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桅子花开时
2017-02-04 08:45:4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萱在她二十四岁那年特别希望谈恋爱,希望身边能有个真正陪伴自己的人。萱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在她刚刚满周岁的时候母亲就与父亲离婚了,
 

  萱在她二十四岁那年特别希望谈恋爱,希望身边能有个真正陪伴自己的人。

  萱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在她刚刚满周岁的时候母亲就与父亲离婚了,丢下她与十岁的哥哥,跟一个据说很有些才气的落魄诗人跑了。在萱的印象中几乎没有对母亲的记忆,所有别的小朋友母亲能做的事情,自己的父亲也一定做得很好,父亲为她扎小辫,为她做花裙子,为她做可口的饭菜,甚至在她初潮的时候也是父亲细心的放一本生理书在她的枕边。在父亲身兼双职的呵护下萱一天天长大,她自认为没有单亲家庭的阴影,没有对自己未来婚姻的恐惧。

  童年是幸福的,是快乐的,是无忧无虑的,但是,不知从什么起,萱开始不愿意回家,不愿意面对父亲与哥哥,尤其是哥哥。哥哥比萱大十岁,从小萱就喜欢跟在哥哥的屁股后面玩,爬树、上房、打弹球,男孩子能玩的东西她也照样玩,而且还毫不逊色。哥哥在小伙伴中最有威信,是大家的“头”,这样,萱也跟着感觉挺好,哥哥就是她的保护神,只要萱有一点不高兴的表情,哥哥就一定能找出是谁惹得她不高兴,而在萱的心里,也把哥哥当成自己最亲的人,她会在哥哥怀里撒娇,会对哥哥耍脾气,还会时不时的玩出恶作剧。但是,突然有一天,哥哥领回家来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萱眼看着他们在她面前卿卿我我,眉目传情,而且哥哥还郑重地告诉萱,这将是她未来的大嫂,“哼,大嫂有什么了不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却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哥哥对自己的日渐疏远,不再像往日里随意捏捏她的小脸蛋,更不会把她高高的举起,这一切都成了“准大嫂”的专利,就连她的小把戏哥哥也不加理会。她曾经很认真地把这种想法告诉过父亲,可父亲也很认真的说:“女孩子长大了,要有个女孩儿样,不要总象小孩子一样,你哥做得没错,况且他已经三十多了,你应该理解……”。

  ……

  萱觉得应该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希望马上恋爱,离开家,离开父亲与哥哥。这时,舟走进了她的生活。舟是萱的同学,一个从高中开始就默默地暗恋着她的大男孩,但是,在萱的眼中从来没有舟的影子,她也从不知道有一个男孩儿对自己这样情有独钟。那是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萱从超市采购出来,大包小包的买了好多东西,站在路边正准备打车,一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把这些包包袋袋全部抓住,萱以为遇到了坏人,刚想大喊,眼前出现舟的那张英俊的脸庞。就这样,旧同学重逢,在新生活面前彼此才发现原来他们浪费了许多时间,两人懂了:原来这就叫缘分。整个春天,他们是在花前月下渡过的,萱一下子找到了快乐的源泉,她喜欢看舟漂亮的大眼睛,在她看来,这是世上最清澈的眼睛,以往在书上总能读到

  “如泉水一样透明的眼睛”,那时她还觉得这是作者的夸张或比喻,世上怎能有如此完美的眼睛?而如今她相信了,舟的眼睛比书中的描写更具体,更真实,更让人留恋。她最喜欢在朗朗的星空下,一边数星星,一边读舟的眼睛,她知道,星星里有她的一千个心愿,舟的眼睛里有对她无尽的爱。只要看到这双眼睛,她就会放心,知道最爱自己的人就在身边。

  伴着桅子花的开放,萱也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十四个生日。这一天是周日,萱懒洋洋的起床,却没有看见爸爸和哥哥,哥哥一定是准备结婚用品去了,可爸爸呢?萱也没有多想,她也没有时间多想,一看表已经到了与舟约定好的时间,她急忙忙地穿好衣服,开始为自己庆祝一个最有意义的生日。那一天,他们从早上一直玩到傍晚,本来准备早些回家的,可是舟却突然要带萱数星星,萱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与舟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们相依偎着来到“老地方”,这是这个城市的旧城墙,地域开阔,周围也特别寂静。萱坐在舟的身边,把头深深的埋在对方的臂膀里,听舟慢慢的述说,舟告诉她,在高中时,他就特别注意她,在他眼里萱是最清纯的女孩,他喜欢她的飘逸长裙,喜欢她的直直的长发,喜欢她清雅的气质,更喜欢她的小小的红红的嘴,说到这儿,萱看到舟眼中的热情,那是一种清澈加上激情的东西,萱也不由自主地迎上去,在这个月色朦胧的夏日里,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了一个深爱自己的男孩。好长时间以后,在她回味这一切的时候,好像依旧能够感觉到舟那淡淡的吻。那一夜,他们没有回家,在旧城墙上,一直聊到天明,虽然,萱几次想回家,她怕爸爸会担心,可舟却一直没有松过手,紧紧的握着萱的手。……萱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萱也不知道面对自己的爱人能有如此说不完的话,她觉得,这是他们故事的刚刚开始,以后的日子多着呢。她把他当成是自己今生的伴侣。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初恋就找到挚爱。

  可这种想法在她回到家的那一瞬间就宣告结束了。回到家里,依旧冷冷清清,不见父亲和哥哥,桌子放着未切的生日蛋糕、葡萄酒还有她最爱吃的辣子鸡丁、咖喱土豆。电话在瞬间响起,还没容萱多想什么,哥哥急切的声音就已经从电话里传来,“小萱,爸爸昨晚让汽车撞了,正在抢救……”。

  ……

  爸爸经过近十个小时的手术,终于从手术室被推出来,萱看到爸爸苍白的脸,看到爸爸身上有好多管子,她一阵眩晕,脚象踩了棉花一样,身子不听使唤地往后仰,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撑住她,她牢牢地靠在这个人的身上,然后听到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挺住,这个时候你不能倒下。”是舟,萱努力控制住自己,然后给了舟一个勉强的微笑。跟着医生把父亲送到病房,待大家把父亲从推车抬到病床上后,萱开始仔细地为父亲盖被子,突然她一怔,手停下来,——被子塌下去一块,等她反映过来时,看到的是哥哥的一双充满“愁恨”的眼睛,就算许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哥哥的那一双眼睛她仍然心有余悸,可是就算是那样一个眼神,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奢望,因为从那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哥哥都没有同她说过一句话,没有看过她一眼。她也慢慢知道,父亲受伤是因为出去寻找深夜未归的女儿,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卡车所撞。

  那一刻她懊悔自己,因为没有责任感的自己,父亲的后半生将在轮椅上渡过。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决定忘掉舟,忘掉曾经拥有的快乐日子……

  一个初冬的午后,她用轮椅推着父亲在街边散步,突然一对情侣进入她的视线,看着他们互相依靠,喃喃细语,一种久违的情感涌上心头。从父亲出院的那一天起,她就身兼女儿、护士、护理员数职,她要好好的照顾父亲,就如同父亲当年细心的照顾她一样,而此时,她的心中更多的是愧疚,每天从早上忙到晚上,眼里看到的是父亲身影,耳里听见是父亲的声音,心里想的是父亲的每一处生活细节,她的生活少了许多东西,但这份亲情却浓郁了许多。哥哥已经结婚搬出去住了,偶尔会回来看看父亲,买些父亲喜欢吃的东西,带着有助于父亲康复的保健品,但却从没有同萱说过话,甚至一个眼神也没有。不过,萱理解哥哥,他知道哥哥对自己没有恨,时间会解决一切的。反而是对舟,萱突然从沸点到零点,不接舟的电话,不看舟写的信,更不见舟,她决心让舟在她的生活中消失,有时,她会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甚至会觉得自己从来未恋爱过。

  ……

  又是一个桅子花开的季节,萱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十六个生日,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唱着生日歌,吹灭蜡烛后大嫂微笑着望着萱:“许个愿吧!”当萱把双手合十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了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想起了那淡淡的初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细雨如丝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