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我种过一棵华丽颓败的树
2017-01-04 16:15:5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早上的时候看见外面下雪了,风很大。雪花被吹在地上,没有飘着舞蹈。我捂着被子等妈妈出门上班,这样我就可以去网吧接老K。看他,然后送他...
 

  早上的时候看见外面下雪了,风很大。雪花被吹在地上,没有飘着舞蹈。

  我捂着被子等妈妈出门上班,这样我就可以去网吧接老K。看他,然后送他坐巴士回家。我明天就要开学。我要看看他,但是妈妈开始骂我,原因是我明天就要开学,我的桌子还很乱。

  我不和妈妈说话。惹妈妈生气。我的妈妈是寂寞的女子。我爱她。但是我不和她说话。这个清早妈妈打开音箱唱卡拉OK。她唱"我还剩一点点想你。"是林忆莲的<<爱过就不会结束>>。

  我开始泪流满面,有的时候我是这样的自责。我的妈妈让我这样的自责。但是我们永远都不,都不拥抱。说亲亲的话。

  前天晚上妈妈她喝醉了,过年的时候她和我不在一起。常常是我和她各自出去约会,妈妈流着眼泪。絮叨地问我一个问题,你快乐吗?你快乐吗?你快乐吗?

  我说快乐。

  妈妈说快乐就好呀,你快乐我就快乐。你要考复旦乖孩子去睡吧。

  她让自己泪流满面,还穿着衣服和鞋倒在床上。

  我看见妈妈靴子的跟都断了。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就帮妈妈把衣服脱了。换上睡衣。拿来拖鞋。

  我的妈妈还一个劲问我,你快乐吗,你快乐吗,你快乐吗?

  我闭上眼睛,让自己在白色碎花的棉花被子下面蜷成一团。

  我的手机丢了,妈妈说我是个败家子。

  我闭上眼睛。

  放假的时候我开始恋爱。我只是想要并觉得自己可以爱。因为那是一个在夏天发酵的相遇。在冬天的尾巴上得以完满的机会,我开始,和老K做爱。

  妈妈骂着我。说我是个令人厌恶的讨厌的坏孩子。妈妈说我放荡堕落下贱。

  我们都流着眼泪。

  时间流淌不断,结果妈妈来妥协我,因为我流泪不断。

  我和他们说。蔻儿才不哭,我是种花的妖精。

  我是个种花的妖精。当我疼的时候我会给我心里的花儿灌溉。有时候我就是那样的溺爱自己的心脏和胃。我们的心里是有花儿的。虽然好多人都不相信。

  可有时候我总是胃疼,还有心疼。我是个平乏重复并无所事事的孩子。我重复地写自己脑子里的那些没有来源和结果并阴暗的故事。七七给我做了一张图片,名字叫百年孤寂。我们百年孤寂,固执不能自知。我们痛苦扭曲和稚嫩。我们坚持着,做作着,自己疼。没有来处的疼也没有去处。所以只能自己疼。那是一张孩子的脸,令人害怕。

  我想起自己原来做的一个梦,一棵树。发芽的时候是白色的苗。后来长大,粉红,抽枝。

  夏季她在起风的时候开深玫红色的花,花瓣是颓败的。风吹的时候她飞舞,脱落。

  脱落光了所有的花瓣她就变成黑的,树干将要碎裂。

  我闭上眼睛。虽然这样,可是我们都要幸福。虽然,我们有时不相信。

  我们可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轻风吹断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