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血统
2017-01-09 14:58:1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把自信降到了最低,也许也就成就了善良。(一)这是个宁静的村落,人们互相的结识,为了更温暖的生活但这里依旧会有风雨只是来到这里,人们...
 

  把自信降到了最低,也许也就成就了善良。

  (一)

  这是个宁静的村落,人们互相的结识,为了更温暖的生活

  但这里依旧会有风雨

  只是来到这里,人们的反映会更大。

  (二)

  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落魄的身影艰难的走着,走着,最后倒在了村外的一片茂盛的青草地。

  当他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全是年轻的眼睛,苍老沉稳的声音从外面飘进他的耳朵。

  不一会,一位长者走了进来,那象刀刻的皱纹显示着在这个纯洁的小村镇的地位。皱纹决定着地位,这似乎是很可笑的

  老者摆出岁月沉淀后的沉稳,缓缓的说:“你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

  他挣脱了身上的疼痛,坐了起来,认真的说:“我来到了这,我不想走!”

  老者快速的平息了一片不大的哗然,看着身前那个虚弱的年轻人,那虚弱的躯体上有一双固执的眼睛。

  他留了下来。

  (三)

  当疼痛消失的瞬间,人们索取的步伐就开始迈进。

  他用英俊的面容结识了一位美丽的姑娘,没有仔细的挖掘,爱情的泉水就汩汩的开始流淌,直到汇成了条汹涌的大河终于冲破了所有的堤坝。他们汇合了。而且不久就有了个女儿。

  (四)

  他经常坐在自己的院落前,看着太阳做着月亮般的梦,他开始用淳朴的粮食酿造的美酒来去浇灌那高贵的灵魂。

  他不时的走出自己的家,到没人的地方收集自己的喜悦和理想,村落的议论再次的上扬,没人可以在一个地方违背这个地方的规则。

  他没有宽广的肩膀,没有憨厚的笑脸,他成为了这里的人,但流着不同的血。

  女人每天辛勤的劳作着维持着男人的尊严。她听不明白男人在酒精刺激下的呢喃,女人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那种眼神总能让她联想被猎户缴杀的野兽。

  (五)

  男人终于用情感战胜了理智,把一种浅薄的激动来毁灭沉积的平凡,他每每在怀疑的眼中回到家,再用同样的眼神回报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村子里经常听到遥远的山里有个苍凉浑厚的声响,但人们更多的是听到男人的怒骂。

  男人觉得自己的女儿没有自己的血统,感觉她的表情总象隔壁的大爷大妈,女儿那红扑扑的脸旁在他看来就是耻辱的肤色。

  女人美丽的脸旁开始消失在自己的梦中。

  没有人会忘记自己走来的地方,只是都不知道自己要走去的方向。

  (六)

  折射阳光的就是那些泪,刀和血。

  女儿拿着把刀跑向村边的小桥,全村的人跑出村子,但看到的只是小桥下边那片片涟漪和女儿麻木仇恨的眼神。

  男人带走了女儿,女人留在了村子。

  男人回首着离开了这个地方,女儿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村子。

  (七)

  父亲回到自己曾经的地方,他一直以为回到了自己的领地,但他很快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彻底的推翻,这没他的荣耀和位置。

  女儿长大,有着母亲一样的美貌。也有父亲一样的眼神。

  父亲抱着自己的声音出入那买卖声音的地方。

  女儿独自的住在一个永远没有阳光的地方,她喜欢用烟草的闪亮来照耀自己的领地。

  (八)

  父亲又一次的看到那怀疑的眼神,但他已无力去挣扎。

  女儿木然的看着天花板,任由身上的男人蠕动和变换着嘴脸。

  父亲最后远离了自己的最后鄙视——自己的女儿,从此再没有接近的联络

  女儿的低沉深深的吸引着一个男人,也吸引着同样需要她的地方

  女儿结婚了,在同样没有言语的欢乐中,女儿同样没有笑脸。

  你是出色的,女儿很肯定的对着遥远的父亲说。

  (九)

  女儿顽强的走在属于自己的地方,那里都流动着或者需要着和女儿身上一样的血液。

  毫无疑问,父亲也流着这样的血,但父亲呢?还有更遥远的母亲呢。

  女儿时常想起那刀入水的涟漪,回想着眼中的涟漪也就成为了鲜血的色彩。

  (十)

  贫贱的血统也许可以鄙视,但脆弱的血统却只会遭到无情。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123@321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