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诅咒
2016-12-08 15:23:3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个世界有太多暇疵,太多欺骗,太多混帐!如果哪天我走进阴间,我会向阎王申请,要我掌管生死簿----我要让活着的伪君子统统来向我报到

  这个世界有太多暇疵,太多欺骗,太多混帐!如果哪天我走进阴间,我会向阎王申请,要我掌管生死簿----我要让活着的伪君子统统来向我报到;如果再次投胎,我宁愿回到家乡的小山村,做一个巫师----山之深处,一间蜗居,诅咒这世上所有的丑恶。

  就像有一首歌唱得那样,我生在一个小山村。家穷,小学没毕业,我就不得不辍学了。辍学了,种地,放牛。十二岁那年,我病了,很重。家穷,没钱去医院。所以,爹妈找了个巫师,给我做了法事----我的病竟然好了。十七岁那年,家还穷。于是,我就和我的牛洒泪告别了。我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我在一个满是机器的大房子里做工。后来我知道,这个陌生的世界叫城市,我做工的大房子叫车间。这个城市三面被水围着----那叫海。

  那年我二十岁。为了亲近大海,为了能在它的胸膛里依偎,我去游泳。我不会游,但我胆大----常一个人在山里放牛,山里的狼哭鬼嚎我都不怕。我往水深处走,感觉它是善良的,一直给我一种浮在上面的感觉。再往深处走,它把我给吞了----我才知道,原来它是骗子。但我 没死。在我和它进行殊死搏斗之时,有一双大手托住了我,然后我被夹在一个人的臂弯里,乳房好像被他的胳膊压着,似乎还被捏了一把。我得救了。我才知道善良的不是海,而是他----他说他叫一夫;我才知道,什么叫恐惧;我才知道,感动是啥东西。我泪流满面,扑在他怀里,湿了他的已经湿了的衣襟。我才知道,有比海更宽大的胸怀;我才意识到,我是女孩。

  我和一夫相恋了。我爱他,就像爱我的牛一样。我可以离开牛,却不可以离开他。他脸上有浅浅的皱纹,眉毛粗黑,看上去成熟而精明。我知道,他将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把自己给了他,一点都不保留----他是我的全部,我的全部同样该属于他。他给我租间房子,那就是我们的家,白天各自工作,晚上共沐销魂。他说我漂亮,像月亮里的嫦娥。我问嫦娥是谁,他说是在月亮上放牛的仙女;我问他见过嫦娥吗,他说见过,就在眼前。我就觉得我就是嫦娥了。

  时间,匆匆的。

  那天,我到街上给他买袜子。看到一家酒店门口停着一排粘着彩带的轿车。一些人正往一个穿一身“绸子”的女孩身上扔一些金光闪闪的东西。那绸子好漂亮。哦,那就是婚级吧?我也要穿那婚纱,我要结婚!但是一夫拒绝了。他说他有家,他说他有老婆。他给了我两万块钱,说够买好多牛了。就走了。

  是的,我就是嫦娥。但是我忽然从月亮上掉了下来。没摔死,满身是伤,心好像被震碎了,疼。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是骗子,和海一样。于是,我恨,恨这世上的一切。我真想杀了他----不会比宰牛更费力,可是我找不到他。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我不知道饿,不知道渴,只知道外面全是骗子。我不知道城市为什么生了这么多鬼,比山里的狼要厉害一万倍。我不工作,不到街上买袜子,我就呆在“家”里。我不知道时钟走了多少圈,但我知道,身上没钱了。

  是的,我得工作了----我不想死,我死过一次了,太可怕。原来“车间”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叫我去见见经理,交上押金就行了。我去了。经理问我会写字吗,我说不会;经理问我会算数吗,我说不会;经理问我到底会什么,我说我会放牛。经理就说不行,不要我。----我是故意的,我不相信经理,不相信那个同事。我得自己找工作,别人都是鬼。

  后来,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了一名清洁工。环境很好。可是干了半年以后,我辞职了。因为那里没人理我。虽然我常给同事们一些烂苹果,烂杮子吃,可是他们不领情,背着我把苹果杮子都扔了,不吃。所以我离开了。但我更加憎恨这世上的一切。我要诅咒!我要破口大骂!我要是有枪,一定把那月亮打得稀巴烂,让它千疮百孔,再浇上硫酸,让它疼,让它化为灰烬!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我当然要回去。我宁愿云听那山里的狼哭鬼嚎,也不要再听那海的低吟;我宁愿与我的牛相伴,也不愿再见那城市里的魑魅魍魉;我愿做一个巫师,去诅咒伪善。是的,我要诅咒。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北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