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教育 > 正文
七重天上 (三)陨落
2017-02-09 09:57:5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好无聊啊!许默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手搭到我肩膀上,你下午去哪里?上课,然后去所里打工。哎,那一会儿一起去Mensa吃中饭吧。不去,米
 

  “好无聊啊!”许默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手搭到我肩膀上,“你下午去哪里?

  “上课,然后去所里打工。

  “哎,那一会儿一起去Mensa吃中饭吧。

  “不去,米饭太硬”,我说着把他的手从肩膀上移开,“别靠着我,我还没劲儿呢,排了一上午的队。

  许默风做了一个很无辜的表情,“什么嘛?要是吴玥的话你肯定还巴不得呢,对我就这么无情。我也排了一上午队啊,还多等了你40分钟,我命歹啊!

  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再推开他搭上来的胳膊,“今天Mensa有红烧牛肉,去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昨天去你那里查了,我订了大学群发的菜单邮件。

  晕倒,这家伙从来不上网,原来昨天来就是为了看菜单。没等我答话,就听见手机铃声夸张吵闹地响起来。不用看就知道是许默风的,只有他这种人才会用Titanic这种恶心的音乐做铃声。听得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唯恐声音不够磁性一样,“喂,我是许默风,请问哪位?

  等得听清了来电人,语气立刻来了个180度的转变,懒洋洋心不在焉地说,“噢,老六啊。没事儿,刚延签出来。你小子行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还记得哥们儿啊……

  耳朵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许默风闲扯,手里把刚才用的证件收拾放好。知道他们两个都是语言细胞发达的家伙,国际长途聊起来没半个小时也停不了,看看手表,该准备搭公交车了。

  耳边听到许默风一声怪笑,“靠,吴玥死了?开点有新意的玩笑好不好,你以为哥哥我出国了就智商下降啦?虽说今天起得比较早来排队,有点头晕脑胀的。还没忘了今天是愚人节!

  我合上文件夹,心里颇有点不快,这个顾乔飞平常就没口德得很,愚人节拿谁开玩笑不好,扯上吴玥干吗。听着许默风还在嬉皮笑脸的跟他胡扯,“你不如跟我说现在是你的幽灵在跟我通话比较有创意,嘿嘿,我是没什么,欧杨可就在我旁边儿呢,小心他回北京跟你起急……”说着还坏坏地朝我一笑。

  我拿着书包,站起身,“我等车去了,你们接着聊吧。让他替我给他爸妈带好儿。

  “哎,等我啊。行了,不跟你聊了。放你妈的……

  我回过头,看到许默风急急地一手拖着书包,一手举着电话,跨出一步之后的第二步却再也跨不出来,整个身体僵硬着,很滑稽的姿势,像是在空气中定格了一样。

  而他脸上的表情要远比身体的动作来得丰富,在短得几乎难以计算的瞬间之内变化了七八次之多。最后在看到我向他望去的目光时,定位在一个粘稠牵强的干笑上面,骂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个王八蛋乱放狗屁,行了,知道了,我们等车去了,还要去食堂吃饭呢。

  说完干脆利落地挂上电话,跑过来一拍我,“快走啊,看,车来了。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那是反方向。

  中午食堂的牛肉炖得破例得到火候,米饭居然也没有平常那么硬。吃饭时的许默风如常般的多话絮叨,在忍耐中吃完饭,走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他还跟在后面。

  “干吗?

  “你去哪儿啊?

  “回家,拿书和笔记,下午1点40的课。

  “那我去你那里上上网,”真是差劲的借口,我不置可否地接着往前走,他该不会又是去看明天的菜单吧。

  进了屋门,许默风没象以前一样大喇喇的跑到我床上躺成大字,反倒规规矩矩的坐在电脑桌旁,有一眼没一眼的看新闻,不时回头看看在屋里转来转去的收拾东西的我。

  几次的,虽然没有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却可以感到他张口又闭口地如坐针毡。这种忍耐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终于在看到我从床底拖出旅行箱的时候,他站起身,一步跨过来,“你不是下午有课吗,找笔记拿箱子干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纯粹是一种无意识的盲动而已。而这种看似充耳不闻的表现大概更进一步刺激了许默风在爆发边缘的神经,他猛地一把抓住还在低头致力于旅行箱里重新规划格局的我的左臂。

  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在一瞬间发生了。我猛的一挣,右手握拳,在根本不需要思考的直觉下,准确无误的击中在许默风的下颌上,力道之大大概超过了以往所有打架经历中的总和。我清楚地看到许默风的身子飞起来、摔在地上,滑到墙角才停住。

  大概,是那超过正常实力的一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吧,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低下头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每一个指节都泛着青灰色。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抬起头去看许默风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斜斜的靠在墙上。

  他眼里没有暴怒前的那种充血颜色,反而流露出一种歉意悲悯、甚至瑟缩躲避的神色。为什么,他不是应该怒不可遏,大叫大嚷地冲上来拳打脚踢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安静,这种死一般的安静。

  我不需要道歉的,对吧,我揍他是因为多年以来就看他不顺眼了,今天只是彻底清算而已。心里这样想着,我慢慢站起身来,手扶在桌上。等到,不再发抖了,抓起书和笔记向外走去。

  经过许默风身边时,听见他低低的说,“是车祸。

  那个时候,我可以肯定自己的步伐没有摇晃颤抖,或许只是声音中漂浮着几个微微律动的分子,“我要去上课了。

  好像是听到许默风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一样,也许是我的幻听也说不准,只是那样感觉而已。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走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口了。听到他在背后大喊,“欧杨,记住,你这拳不是白打的!

  “知道了”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然后我发现,我再也无法吐出任何一个音节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siegfried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