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千年圣地
2017-01-26 09:29:0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残破的石碑失去了原有的光辉,倾斜着无力的不愿放弃,乱无章法的刀痕布满全身,千年的冲刷使其显得分外清晰,皱纹一样的文字更加难以分辨,
 

  残破的石碑失去了原有的光辉,倾斜着无力的不愿放弃,乱无章法的刀痕布满全身,千年的冲刷使其显得分外清晰,皱纹一样的文字更加难以分辨,斑斑的血迹深入到骨髓之中,映出片片的猩红,不能去除,四周长满了杂草,很难看出它与黑土的联系,象是浮在了草上,夹角很小,就象一个年迈的老者仰躺着欣赏春雨的再一次洗礼,想要重获青春来迎接这美好的新世界,但他自己也心里也清清楚楚那是不可能的.天空就象是个被人胡乱划上了几刀的平底锅,黑白分明.雨点从天上一点一点的聚集,逐渐的加快,逐渐的加大,它有足够的时间来选择攻击目标,它已经变的巨大,飞快的,但是它困惑了,大雾白茫茫的使它分不清任何东西,正在焦急之中,突然它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黑点,那是它唯一能看到的有别于白的颜色,它终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向那黑点奔去,这期间它又加大了许多,已经是一个实实乘乘的水滴了,更可怕的是它的速度,眨眼间就会无影无踪的速度.

  雾气令人忘记了回家的路,只见脚下的草丛,不远处,随着一声轰鸣,恶臭的土被抛的老高.辛苦了三千多年的石碑终于有了归宿,静静的休息了,等待着那个能重新将它扶起的人.

  远古的传说,在天的尽头有座胜地,那里遍地都是黄金,还有无边的森林,里面有无数种奇花异草,还有数不清的特异动物,神就住在那里!

  库克教授弯着腰眯着眼,手中的放大镜有半尺厚,聚精会神的定是要有所收获才肯罢休。在他面前,一座石碑矗立着,有两米多高,被损坏的几乎看不出什么东西,可库克并不这么认为,好象父亲当年为他取这个名字时就知道他一定有强烈的探索欲望和高人一酬的洞察能力,无论文物被破坏得多严重,他都能够从中获得惊人的发现。如君所愿,他没有令等待他好几个月的考古界失望,给了他们一个圆满的答复。

  就象猫总是要留下救命的一招一样,库克也保留了石碑中最关键的部分。

  “遍地的黄金还不够令人们震惊的吗?”

  “不!”

  “那究竟是什么呢?”

  “是神的召唤,那里是天堂!”

  “你不是说那里是地狱吗?你还告诉他们。。。。。。”

  “进去就永远出不来?是吗?他们能做到的只是相信,只有我能解释碑文,他们只有听的份!”

  “你在骗他们,你在骗整个世界!”

  “即使这样还是会有数不尽的人去挺而走险。”

  “你。。。你不会也是要去把。”

  “当然要去,我刚满30岁,不是在家里做学问的时候。”

  或许是他太幸运了,

  他的计划不但没有被人发现,还奇迹般的第一次没有被人跟踪,以往那些贪财窃功的人竟然都没出现,库克一路兴高采烈的走过来,暗暗的庆幸。到了高山前,他遍丢掉了汽车,将生活的必需品各个装包,徒步爬山。山不高,比较容易就爬到了山顶,一旦达到了最高处,剩下的就都是平坦的路了。

  就这样,他又连续在这不毛之地走了两天,狂风怒吼,风沙渐起,能见度很底,库克凭借手中的导航器才避免了迷路,他不放弃,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自己离成功仅有一步之遥了。

  终于到了这一天,库克到了一个海拔比较低的地域,这是受了保佑,他这样想,今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

  不一会他就发现了那个预料之中的洞口,其实如不是有心计有目的的人是很难发现它的,多天来的跋涉使原本就不富裕的身体更显得象李小龙,只是肌肉没有那么明显。黝黑黝黑的脸上汗水就象是悬崖上的瀑布,花花的向下流,他低了一下头,影子在自己的脚下晃动,他又眯着眼睛看着洞口,瞬间眼中放出光彩,如醍醐灌顶,浑身充满了力量,大踏步的走向洞口,一想到自己又将缔造一项震惊全球的壮举,他就是再累也会坚持到底,

  他正在向那神的宫殿一步一步的接近,他的心跳越来越快,甚至开始颤抖,还有一步他就进入洞口了。

  “不要进去,你会后悔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一直被人跟踪而没发觉吗?这不可能!他是从那里出来的,象是突然从土里钻出来的一样。

  “你是谁?”

  “不要进去。”

  “你是想阻止我获得成功吗?我辛苦了这么多天你想让我放弃吗?”库克的表情很严肃,不管这人是谁,他是从那里来的,他都坚信一点:这人是嫉妒自己的功劳想让自己放弃,把我吓走以后,他来完成这惊人的事业。不能让他得逞,那男人似是能看穿库克的心理,他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那是命运,是注定的,谁也逃不掉?你进去把!她在等你。”

  “她是谁?”那人显然很累,不想在多说一句话。库克皱着眉头,进了洞。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说是满地黄金,那有那种事,看来石碑的话也不能相信,不真正来到这里是不可能了解到实情的。这里确实比一般的地方耀眼,地面反射出金色的光,但那是含量奇高的亚铁矿石的反射结果,这里有这么多的这种矿石,一定是地球初期地壳运动的结果。远方是茂密的大森林,黄色的土地一直延伸到天边,在与天的相接处一条墨绿的线将蓝黄分隔,分外清晰,没有风的声音,这景色就是天堂把,也许天堂就在那森林里,库克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必胜的信心仍使他充满希望的前进着,对未来的憧憬使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刚刚经过的令人恐怖的黑洞,也忘记了那男人的话。

  森林里要阴冷的多,很难想象这种绝境居然会有路,还不只是草被压低的那种,而是那种黄土路,难道这里有很多人经过吗?怎会这样呢?

  库克沿着路走着,算一算已经走了四个小时了,顾不上心中的疑惑,快点,快点,他这样想着,只要到达高处的城堡,一切就都会有结果了。在群山环抱的中心,有一座中世纪英式的城堡,灰色的城墙,房屋都成锥形。很快,他便到了城堡脚下,面对着红色的城们,他木然了,呆呆的向上望着,心想:我已经达到目的了吗?难道我这么容易就成功了?到天堂难道就这么容易吗?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破译碑文的人,他就对自己的成功深信不移,他正这样想着,门开了,伴随着木脂摩擦的声音。库克走了进去,四处张望着,里面是一个大花园,各种花朵争奇斗艳五彩斑斓,美丽到了极制,左面的门开着,他走了进去,里面是亮堂堂的一间大厅,尽头有许多的机械装置,复杂的很。

  “你终于又来了。”从机器后面走出了一个20岁上下的姑娘,粉色的紧身衣,黑色短裙,晶亮的白皮的高跟鞋,古铜色的长发披在肩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深邃不失神,粉红的小嘴儿向里抿着。库克看呆了,也不是他很没出息,见了美女就缓不过神儿,而是他想破天也想不到传说中的神竟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少,各个都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个也没什么出重的地方,但看了一眼就觉得亲切,就象是几辈子没见的密友,也许这就是神的力量把,他这样想着,那美女已经说了话了,令他迷惑不解的是她竟说了一个“又”字,这时他想起了来这里之前碰到的那个男人,他也对自己似曾相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我以前来过这里吗?”

  “嗨,你终于还是把一切都忘了。这不是你的错。”女孩儿低下头,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让你伤心,但我真的很困惑。”

  “没关系,既然你不知道,我就有责任告诉你真相。”

  库克贫贫的点头,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静。

  女孩先是笑了笑,突然又晴转阴,嘟囔了一句:“和30年前一样。”

  “你说什么?”他有些着急。

  “好把,我现在就告诉你,其实我不是一个你想象中的人,我只是一台机器。”

  “一台机器?”

  “是的,所以我是不老不死之身,我靠外面的矿石来进行自我更新。”

  “你是如何做到的呢?”

  “首先,我将矿石融化,通过主机的严格计算和调节,把各种元素的含量控制在可用范围内,这不是一件难事,然后将合适的浆液向不同制作机器传输,各个机器完成身体的不同组织,这一点在分机器中有充分的体现,如果合成的是肌肉,元素经过复杂的生化反应,会转变成肌肉组织所需的空间结构,也就会呈现出肌肉的模式,就会有肌肉的功能和感觉,也就是说尽量利用地球上数量较多的元素来替代碳完成人体的合成,但这并不是人类本身的革命,因为我只能算是合成人,不属于人类,即使我拥有人类所拥有的一切。”

  “你知道生命的真正起源吗?”

  “陨石啊。”

  “那人类未来的命运那?”

  “你现在就身处其中了。”

  “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用你们当时的年历计算,现在是3056年。”

  “......”库克面无表情,就象是时间停止一样。

  “你不要惊讶,漫漫你就会适应的。”

  “适应,你说我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吗?”

  “你怎么还不明白啊,不是你要呆,是你必须呆,你已经回不去了啊。”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你几个小时前所通过的那和山洞并不是普通的洞,那是一个由高磁场支持的时间虫洞,你之所以能够来未来,全是它的功劳啊。”

  “但我可以再走回去啊。”

  “你好幼稚啊,你所通过的虫洞就相当于一段环线的内部,环线上所加的超高电流是不可改变的,所以其内部的磁方向也是不可改变的,时空路也是单向的,你以为你进得来就能出得去吗?”

  他终于想通了,知道了为什么传说中没有一个人能出得来,就因为这个原因外面的人们才将这里称做天堂,或是地狱。但心态上的转变还是需要时间的,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这样的事实,虽然他已经很平静的来面对,还是抑制不住伤感,一想到今后再也不会有众人的夸奖,再也没有机会和漂亮姑娘一起共进晚餐,没有,什么都没有了,世上有那个人能不伤心欲绝呢!

  “现在你后悔了吧。”竟然是洞口的那个男人!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他怎会来到这里,难到他也......

  “不要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我和你没有什么区别。”

  女孩儿在一旁偷笑,“今天你打算和我比围棋还是台球啊,我等了很久那。”

  “今天比拼图,上次那个我已经想好了。”

  “等等,等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库克着急了,那男人的到来弄得他一头雾水。

  “好把,反正你早晚要知道的。”那男人清了清嗓子,“其实我是这世上最不幸的人,这不能怪别人,全是我的错,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感觉了,只不过是每天必须重复大方面的决定,起初我试图去改变它,但不长时间我就明白了那根本就是徒劳。

  “谁让我是个生来就十分贪财的人那,只要能拥有遍地的黄金,地狱我也不惜挺而走险,到了这里我才知道一切都是骗人的,当时我狠不得杀了这个女人,后来我又克制住了,我要求她赶快送我回去,由于我当时手上有枪,她不得不为我开通了一条虫洞,我说我只要到达刚出发之前的时间,她便达成了我的愿望,可那正是噩梦的开始,后来我发现我想取消这次旅程是不可能的,我曾让别人看住我,但总是阴差阳错,让我重蹈覆辙,后来我叫人把我绑住,用安眠药,什么方法我都用了,就改变不了,最后,我也不想反抗了,如此的浪费我的人生还不如去做一些值得快乐和欣慰的事,后来我知道卡娜很少有人陪伴,我就把在这里的那段时间用来陪她下下棋,打打球什么的,也免的无聊。”

  “是啊,尼克虽然贪财,但还是个顶好的人那!”卡娜,就是那个女孩儿,也禁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可是我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卡娜,你不是说我是不可能回去的吗?可为什么他可以回到从前那?”

  “你不会是想过我的生活吧,每两天就要重复一次。”尼克有点恼怒。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惹你生气”库克小心翼翼的鞠躬陪了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求你不要这么罗嗦好不好,我的时间有限,如果再不开始,今天拼图的时间就不够了!”

  “真是对不起!”

  卡娜抿着嘴笑得很妩媚,“没关系,等他走后我们一起谈谈你的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就不要和他争了吧。”她的笑容真是迷人,不对,我的心跳怎会这么快,难不成我...不会的,不可能的。

  终于送走了那个“短命鬼”,库克松了一口气,暗暗的欣喜能够得到与卡娜交谈的机会。

  “快快,我这个人是最竟不起折磨的,你不尽快解开我心中的疑惑就是对我最大的折磨。”

  “好好,看你急成那个样子,虽然我会与你重复当年的谈话,但见到你我仍很高兴。”

  “那就快把一切告诉我把。”

  “我就知道你一定说这句,呵呵...”她又笑起来了,那笑容既遥远又想是一刻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在我向你作任何解释之前你必须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时间的结构,虽然这在你那个年代还没有被确定,但它理解起来十分简单,你很快就会明了的。”

  “时间的结构?”

  “对,其实时间在二维上的表现形式类似于正弦曲线,是有‘波峰’和‘波谷’的一段曲线的循环形式。起初有的人认为时间是一个维度,也就说明时间是一维的,那是不对的。

  “

  时间是空间环境里的充斥物,没有空间也就没有时间,这里的所有就是基于这条规律而建立起来的。其实正规的说我们现在并没有处在未来,你知道的,在正弦曲线的坐标图中,一旦规定了单一的横坐标就有无数个纵坐标与它相对应,可以这样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地域就象是规定了横坐标的各个纵坐标,在时间的长河中,以无数的点的方式存在,但是这些点并不是无限的,对于未来我也无能为力,相对过去来讲,未来有很多的可变因素,是不确定的,由于这样的缘故,在曲线上未来时间的点是不存在的,我们只能生活在过去和现在,这样才能保证每一个在机器所固定的横坐标所对应的时间内通过虫洞的人都能来到我们这个特殊的地方。

  所以,你还是一个很幸运的人那,如果在其他坐标固定下的时间进入山洞,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什么?一定会死吗?”

  “肯定会,那里有重重机关,悬崖峭壁,没有人能活着出去,至少几千年来还没有,你也不会,这是注定的。”

  “能给我解释一下尼克吗?”

  “当然。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个地域存在于现在和过去的横坐标相同的各个点上,我们可以利用高磁场来制造虫洞,在过去的各个点时间上跃迁,也就是说只要是时间的横坐标一样,我们就可以到这些时间上去生活,这也是到达这里为数不多的成功者的归宿,大多数的人是为了钱财而到这里来的,了解到这里没有黄金,也回不去,他们就想出了许多办法到一个固定的时间段去生活,如今他们已经大富大贵,已经成为了知名人士,也不算他们白来吧。”

  “他们都是谁啊?”

  “这是机密,不过我敢向你保证,那些绝对是令你瞠目结舌的,并在任何一本全面的历史书上都很轻易就能找得到的名字!”

  “是吗?那他们是不是永远回不来了那?”

  “恐怕是这样,他们与我们无法联系,我就不能为他们开设虫洞,他们也便回不来了。”

  “那尼克是如何能回来的呢?”

  “哈哈,说起他还真觉得好笑呢!当时他硬避着我为他做虫洞,我怕他等不及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来,情急之下我便为他做了一个最简单的虫洞,也就是利用他的时间观作为调节,去离他最近的,也就是在一个‘波峰’两端相临的两个时间点的,结果他就到了两天前,但那段时间已经成为历史,是不可改变的事件集合,所以他还是按着当时的计划来到这里,又不得不重新再回到两天前,就这样不断的循环,直到他死去为止,说起来还真是可怜呢。”

  “那对于回到过去的他,将来不也是被规定了吗?也就是他的未来是没有可变性的,这样说对吗?”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既然他已经来到了这个不平凡的地方,他的生活也就不平凡了,因为他始终活在自己的过去里,他的时间从‘波峰’的这一边,通过‘波峰’到其另一边与原点相对称的时间点,然后再回到起点,已经形成了一个循环,是无法摆脱的啊。”

  “如过选一个比较久远的时间点的话,是不是就可以生活到人生的尽头也不会再回到这里那?”

  “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啊。那么现在你想好了要去哪段时间生活了吗?”

  “我还没想好,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再多呆几天吗?”

  “呵呵,我真是明知顾问啊。”

  在圣地已经生活了半年了,库克对一切已经了如指掌,每个房间,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个人。

  这里优美的环境,舒适的生活,又有一位天仙陪伴,这是何等的福气呀,如今他早已想不起什么伤心事,他也觉得他不该有任何的伤心,不满或者抱怨,否则那不是太不知好歹了吗!他与尼克也成了好朋友,最近他们正在较量一种叫做及卡达的纸牌游戏,库克天生就有玩纸牌的灵性,可尼克也是个永不言败的坚强人,这下可苦了他,每次都是兴高采烈的来,灰心丧气的走。也许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世间聪明的家伙,半年来还从没见过一个人来这里,他们应该都抛开了自己原来的自己去追求新的生命,只是尼克比较惨,谁叫他那么不冷静呢。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库克觉得自己已经追入了卡娜的陷阱,有一天看不见她心里就不塌实,有什么事都首先想到她,他总是为自己开脱:也许是我们总在一起的原因把,不告诉她也没有别的人可以倾诉啊,但为什么我一见到她就心跳得厉害呢?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以前我整天被美女所围也丝毫没动过心,我怎么会喜

  欢她呢?”

  不对,我是喜欢她,我喜欢的就是她,我确定,我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这般的清醒过,从来就没有象现在这样的确定一件事,我要让她知道,对,就在今天!

  “卡娜,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不用了,我早就知道了,真是一秒也不差。”

  “你说什么?”

  “我说我知道你的心意了,就让我们高高兴兴的在一起吧。”

  “我还没有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起来这对你还真是不公平,但是我也没有能力改变,你就什么也不要问了,好吗?我是不能告诉你的。”她沉默了,顾不得看一眼库克那迷茫的眼神。

  库克连想都不敢想,他与卡娜进展的竟然如此神速,虽然在此绝境,无须有什么谈婚论嫁的世俗,但他们早已突破了心灵的最后防线,表面上他们是无话不谈,库克也确实是这样,他把自己的过去都向卡娜作形象的描绘,她也很有兴趣来了解他,即使她也许不必要去听,她还是装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但说到她自己的事她也没隐瞒,只是有点含糊,既然库克不在乎这些,那也便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就这样他们安稳的在圣地生活了两年,然后他们决定到过去的时间中旅行,他们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设置虫洞,比如他们要到一个月前去,然后再在半个月后回来,他们就可以先

  在半个月前设定一个虫洞,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出现,然后再制造去一个月前的虫洞,这样就可以有去有回了。当然他们不可能去这么近的时间,他们的计划是将古今一切可以去的但不重复的地方都去一遍,这真是一次壮举啊,他们见到了北京人,参与了大禹制水,经历三国纷争,找到梦一般的桃花园,和花木兰对酒当歌,与陶渊明一并赏花,邀李白一起划船,请杜甫共餐狗肉,帮包晴天想着抓贼,等岳飞北伐回归,为张无忌杀出重围,给曹雪芹烧壶热水。

  “卡娜,如果有一天出了差错我们回不去了怎么办?”

  “在这里生活也挺好啊。”

  “......”

  “放心吧,我保证万无一失,因为我们不会呆在这里的,我知道,我就是知道。”

  转眼间30年过去了,卡娜丝毫也没有变化,可库克已经成了个老头子了,尼克也不向以前来的那么及时了

  ,他们都老了。

  库克的心情越来越低落,想到自己的时日无多,与卡娜就要分别,他心里总是酸酸的,没人时就偷偷的落泪,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真是不忍心就这样死去,卡娜看在眼里,伤在心头,可惜她无能为力。

  “我真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我知道,你很伤心。可我比你更伤心。”

  库克老泪纵横,说:“我真是后悔,在一起这么久,竟然没有好好的为你着想一次,我真不是个好男人。”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这样的,谁叫我一直爱着你那?”

  “我可不可以也变成一个合成人呢?”

  “那是不可能的。”卡娜的泪已经止不住了,眼中充满了血丝,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没有。”

  加上库克人生中的最后一天,他一共度过了60年3个月零7天,他死时没有闭上眼,因为她没有在身边。

  也许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不然的话她会一不忍心将一切告诉他,即使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已经这样伤心两次了。第一次她不是故意的,匆忙的出去,匆忙的回来,在匆忙之间,他去了。留下的只有那份顿然窒息的痛,第二次,她不得不匆忙的出去,又不得不匆忙的回来,一切在她的预料之中,可那份撕心裂肺的痛还是一分不差的袭来。

  这是第三次,在出去之前她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还是出去了,她知道,抗拒是没有用的,她也知道库克无神的眼球在盼望着什么。可那是命运,是世人想象不到的天神也不可违背的命运。

  “难道非得这样吗?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

  “没有,我也是有感情的,我也不想看着我心爱的人死去。”

  “那是不是也是我的下场?”

  “你没有选择权。”

  “如果能在外面死去,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也希望这样。”

  “你不知道我将会死在那里吗?”

  “不知道。”

  “不应该啊,库克的事为什么你全知道而我的事你却不知道那?难道你是比我先死?”

  “......相当于那样把。”

  “轮回就是我的命运啊。我现在才知道正是我的贪欲将我坠入了轮回的深渊,受着轮回之苦。”

  “还不只是贪欲。新的30年又来到了。我得抓紧时间去毁了30年前的我自己。”

  “那又是何必呢?”

  “这是命运,我第一次这样做了,就不能在挽回,何况这正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对不起,不得不仍下你一个人了。”

  “没关系,我已经学会复制我的记忆了,我会将你的任务继承下去,你放心的去把。”

  “谢谢。”

  卡娜平静的开启虫洞,眼中充满了希望,可又是多么的可怜,她只能在轮回中挣扎,不断的重复着过去,这却又是她期望的,是她活下去的支柱,她慢慢的走到机器的面前,轻轻的叹了口气,将日期定到了30年前,

  地点不变,然后缓缓的走向虫洞,她回头看了看这房间,就象是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她没有流泪,记忆越多就意味着苦痛越深,越受煎熬。她回头走了进去,喃喃的一句:“又有谁能脱离轮回之苦那?”

  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市医院里如蜂窝一般,医生护士来来回回形成了一条白色的河流,手术室里却静得只能听得女子的粗气与尖叫,房外一男子如热锅上的蚂蚁,弹跳般的走着,时不时的蹿上一下。

  几个小时过去了,门内出来了一位护士,怀中婴儿还在啼哭。

  “恭喜您,是个公子。”

  男人乐开了花,接过了婴儿,轻柔如扶珍宝,目不转睛的盯着婴儿的脸,眼圈中泛着光。

  “你不打算给他取个名字吗?”

  男人将回过了神,仰头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又低头看了看婴儿那晶莹的眼睛,说:“我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有探索精神的人,就象我一样,......,就叫他库克把。”

  人世间又有谁真正的了解自己那?又有谁知道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

  也许你就是个正在轮回之中的人。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glory2003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