咕咕下意识地用牙齿抵住下嘴唇,似乎有一些寒意在身上播散。她仿佛听得见自己发抖的声音,手的动作却出奇地镇静。

  “噢,你真幸福。”咕咕移走放在下嘴唇上的冰冷的牙齿,轻轻地说,似乎又太轻了,像暖日下的冰块从缝隙里挤出来,又迅速溶化在空气中,连被风带走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新娘好像捕捉到了这缕冰气,不过她感觉到的更多的是上面的阳光味道,却没没理会冰块的悲剧,嘴角的水纹又一次漾开,且比上一次的幅度还要大。

  咕咕把最后一朵玫瑰花插在新娘的盘发上,心想快结束了,眼神移在那个化妆箱上,却好像补强光挡住,又被迅速地折回来。她竟然有些依依不舍。

  她的手扳在新娘头的两侧,好像是艺术家在检查自己呕尽心血的得意之作,看看是否还有需要修善的地方。新娘很满意镜子里鲜艳且不失雅韵的形象,却注意到后面化妆师的目光在脸上停留的时间些过长,不知怎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你手法真好,以后有时间教教我?”

  仿佛熟睡的人听到闹钟的声音。

  “是啊,好了,你可以休息一下。”

  突然,姑婆群中不知谁盯上那只化妆箱:”这里面东西好多啊!”且手欲伸过来。

  咕咕猛地把盖子盖上,缤纷的颜色和众多的工具便被压在箱子里面。

  “好了,我该走了,祝你幸福。”

  咕咕勿勿拿起箱子,向新娘告别。

  “唉,等一下!”

  新娘喊住她,咕咕身体猛地一激灵,脸色瞬时变得苍白。

  “工钱还没有给你。”新娘笑盈盈地递过一个红包,咕咕含糊了一句谢谢,随即旋出房门。

  七点了,初秋的太阳开始做早操了。

  咕咕想到新娘的笑颜。

  早晨四点以前,她做过千百次关于这张脸庞的构画与想象,但大多数是丑陋的,因为她夺走了她最喜爱的东西,她把她想象成童话里巫婆的样子,总是去毒害人的那种。现在,这张清水似的脸庞却有一种隐隐的动力,使她向前的步伐更加有力。

  她摸了摸肚子,心想该为小生命的去留作抉择了。

  箱子被重重地扔到路边。

  新娘对新郎说:真奇怪,早晨那个化妆师的眼神怪怪的,现在想起来有些害怕。

  新郎一怔:是嘛?长得什么样子?

  “还挺漂亮的,右嘴角好像有颗小小的痣。”

  新郎一怔,随即说:来,我听了一个新笑话,讲给你听。

  谁也不知道那个箱子的底部静静地躺着一支锋利的匕首,除了咕咕。

  噢,还有那个捡到箱子的人。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痴猫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