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像七月爱安生一样爱你,不管别人怎么说
2017-01-11 09:43:5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七月和安生安妮的《七月和安生》。两个深爱的女孩子。在宿命的罅隙里看见阳光瘦而明亮的拥挤着过去。清丽干净的云朵,渐渐冷下来的风。忽然...
七月和安生
 

  安妮的《七月和安生》。两个深爱的女孩子。在宿命的罅隙里看见阳光瘦而明亮的拥挤着过去。清丽干净的云朵,渐渐冷下来的风。忽然知道有些背叛和爱是无可挣扎的。一根芦苇在一片模糊而冰冷的水面产生幻觉一样飘荡着铅色的寂寞和尘埃,尤其的荒凉。

  如果我是七月,我会继续爱着安生,但不会再选择家明。

  在七楼的天台上,我和言坐在护栏边上,看着下面城市的灯火晃动着明媚的温暖。言问我可不可以一辈子不分开。我不说话。因为不是个轻易给人承诺的人,除非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常常的恐慌,会有人突然跟我说我是她的好友,我会很尴尬。因为我只是拿她当朋友。

  能做我好友的很少很少。一个圈子很少能跨进人来。而跨进来的人,我想如果神问我如果用我一生的幸福去交换他们的幸福的话我会不加思索的答应。什么是一辈子不分开?想起有人也这样问过我。我说不知道。大家都还有各自的人生。

  安生注定不会有一个平静的结局。

  古代哲人说像狗一样生活。其实我一直觉得像狗一样生活是一种幸福。至少心甘情愿到这种地步的人不多,至少它们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空掉心一样的繁华。因为大多数人过的生活是一种人不人狗不狗,还可以每天乐拽乐拽地说自己过得很幸福,完美得生活像狼狗一样。

  一个只见过我没几次的孩子说你是温和的,典型的射手座的孩子,可是却看不见你的故事。

  我看着她坐在我对面。我抱着可乐安静地喝着。言说,我们是很少透露自己的。爱上言,爱得很深,不说出来。那种女孩子对女孩子的爱,像七月对安生。

  和言认识在一个秋天。上数学课的时候我将WALKMAN塞着一个耳朵听。莫文蔚的《两个女孩》。并不清丽的声音有些狂野,像风一样一拨拨将我的寂寞镇压,强行的。那是很不愿意说话的一段时间。看言在我身边坐下,于是递给她另一个耳塞。

  纷乱的十月,谁的楚歌在河边带走我的流年。我常常一个人坐在街边看鸽子飞在几何型的天空中。卖报纸的老太太坐在我对面的街上,安详得像我想念很久的奶奶。小至来看我,说我像个没被照顾好的孩子。慌乱的街道,我一个人站在路中间,身边是喧哗的人群。就这样,是的,这个样子。小至要来陪我,我说不。

  言问我在听什么,我说听莫文蔚唱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蚊子血和朱砂痣。言笑,我们一人听一个耳塞。

  言是个狂野的女孩子,过分的独立、坚强,甚至骨子还透着一些别人不可以接受的冷漠。和很多人说到言的时候,他们会告诉我那个女孩子不太能让人喜欢,再告诉我你和言不一样,不要和她在一起。但是喜欢言。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我相信我们是一片叶子的左边和右边/所以会吻合得如此完美。有时候我们心血来潮地去一些陌生的城市。车上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看窗外急速掠过的田野。

  用纸杯泡速溶咖啡,找不到匙子就拿出两支纤细的圆珠笔代替。言会即兴地唱一些乱七八糟的RAP,或者装模作样地吼一段死亡摇滚,然后两个人歇斯底里地笑。我们在车窗上用手指胡乱地划,言笑我的签名不是人签的,我笑她的签名不是人能看得懂的。我常说和她在一起像和一个疯子在一起一样。

  车子穿过长长的隧道,好像所有的光线都落在身后追不上来。言划亮一根又一根火柴,在彻底的漆黑中忽明忽暗。寂寞的风吹过头发,我痴迷于这种感觉。阳光将脸压黑,然后你会觉得这个浩浩荡荡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空空旷旷。穿出隧道时突然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一场黑暗后看见言的笑容。很放肆。

  我需要很远的地方。常常这样。

  车到站了。我们面前汹涌的是陌生的人潮。

  我总是想着去南京住一段时间。那是一个需要体味的城市,没有太多喧嚣,心会沉静。一贯的颓唐,曾经的纸醉金迷,秦淮河流淌过烟花般的糜烂和华丽。去中山陵的途中,路旁有高而粗壮的梧桐。在下雨的时候,绿色的大片树叶会发出寂寞的声音。暗淡的城墙,覆盖潮湿浓密的青苔和爬藤。陵墓无言,挣扎过的灵魂也没有了声息。当历史过眼云烟,抹掉了夜色中的酒香和萧声,古老的南京只留下一个沧桑而平静的轮廓。

  言说生命是鱼,生活是水,灵魂是鱼听到的大海的声音,但有时候却会游不过去。看到广阔的天空,呼吸新鲜的空气,遇到陌生的面孔,那是生命的体验。

  言发了疯地想去西藏,想去触摸那蓝得让人想死掉的天空。她说你知道格桑花开在什么时候转经轮朝哪个方向转动“扎西德勒”的背后蕴涵了怎样的企盼,又有多少人可以把这个梦想坚持到三生石上开满大朵大朵白色的蓝色的花。

  在冬天的尾巴上我们一起长大。像七月爱安生一样爱你,不管别人怎么说。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荼蘼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