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江南多雨
2017-01-04 11:15:2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不知是江南灵秀的山水养育了江南女子的秀气。还是秀气的女子映衬了江南诗画的情韵。一山一水,都似荡涤着风情女子的娇容。在举手,蹙眉间,...
 

  不知是江南灵秀的山水养育了江南女子的秀气。还是秀气的女子映衬了江南诗画的情韵。一山一水,都似荡涤着风情女子的娇容。在举手,蹙眉间,流露出无尽的柔顺气质。

  我是爱美色的。纵然“红楼”女子品性各具特质。也不及江南诗地上蕴育成长的红颜一角。

  我以宝玉的视角去审视这些集自然灵动于一身的女子们。不禁有点恨恨地爱着她们。有点莫名的垂怜她们。

  要想用笔来一一描抹其色。是徒劳的。只恐尖利的笔锋刺破了她们的完体。奈何桃之夭夭。便想做个笔录。

  大凡美丽的女子,总是媚而不艳,艳而不俗的,宁就是如此类的女孩。但还是有人会说,她太艳了。倒显得俗。我则并不这么认为。

  宁是爱打扮的姑娘。喜欢在红唇上润润色,再将眉形拉得修长。匀称。也会突然神来一笔。

  在自己盘起的发髻后面,用晶亮的小发夹做成个美丽的图形。从背后望去就像一只蝴蝶停在发梢梢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喜欢宁。不仅因为她的外形。更让人着迷的是她如山茶花清淡,恬静的内韵。她要的是生活,是活生生的人溶进这活生生的生活。这就是我所能理解的宁。近几次见到的她,越发可爱迷人。宁是“孩子王”,在一青山绿水环抱的村子里教书育人。大约一年前处了一个男友。也是共事。每次想起宁依偎在那貌似潘安的青年俊郎身旁。着实为他们心欢喜了一场。宁美丽的如同山涧清流的纯水。叮当地响彻我整个心房。今年的“三八”节,我见到了她,不变的是她年轻的容貌。且又多了一份孩童的顽皮。宁见了我。忙拉住我的手,抚摸着。

  这成了她的习惯动作。随后就听到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宁笑的时候,喜欢伏在别人的肩头。或是怀里,任由其“咯咯”的笑着。身体上下起伏不定。宁笑完了,又假意一本正经的久久凝视着我。

  “君。你脸色越来越好看了,真像香山美人!”我则不怀好意地将手抽回。重重地拧她的腰。我爱和宁逗乐。她和我一样。不喜欢谈及世态百味。只谈各自的快乐。那天的天气睛好。宁拿了一只风筝,在田园上撒着欢儿的跑着。跑啊、跑啊、忽然间,觉得眼里的宁身形顿失。如清烟消失散去。风筝飞得越来越高,不料风向一转。被卡在了树杈上。宁头也不回。径自拉着我的手。几乎是拖着我离开了野地。一踉跄。我一头栽在了泥地里。宁素来知晓我极爱干净。这当儿,愈加肆无忌惮的嘲笑于我。我们见了野花就采,见了蝴蝶便急急地追了去,蝴蝶只是一纵身,已了无踪迹。看得出来,宁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她一脸的幸福,在阳光下,彩蝶般纵情的跳跃着。时间不会铭记美。美则像一杯芳香的酒,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燕是与我们迥然不同的女孩。论及性格,气质。都无共同之处。或许是因为她理想的孤高,难免显得空洞。她不赞赏墨守成规的生活状态。常以丰实的物质享受作为心灵的慰藉。她的衣物、化妆品、鞋子、香水等从没有断去名牌的来路。这原没有错,我以朋友的眼光去看待某些问题。还是常感她坚强、孤傲的外表下隐藏着的一颗空虚,脆弱的内心。不知何故,我与她似隔着什么,无法尽兴的交谈。也许她是一束高雅,芬芳的玫瑰。不经意间却沾染了一股子俗尘。是的,我不能像从前那么平静地去看她,欣赏她。多少带有我个人的偏见。见了那么多兰心惠质的女子。当然不忍心推翻过去的种种假设。燕一直以来都是个优秀的女孩。这一点我是最清楚的。燕毕业后,在镇卫生院工作,日子过得平静快乐,一腔爱意伴随着年轻的激情,在这一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工作。燕在校时,谈了一男朋友,男朋友毕业后,在他父亲的厂里帮忙,俩人处在热恋中,相隔较远,只能相思两地,每逢周末,燕的男友匆匆赶来小聚片刻,可谓风雨兼程,从不间断。之后,燕辞去了工作,安心的飞往男友构筑的爱巢。是否订婚,我也已无从知道。后来的故事,却让我感到始料未及。燕从那巢里飞出来了,飞往何处,其实不重要。为什么没有让这情缘持续下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束玫瑰,不知道曾经历了几多风和雨的洗礼。有一天晚上,窗外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意外的接到了她的电话。燕没有说什么。只问我:"君,你那儿下雨了吗?"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泛中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