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蜀之鄙新编
2017-01-24 09:52:1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汝与吾共拜同一神明,且暮鼓晨钟于一时,听禅打坐于一地,然为何吾穷困潦倒,汝如坐金毡。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汝与吾共拜同一神明,且暮鼓晨钟于一时,听禅打坐于一地,然为何吾穷困潦倒,汝如坐金毡。

  富者曰:汝平日里,如何教化世人

  贫者曰:秉承我佛慈悲之传统,普渡众生之责任。

  富者曰:汝可去红尘历练一番便知

  贫者曰:甚善。

  一月有余,贫者归来,衣衫不整,步履蹒跚。

  富者曰:何如?

  贫者曰:颠沛流离,困顿不堪。

  富者笑曰:汝可知原由?

  贫者曰:吾循规蹈矩,乐善好施,竟如此下场,甚为不悦。

  富者曰:汝今可犯了嗔戒!

  贫者曰:然。今你我不计红尘之外,不妨暂回五行之中,解我胸中迷团可否?

  富者曰:虽是罪过,然与你指点迷津,也是好事,如此而来,你先说说你下山之见闻,我一一解答你心中郁闷。

  贫者大喜,告曰:先前之圣训,古来之道义,你我都烂熟于心,然为何世人皆不遵守?

  富者曰:此乃你之迂腐,吾泱泱中华,屹立数千载,文明大气皆放之我国子民之神髓,何劳你多此一举,且道亦有道,顺应民意才为真正之道,红尘儿女早已摈弃这等无用之说,汝又何必做这等多余之举。

  贫者曰:道已经千古历练,本已放之四海而皆准,为何今之世间为多余呢?

  富者曰:今之世界,以利益为马首前瞻,前有人性险恶,后有人世凄凉,都为渺渺一生,谁肯无奈到老?且利益皆为秽物,凡染指者皆不能自保,你总不能让所有世人都抱着伦理道义过活?顺应天道,事实为基准,人性为准意啊。

  贫者曰:我只听说,乌云密布中乃晴朗之先兆,花败随风时乃孕育之必然。风不停,雨不歇,千古轮回,怎能满一己之欲,悖世间之伦理。

  富者曰:吾有一比,坠河将死,一活畜漂来,现世中人必紧抓不放,为己生存,然活畜必亡,此时你怎能怜一畜之生费一人之命呢?世间本有高低贵贱,坚守信条,动则仁义道德,岂非幼稚可笑否?静中皆为圣人,变中已然丑陋。笑只笑天下还有人不识时务,道只为讲,非必做也。

  贫者笑曰:此生犹如登顶,山下恋于花草虫鱼,山中迷于云雨霜雾,乃登之极顶,空旷无物。百川落于足下,物华飘于虚无,听天籁之音,净疲惫之躯,此刻境界有怎是花草虫鱼,云雨霜雾可及肩。汝不必多言,吾将外教化人世,内修炼筋骨,纵然贫穷到老,然我无愧于心。至此昼不为争夺之苦,夜不为寝食难安。人活一世寥寥几十载,不做圣达,但求无秽。满手皆为肮脏物,一心只想洗刷之。

  牡丹花贵菊自高,风霜雪雨几曾遭。山中冰莲独清立,笑看其败云中飘。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123@321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