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们不谈恋爱
2016-12-29 17:08:1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楔子)我懒懒的趴在写字台上,侧目望着碧蓝的天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在不挺的转着笔,这可是我在初中时就保留下来的优良传统了...
 

  (楔子)

  我懒懒的趴在写字台上,侧目望着碧蓝的天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在不挺的转着笔,这可是我在初中时就保留下来的“优良传统”了,为了练得真工夫,不知道有多少笔秆子死在我的手下。欢欢也和我一样,有力无气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

  “铃”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床头的电话响了一声,欢欢简直就像高压触电,腾空而起,然后摆了一个很酷的pose,冲着电话“”汪、汪”的叫了两声,我也抬起头,我们四目相汇的目光一起凝视着电话。

  也许是它吓着了,却没响第2声,奇了怪了,谁这么无聊拿打电话来锻炼自己的反应速度。不过,这场景倒让我想起了李纹的一句歌词“听到我的电话响了一声就暂停,会不会是你我总怀疑,因为这一刻,心情不稳定”。

  “什么烂歌词啊”我嘴里嘟哝着不过心里却不是这么想,也许真的是他呢?!

  我瞥了电话一眼,温柔的抚摩着欢欢的头,以示安慰,它哼叽了两声又趴在我身旁,我正想回忆刚才转笔转到多少圈的时候,电话铃又想了,这次欢欢叫的要凶的多,而我大脑的反应速度只比光速慢了那么一点点,抓起听筒就大声的说:

  “喂,你是谁啊”?(这种声音和淑女绝对挂不上任何关系)啊?恩?!不对,敏感的神经中枢在传向大脑信号的途中就告诉了我,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啊,啊,妈呀!”

  “我当然是你妈呀,你说话声音那么大干什么,谦谦给你说一声,中午单位有事情,我就不回家吃饭了,你自己吃吧”

  “哦”我放下电话,看到欢欢还在叫,无奈的对它说“我们今天就忆苦思甜,中午吃菜汤泡馒头吧”他舔了舔我的手,好像也有种同甘共苦的革命感,我心里不禁温暖起来。

  又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此时,余辉在干什么呢?

  (一)

  余辉是我高中的同学,比我高一级,我学文,他学理。不过,他的文学底蕴还是相当不错的(我一般很少夸人,不过他例外),我们就是在学校举行的一次文稿比赛中认识的。

  之所以本人给他过高的评价,是因为,一个理科生竟可以在芸芸众生的文科生包围中一举成名,摘得头冠,实在是让我这个只获得季军,而又自称为文学天才的自恋者有些目瞪口呆,当时就大跌眼镜,真是佩服、佩服!

  他应该算是那种具有阳光般笑容的男孩,因为他的牙齿很白,所以一笑起来显得脸有些灰暗。虽不能称的上帅气,可第一面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时不时的会在一起温功课,一起回家,而欢欢的出现,似乎又加深了我们彼此的友谊(现在姑且说是友谊吧)

  可以说,我们家的家谱里从古到今,从大到小,从未出现过宠物的名字,那是因为,从我老老老老爷爷那辈上就压根没有养宠物的喜好(具体是宠物狗)。而遗传到我老爸这辈,当然此种特点也发扬光大了。可我偏偏不是这样,尤其对狗宝贝是一见倾心,二见掏心啊,也许这种遗传因素传男不传女吧。一直都想拥有一只漂亮可爱的狗宝宝,可那总是梦中的事,无奈啊。

  不过如果没有余辉的鼎立相助,还不知欢欢现在在哪里呢?

  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雨后的黄昏,道路两旁的水汪里映衬着落日的余晖。空气清爽的让人有些不忍心去呼吸。下了课,我和余辉向往常一样推着单车回家(不知道哪天下课他来找我一起回家之后,这就似乎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就在快到我家路口的拐弯处,我们看见一只冻的瑟瑟发抖的小狗,像我们这样善良的人,行走于江湖之中,怎能见死不救,然后我们就把小狗带到了我家。由于本人对狗一向情有独钟,经过一番精心的照料后,它就甜甜的进入了梦想。

  “嘿,谦谦,别看你平时粗枝大叶的,对于狗可是难得有这么大的耐心啊,没看出来,这只小狗就留在你家吧”他看着我说。

  “我养它当然好,只是我爸说了,养狗就不养我,你让我出去流浪啊”

  “呵呵”他笑了两声“那好办,父女情深,总不至于为了一只狗就反目吧,我有办法帮你搞定,只是,你养它,会不会影响你的学习?”

  “不会、不会,只要你能让我们四口团员,一切你都放心好了”

  后来,我们命名为“欢欢”的这只小狗,就留在了我家,现在想来,他当时是这么在我跟爸妈面前田油加醋的:“今天学校接待了来自澳大利亚的旅游外宾,谦谦在场表现的很好,赢得了众多外宾的好评,其中一个阿姨就把她心爱的小dog给她了。”

  我接过话茬:“让我替她抚养几天,等她回来的时候,再还给她”(你知道吗,我的英语口语有多烂。)

  其实当然也知道,说谎是不好的,不过,生米煮成了熟饭,不吃也不行啊,经过了这么一个精心的策划后,老爸当然是上了大钩,以为这样可以促进我学英语的兴趣,也没说什么,ok!

  搞定了,耶!!!

  就这样,欢欢有了家,余辉也隔3差5的来我家看看,只是时间过的飞快,余辉高3了,暑假就要高考,学习在那段时间成了他的唯一,不过,他有空的时候还是不忘给我补补功课,和我谈谈心。而我也只有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

  时间就这样走过了他的高中生活。

  (二)

  黑色的七月在焦急的等待和满心的期盼中安然渡过了,从余辉考完所有课程走出考场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脸上流露出的轻松和绽放开的笑容,我也似乎轻松了许多,因为我一直是相信他的。

  理所当然,他不负重望,考取了他梦想中的A大学,在临行的前几天,他来找我,

  “我下个星期2就要走了。”

  “我知道呀,先说好,送你的时候我可不给你拎行李。”

  “……”他无语,眼睛看着地板。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我发觉空气有些凝重。

  “不过,我明年考进A大学的时候,你要帮我拎行李”我看着他说。

  他抬起头也看着我,我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和放射出的笑容(其实我很清楚自己肚子里有多少墨水,那句话只是我嘴上说说,心里的话是不能让他听见的)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太阳傻傻的挂在天空,好像看着世界上的每个人,这个被我看做是黑色星期2的日子,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来临了。我无精打采的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脑海中回忆的全是我和余辉曾经的欢言笑语、点点滴滴,而又担心这些美好的回忆会增添离别的伤感,我在犹豫该不该去送余辉。

  我问镜中的自己:“我们是朋友吗?”

  镜中的自己告诉我:“当然是。”

  “而这是纯粹的友谊吗?托尔斯泰曾经说过的:男女之间的关系如果最终不能走向爱情,那么它将最终归于平淡!”我反问到。

  镜中的自己回答我:“如果你在乎这个朋友,不管结果怎样,你都应该去送他。”

  是的,我们不是朋友是什么呢?我这样顾虑又是为了什么呢?我要去送他。我把辫子梳的高高的,穿了一件红色的裙子,骑上单车就往车站飞去。

  等我到车站的时候,看到余辉正和他的家人做最后的离别,来送他的还有他的同学和朋友,我飞一样的跑过去,气不打一处来,喘喘地说:

  “我还没来晚吧”

  “你这个丫头,这么晚才来,又睡过头了。”

  我傻傻的笑了两声“你还欠我两顿饭呢,什么时候补给我?记得多保重,到了学校别忘给我打电话……”

  还没等我说完,广播里就传出讨厌的声音“搭乘去望往南方的×××次列车的同志请注意,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请未上车的同志抓紧时间上车”。余辉看了看表,又把目光移给我,好像我就是那块表一样,他拍拍我肩膀,说:

  “等着吧,我一定把好吃的大餐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我苦笑了一下,忽然想起拿来的东西,急忙翻出来,

  “这是一个香包,里面有你最喜欢的茉莉花粉,听说配上香包会给人带来好运的。”

  “谢谢你,谦谦,我会一直带着它的”说完他就把头转过去了,可我依然可以在他转头的一瞬间看见他眼角的一丝亮光,也许是太阳光过于强烈吧。

  他上了火车,我看到他的身影还没有站稳,就把头从窗口伸出来,

  “你在家要听话,我会给你写信的。”声音像漂浮的云朵,越飘越远。

  我立在原地,看着火车留给我的背影,又看了看天空,云儿在飘,飘向另一片天空,同时也飘走了我的思念。

  他走了,随着阵阵火车的气鸣声,渐渐的离我远去、远去……

  (三)

  新的学期开始了,一切又重新忙碌起来,我天天所面对的就是题海、书本、粉笔末和某某老师脑袋上一片光滑的溜冰场,这就是枯燥的高三生活,我命运转折的生死关。当然,闲暇之余,还是可以陆续的收到余辉寄来的信和照片,听他讲述大学的生活,学习的气氛和心情的故事。每每看到这些富有激情的文字时,我就会感到一丝轻松和快意,每个星期里余辉这种不变的问候,已经成为我在高三唯一能够调剂的休闲品了。

  “下午又要模拟考试了”我自语的说,头脑忽然一阵眩晕,眼前一片黑暗,我把头栽进课桌里,用双手来埋葬。

  “谦谦,你辉辉哥哥的信”(她们都这么称呼余辉)红桃6一蹦一跳的从外面跑进来,我感觉她拿信的手应该在空中做360度的大翻转,这是我的直觉。

  “呦,这才几天呀,人家又给你写信了”她双手合十,抱在胸前“辉辉哥哥真让我好好感动哦,如果是我,我非……”我可以向看到此处的朋友们保证,她说话的煽情魅力,绝对会把死人也说活的。

  “死样,少来了,给我啦”我打断她的话,一把夺过信来,拆开信封看到了熟悉的字体。

  “谦谦,还好吗?我知道你一定会说好的很,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其实前两天刚给你写过信,可昨天看了天气预报,说咱山东地区来冷空气了,所以你要多加点衣服,注意身体,千万别冻着了。现在的学习很紧张吧,但也要劳逸结合,我相信你会把最艰难的这段时间挺过去的。我这里的天气才刚刚有点转变,昨天刮了一下午的风,看到满校园里到处都是飞扬的落叶,不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那天看见一个女孩子从背影看去很像你,我想现实已经不再遥远了,我期盼着给你拎行李的那一刻。”

  看到这,我吐了一口气,水雾顿时凝结成雾珠,扩散开来,迷蒙了我的双眼。我走出教室,看到地上已是一片银白,才发觉下雪了,顿时冷暖交织的情感瞬间在我心里蔓延……

  “人生能有几回搏?”回望过去,看到因终日的贪玩而逝去的时间,才感觉到万分可惜,我决定在这最后的关头拼上一把,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赶趟夜车怎么也应该有点起色吧。于是,收起一切旁观杂念,把经历全身心的投入到水深火热的学习中,在昏暗的世界里我等待黎明的春天。

  可是,事与愿违,上帝总爱开这样的玩笑,我与填报的A大学竟是擦肩而过,仅仅以12分之差名落孙山。当看到发榜的结果时,我沉默了,连自己都很惊讶,我竟然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有,只是呆呆在站在人群中,看着一群群从我身边走过的中榜生,品味他们心中的兴奋、喜悦,体会荡漾在天空的笑声、欢呼。回荡在我耳边的是阵阵的欢笑和他们亲人的祝福。而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也有一些和我一样处境的患难兄弟,我可以在喧哗留下的静音中听到他们心在流血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知道也许一切都应该随缘,用颗平常心来面对现实中所有的不幸,包括必须面对的挫折。而余辉在我的印象中突然变的模糊了,就好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我心中越飘越远,“也许今后留给我们的只有回忆了”,我把这段话写进日记,也写在了心里。

  我的面前是苍茫的大海,我在海中无处的游荡,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呢?我开始寻找我的未来之路。

  所有的事情好像在一夜间就发生、改变了。当我躺在床上,侧目望着天边宁静而闪烁的几点繁星时,心里涌荡的却是无法言语的酸痛,我该为自己找个合理的定位了,原来的一切也该画上一个大大的句号。后面的路,由我来走。

  这时,电话铃的响声打破了夜的静谧。

  “喂,你好,哪位?”我听到电话那头喘息的声音。

  “是我,怎么还没睡?”余辉那低沉的声音刺破了我的耳膜,我可以听到自己不规律的心跳声。

  “余辉,我……我令你失望了”

  “…

  …”然后给我回音的是空气的自语,我能感觉到他哽咽的嗳气声。

  “我已经知道了,真的很可惜”他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好了,不要再想了,继续努力,还是有机会的,我们班就有3个复读生又考进来的,而且现在成绩都很好,千万不要泄气啊”我不知道他在安慰我,还是在怜悯我。

  “我不准备再复读了,我想找工作”这是我的话。

  “什么?”他声音足足提高了2个八度“你不准备考大学了?”

  “是的,我和爸妈商量过了,他们原本不同意的,可我一再坚持,他们也就尊重了我的选择,请你相信我吧。”

  “你没开玩笑吧,你不想实现自己的理想了?不是吧!你努力了3年最终就是为考个好大学,怎么你要反悔吗?”我听的出他吃惊的语气在颤抖。

  “不是,我只是想改变一下现在的处境,我相信我会把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走好的,你放心吧。”

  “谦谦,你知道吗?你真的令我失望了,我以为你会更加努力,会为了我们的约定来参加明年的高考,可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是的,我要让你看到一个全新的我,一个新的谦谦”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可我耳旁围绕的全都是余辉的话语,回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有时也会为了个人利益和主观意见,小吵不断,可还没有碰到严肃的话题打热仗的时候,我开始怀疑我们彼此因时间的阻隔而造成的距离感了,不得不说,时间是冲刷一切的灵丹妙药,包括曾经拥有的情感,虽然这谈不上是爱情,可我觉得,这和友情也在相互排斥了。

  这一夜,我无语未眠。

  做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我毅然决定放弃复读的念头,在家呆了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任凭时光洗刷我的头脑,努力把自己溶入到时间的岁月中去思考,让时间来慢慢淡化对余辉的感觉,即使这种感觉对我来说还是那样的难舍,但我必须要用冷静的心去面对现实了。我知道,今后面对我的不止是失败、挫折,更多的也许是我付出的艰辛得不到回报,但是,既然选择了就必须勇敢的走下去,无怨无悔的走下去。

  我收集多方面的招聘信息,浏览各个人才网站,去过中介所,交过个人简历,但一个个希望总是石沉大海,淹没的不知去向,也是,现在这个社会的大学生遍地都是了,我一个小小的高中生怎能吃得大鱼呢?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多方面的努力和不知磨了多少嘴皮的情况下,我找到了一个叫做“世博广告文化传播中心”的公司,但是,他们只说先试用我一个月,看表现再做决定。也只有这样了,总不能闲着把人憋死吧,先走一步算一步,于是,我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结局)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我就是这样在心底给自己留下一片阳光,把灿烂的微笑带上路,一起同行。

  我在广告公司的具体工作就是每天收发一些资料,比如:报纸、文件,然后就是打电话联系业务,听电话叫人,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摊子全都是我的,以旁人看来,这就是打杂的活,但对于我来说,虽是辛苦了点,可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的环境中,倒可以让全身心都变的充实起来。自己也知道,能够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所以,我也格外珍惜,努力的做好每件事,现在的我,好像是重新换了血液一样,从骨子里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因为我知道,我还年青,有年青做砝码,勤劳做动力,智慧做源泉,想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一天下了班,吃过晚饭,想放松一下,就扯猫上了网,打开熟系的邮箱,却看到了余辉的一封信静静的躺在里面,我双击两下,眼前立刻呈现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谦谦,展信快乐!我不知道你现在生活的怎么样了?过的是否快乐?但我还是衷心的祝福你生活的幸福,希望你能耐心的看完这封信。

  其实,自从我知道你落榜的事情之后,我的心情就一直很低落,因为我对你一直都是充满希望的,也可能是对你要求太高,夸大了事情的成功性,才造成这样的心里落差。说实话,让我一时去面对现实,我不能接受。在经过几个日夜的展转后,我才知道,现实中究竟要做的是什么,但是,令我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在电话中你竟然告诉我要放弃再读的机会,去选择工作,当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的脑袋都快炸掉了,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够考进A大学,和你在一起,再继续我们高中时的快乐时光,可是,你的这个决定把我所有的梦想都打碎了,我真的很不理解,难道你在逃避吗?我不知道,那天我的语气也不太好,可能话重了点,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也都是为了你好,不过现在想想,我的脑筋清醒很多了,事到如今,不管你选择了怎样的道路,过怎样的生活,我都会继续支持你、帮助你,让你过的快乐,因为我们永远是最的好朋友!

  余辉”

  看完信,我对着电脑屏幕愣了大半天,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激动,欣喜还是惊喜,只觉得,心里涌荡这一股暖流,在不断向上升腾。从这以后,我和余辉就固定的相约在网上,彼此维系、倾诉、保持着这种不变的联系,富有变幻色彩的规律成为我生活中的又一支交响曲。

  与此同时,我的工作成绩也蒸蒸日上,由于我在一个广告策划中建议了一种新的格调,给公司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效益,受到了大家的认可,于是,总经理提升我为广告策划助理。看着太阳的升起,我的笑容更灿烂了。

  但是,每每闲下来时,心里会有一种莫名的空虚,于是,我又为背负起儿时的梦想,给自己设定了新的目标。我自学了新闻通讯专业,并在3年内取得了毕业证书,“英雄当有用武之地”(嘿嘿,不客气了,自称英雄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自荐到《时代杂志社》,并意外的被录用了,我的生活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一晃,5年过去了,我在杂志社的编辑工作也做的非常出色,而余辉毕业后,被南方的一家外企高额录用,其中,他回来过两次,听说他好像找女朋友了,不过两次回来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又下雪了,我在办公室望着黑幕的夜色中飘扬的雪花,心里一片沉静,忽然想起今天是12月25号,圣诞节,西方的人们此时正和家人团员呢,墙上的钟表不快不慢的敲了8下,“哦,8点了,忙了一天,该回家了”我穿戴好,走出办公楼。

  刚出单位大院,就模糊的看到路边有个人在傻傻的冲我笑,走进一看才知道,是余辉,

  “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诧异的问

  他笑着说:“你可出来了,你要再不出来,刚才飞走的那只鸟就差点把我当成大树,在我头上安家了”他边说边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来“圣诞快乐!”

  那是一个圣诞老人,雪白的胡子把雪花映衬的更加纯洁、美丽。

  “哦,谢谢你!雪这么大怎么不进去?”

  说完才发现他满身都是雪,我急忙帮他拍掉。

  “丫头,你轻点,淑女一点好不好,像是打人一样,我今天等你是特意来请你客的,”他笑着说“你不是老念叨着我欠你的两顿饭吗,今天就先还你第一顿,说吧,想吃什么?”

  “嘿嘿,余辉同志真是好记性哦,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恩?我想吃:肉溜鱼片、鸳鸯火锅、热闷鸭堡、熏肠,再加上两个圣代……我一气说出了一大串东西”

  “好的,小KS,没问题啦,走吧!”

  我走了两步突然挺下来,“怎么了?”余辉问,我不说话,

  “喂,谦谦,说话呀,怎么了?”他也停了下来,眼里一团诧异。

  我低着头,又慢慢的抬起,“余辉,你听着……我要追你,我一定要追到你的,你等着吧。”

  他吃惊的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我,嘴半张着,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要追到你这只大苍蝇,一定要打死你”我顺手从地上抓起一大把雪往他身上仍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笑着跑开了。

  “啊,你这个丫头,站住,别跑,我才要追到你呢!”

  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足印,天空中飘荡着一首美丽的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蔓延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