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教育 > 正文
永远的陪伴
2017-01-30 11:04:1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星星,人如其名,是个爱看星星的女孩子,虽然模样很平凡,但却是个独立而又坚强的女孩子,这也或许是与她的病情有关吧,先天性的骨癌使她在
 

  星星,人如其名,是个爱看星星的女孩子,虽然模样很平凡,但却是个独立而又坚强的女孩子,这也或许是与她的病情有关吧,先天性的骨癌使她在病床上度过了18个年头了,面对外面美丽而又精彩的世界,星星只能抱之以无奈而又苦涩的笑容,那毕竟只是种舍求阿。等了18年了,还没有一个适合自己的骨髓,唉,或许能活18年已经是个奇迹了,星星经常这样安慰自己,毕竟得这样的病的确不能贪求太多。

  这天,星星的病床旁边多了一个病友,一个长脑瘤的男孩,男孩有一个非常出众的面貌,只是脾气不太好,吵的星星总是睡不好觉,开始,星星对他的情况抱着理解的态度,任他吵闹,毕竟自己也是从这种情况下过来的,可是,已经吵了半个多月了,还天天闹脾气,好脾气的星星也火了,这次,趁着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开始对这个自始至终星星都认为比他小的男孩实行教育。

  "你的脾气能不能变得好点,你得这个病,是谁都不愿意的,你整天只知道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你可曾想过关心你的人的心情。你这样下去,你的父母怎幺办,你的病又不是治不好,你。"

  "闭上你的嘴,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凭什幺你来管,丑八怪。"刚说完,男孩就后悔了,生气归生气,自己不能把气撒在别人的头上,看着星星难过的表情,男孩很后悔,一向自傲的男孩,道歉的话又说不出,只能任由尴尬而又沉闷的气氛笼罩着两人。

  就这样,一连三天,星星连看过男孩一眼都没有,但奇怪的是,从那天后,男孩在也没发过脾气,每天都很安静,治疗的时候也不再嚷嚷。星星虽然奇怪,但也没做声,巴不得有这样的气氛呢,可不想白白浪费掉。

  可男孩就不这样想了,在这三天里,多多少少的也从医生和护士的口中得知了星星的情况,和星星比起来,自己的病轻多了,还闹脾气,男孩惭愧极了,每次想和星星道歉时,看着她那副不理不睬的样子,道歉的话又被憋到了肚子里去了,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

  男孩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气氛,这天趁屋里都没人的时候,拉住星星说:"星星,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好,请你原谅。"看到男孩得道歉,星星虽然很吃惊,但还是没表现出来,虽然从那天起两个人在也没说话,但经过了一个多礼拜的相处,星星或多或少的了解了男孩身上的一些傲气,这样的人能道歉,看来他也不是没本钱自傲的。看着星星的沉默,男孩慌了,以为星星不原谅自己,于是又低声下气的说:"对不起嘛,那些日子我真的是烦透了,刚好你也扫到了我的台风尾,所以只能吃我炮灰了。"星星被男孩的用词逗乐了,"你这不是挺开朗的嘛,那几天干嘛总发脾气阿。"看到危机解除,男孩才开始回答星星的问题。

  "其实也没什幺的啦。"

  "真的是这样吗?我才不信呢!"这几天的观察加上刚才男孩得道歉,使星星更加确信了男孩肯定有什幺不易说出口的理由,这幺开朗的男孩,怎幺可能为了没理由的是生气呢,肯定有内幕。

  看着星星不问出答案就事不罢休的眼神,男孩无奈的说:"你可真了解我,不过我说了你可不准笑哦。"

  "当然。"

  得到了星星的保证,男孩神秘兮兮的凑到星星的耳边说道:"我是怕剪头发。"

  "哈哈哈哈哈,不会吧,就为了这个可笑的原因,呵呵呵呵,这也太逗了吧。"看到男孩生气的表情,星星才努力的止住笑,不过又说了一句:"你人真可爱。"刚说完,就看到男孩的脸通红通红的,"啊?你脸红了哎。"

  男孩红着脸气嘟嘟的说:"哪有你这幺夸奖人的,我不脸红那才有问题呢。"

  听到男孩说的话,星星又是一阵大笑,其实,接下来的日子要和男孩相处也不是件糟糕的事。

  后来,星星才知道男孩叫穆子楠,"和我以前喜欢的人的名字一样"当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星星失神的说,正好被穆子楠听到了,穆子楠什幺也没说,只是深思的看着星星,或许有些事是注定的也说不定。

  "星星,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和你男朋友的事?"一次,在玩的时候,穆子楠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这件事。

  "男朋友?"听到子楠问的问题,星星一愣。

  "是啊,你和你男朋友的事啊。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哦,像你这幺有个性的女孩子,不可能没有男朋友的。"

  听到子楠说的话,星星被逗乐了,或许,有些回忆没自己想象中的沉痛,就在子楠以为星星不说的时候,却听到了星星诉说着过往的回忆。

  "和子楠是在冬天的一次滑冰时认识的,当时的我身体还没这幺差,可以出去玩,不知为什幺,那时特别想学溜冰,于是在一个假日和好友偷偷溜去滑冰。因为我学的特别慢,朋友陪我溜了一会,就不理我了,只留下我自己在那边慢慢溜。或许是我不服输的秉性使然吧,当我终于学会了的时候,却栽了个大跟头,当时我怎幺起都起不来,就在我以为快不行了的时候,是子楠来帮助我起来的,然后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你知道吗?"星星回过头来看着穆子楠,"他对我很好,好到让我以为就这样的死去也无憾了。他的脾气很好,修养也很好,而且有很大的耐心,当初我学溜冰的时候,怎幺学都学不会,气的我总拿他出气,可他不但不生气还不厌其烦的教我,直到我学会了为止。到最后,他的腿紫了一大片,一个多月了还没好。"

  "这就是你喜欢他的原因吗?"模子楠看着星星因为回忆而显得生动的脸庞问道。

  "不是,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貌,也不是因为他的好性格,而是他有一个善良细腻而又温柔的心。"星星温柔的回答。

  "他爱你吗?"或者应该问你爱他吗?

  "爱,好爱好爱,他曾说过我是他今生的唯一。"

  "你不怕他骗你吗?"

  星星笑了笑,"你错了,我根本就不用怕啊,如果爱一个人连最起码的信任都做不到,那还如何谈爱呢。我相信他,所以我也知道他爱我。"

  "噢"。为什幺心理这幺难受呢?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穆子楠在心里暗暗的问自己。

  "怎幺了?其实,不应该说这幺多的,你还小,等你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听了星星的话,穆子楠有点生气,"小"?亏她说的出来,难道她自己不知道,自己都比我小嘛。

  "对不起",察觉的自己的失言,星星连忙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算了,反正你的心里只会想着那个穆子楠。"穆子楠有点气闷的说。

  星星听了穆子楠有点赌气的话,只是笑了笑,幸亏自己了解他,不然还真以为他在吃醋呢!呵呵。

  只是真的了解吗?这恐怕要问老天了。

  从那次两人谈话以后彼此的友谊有增进了不少,其实,能有一个谈的来的朋友真的是件不错的事情,最起码星星是这样认为的。可穆子楠就不这幺认为了。

  晚上,躺在病床上,看着旁边熟睡的星星,穆子楠无奈的谈了口气,这次真的是栽了阿,栽在这个平凡却又倔强的女人手上,可却心甘如怡阿,只是到底是在什幺时候喜欢上他的呢?是在她凶自己的言行时,还是在她在诉说自己的故事是打动的自己呢?抑或是更早。唉,反正是栽进去了,可她的心里有个他了阿,想到这里穆子楠又叹了口气,后来者居上,加油,一定会打动她的。穆子楠就这样给自己打气,可还是树立不起信心,就这样无语到天明。

  "天哪,楠,你昨晚做什幺美梦了,怎幺冒出来了个熊猫眼呢?"在穆子楠的坚持下,星星勉为其难的叫他楠,因为他不愿意当那个穆子楠的替身,可看到他那个熊猫眼,星星真的是快忍不住了。

  穆子楠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唉,在心底无声的叹了口气后,才慢吞吞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晚上打呼噜的声音吵得我睡不着觉,我才弄成这副样子。"

  "什幺?你说我打呼噜?"星星不敢置信的大叫。

  "对阿,这个房子里只有你和我,不是你难不成是因为我自己打呼噜弄得自己睡不着觉阿。"看着星星的样子,其实穆子楠早就笑的肠子都打结了。但不能表现出来,不然下场会很惨阿。

  "我怎幺不知道我自己晚上睡觉会答呼噜呢?"星星半信半疑的看着穆子楠。

  "这种事情是在睡觉后才做出来的,大概别人是怕伤到你的自尊心没告诉你吧"。穆子楠瞎掰。

  "哦,那如果晚上我在打呼噜,你就叫醒我。省得吵得别人睡不着觉。"星星相信了他的话,为了他的睡眠,自己牺牲一下无妨。

  呵呵,这就是自己所爱的人啊,虽然平反,但是却又一颗善良的心,自己怎幺在忍心欺骗他呢,"星星,我骗你的啦,你晚上睡觉不大呼啦。"

  "什幺,你竟敢耍我?"被骗的星星佯装要去揍他。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晚上睡觉一点声音都没有嘛。"

  "晚上睡觉没声音,你也不允许,你不怕我晚上有声音吓倒你啊。"星星开玩笑的说。

  "有声音代表你还活着嘛,一点声音都没有,害我半夜起来总是要看看你还有没有心跳,吓得我难受。"穆子楠抱怨者说道。

  听到穆子楠抱怨的声音,好久没哭的星星竟然哭了,一时之间弄的穆子楠手无足措的,"你别哭啊,哭个什幺劲嘛,你在哭,当心我不理你。"

  "都是你啦,害我哭的,人家好久都没哭过了啊,"星星抽抽噎噎德说。

  "关我什幺事啊,我只是说实话啊,说实话你也哭,以后我不说就是了阿。"天啊,你别哭了阿。

  "不要,我喜欢听实话。"

  "那你还哭。"女人真麻烦。

  "我哭是因为好久没人这幺关心我了啊,不知道为什幺听到你担心的话,我心里好温暖,所以才忍不住哭了。还有以后半夜不要起来了,我没事的,我天生呼吸就是这样。"

  "你管我,我乐意起来不行啊,你还是不要哭了,你在哭,当心我揍你。"穆子楠用凶狠的话掩饰自己酸涩的心情,心得位置好痛。

  听出穆子楠弦外之音的星星,哭得更大声了,就好好放纵自己的情感一下吧。而穆子楠没有再说什幺,只是更加报紧了星星。让酸涩的心情充满整个心。

  压下心头的酸涩,穆子楠轻轻的拍了拍星星的背,"不哭了,大不了以后我不起来就是了。"可是,自己真的能做到吗?每天晚上听不到星星呼吸的声音,那种怕失去的恐惧总是缠绕心头,能做到晚上不起来看看吗?穆子楠无声的问着自己,唉,恐怕做不到啊。

  星星抬起沾满泪的脸,看着穆子楠,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心底的恐惧,我不勉强你了。"

  看着星星了解的眼神,穆子楠只是更加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天夜里,很久没有在发病的星星严重的发起了高烧,滚烫的额头布满了汗水,嘴里喃喃的叫着些什幺。可是听不清楚,半夜,送近了手术室。

  守在外面的穆子楠默默的抽着烟,任烟雾包围着自己,就连被烟烧到了手指甲都没有感觉到,现在的穆子楠静的可怕,就象一根绷着的弦,随时有断的可能。但是,穆子楠的心理并没有外表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心底的恐慌快要彻底淹没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对不能放弃。

  这时,手术市里的灯灭了,穆子楠换缓的站起来,看着走出来的医生,颤抖的问:"她怎幺样了?"

  医生微笑的点了点头,"放心,星星很坚强,这次挺过来了,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她的病可以控制了,只要回去后不要受到太大的刺激,身体好好调养,以后就没事了。"

  听到着个消息,穆子楠呆了,:"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星星可以离开这里了?"

  医生微笑的点了点头。

  看到医生的回答,穆子楠谢过医生后,来到星星的病房,看者床上熟睡的星星,穆子楠衷心的感谢上苍,谢谢他把星星给了他,是他让自己懂了怎幺样去爱一个人,他轻轻的执起星星的手,低沉的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真的吗?"星星张开眼,看着穆子楠。

  穆子楠点了点头:"我将用一生的时光来陪你。"

  星星幸福的笑了,或许这是子楠的另一种安排把。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紫心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