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断章《南柯一梦》
2017-02-08 13:42:3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药香醉幽谷,人去不留。长卷纵然唱莫愁,却看新月终如钩,谁能无求。无忆似仙楼,一片温柔。天下风雨门外事,素颜淡然何己关,孰是孰否?人
 

  药香醉幽谷,人去不留。长卷纵然唱莫愁,却看新月终如钩,谁能无求。

  无忆似仙楼,一片温柔。天下风雨门外事,素颜淡然何己关,孰是孰否?

  人间传唱的这首小词,是昔日词诗散人为虚悬崖下,药灵谷,无忆小筑的主人素颜所

  写。当年未及青结的素颜,将因偶然来到时身受重伤且毒入骨髓的词诗散人治愈,名声一夜间天下皆知。药灵谷中,无人不救,无忆居里,无人不愈,成为传奇,居主素颜,尊为仙姬,谁人都不曾动其妄念,福祸不测,谁人都不能保证自己无需素颜的回春妙手。

  风雨波折止于谷外,尔入时即便奄然已去,待出时却如恶梦初醒,回想时竟是完全空白,无忆小筑里,记忆半点不寸,素颜相貌何,脑中一片模糊,没有半点残念。

  盈盈水间走来,茫茫佯佯叹息中,穿越了数千年。

  轮回的柄杖,苍穹可破,沧海的滴泣,日月无光。

  晚风约约,星坠幽谷,小溪淌淌,月染清纱。

  飘飘渺渺的笛声,诉不尽的凄笑心碎,天籁为之寂静;恍恍惚惚的人影,语不完的无可奈何,深泽为之词穷。

  青色香炉,熏烟风中弥散,无忆小筑,昔日一笑而过。

  素颜望着窗外月色,涓涓流水声依稀,忽然放下了手中竹笛,有些怔怔的出神。距离最后一个前来的受伤人的离去,不知不觉,已经半年过去了,外头发生了什么,素颜完全不知道,也从来不曾感兴趣,然而如今,却莫名的有些自怜着习惯了十数年的寂寞与孤独,眉宇间平添了几许忧郁与枯涩,这让从来心如止水的她,有些无措。

  轻轻幽幽的一声叹息里,凝结千千心结,颦蹙缕缕思绪。

  叹息声尚未消尽,却有一股异香散入小筑内,其香味清淡,然而意浓直入心脾,说不出的寒爽之却完全冲去了屋内原有的熏香,让素颜心底生起警戒。素颜倏的起身,却顿时头晕目眩,眼前模糊起来,在倒地的刹那,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的身影,“你~”微启芳唇,便在也无力支撑,只将那双冰冷胜雪,灰淡如尘的眼眸带入沉睡之中。

  白裳流苏里,是若柳扶风的玉脂冰肌。

  长发散逸处,是无计可消的三千丝愁。

  男人在素颜迷睡前,扶起了着赢瘦的女子,眼中一丝炙热乎闪而逝,看着怀中这阖眼而格外安谧的女子,嘴角牵起一个复杂的微笑,像是嘲讽,又似温柔。

  “素颜,终于找到你了~~”男人如梦中呢喃一般自语,“四千年的距离,还是让我追上你了,素颜,你不知道四千年的距离有多远,有—多远——”

  素颜突然睁眼,窗外月色依旧,竹笛不知何时划落裙边,遥遥袅袅的的熏香里,恍恍惚惚的素颜,一切,原来是梦呵,是梦呵……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苍苍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