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这首歌我唱给你一个人听
2017-02-14 15:29:4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里音响真次,气氛也不好。阿J抱怨着。他是乐队的吉他。凑合点吧,咱们需要演出机会。鼓手老K劝慰着。我巨紧张。跟要杀头似的。小A激动地
 

  “这里音响真次,气氛也不好。”阿J抱怨着。他是乐队的吉他。

  “凑合点吧,咱们需要演出机会。”鼓手老K劝慰着。

  “我巨紧张。跟要杀头似的。”小A激动地嚼着口香糖。这是他第一次演出。其实他的键盘弹得很好。

  小刀没说话,摆弄着手机。

  一小时前梅梅给他打电话,“我买了两张票。我等到八点半。你不来我就走。”

  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小刀脑袋有点木。

  “混沌岁月”的一帮人从前面下来了。

  他们的鼓三儿嘴里唠叨着,“什么破音响。真他妈上当。”

  “该咱们了。”老K说。

  “老K,《命运之轮》那首你压着点,小刀老抢。小A你不错,放开点。”阿J喋喋不休地交代。

  “废什么话,上了。”小刀把电话揣到兜里,抱着贝司往前面走去。

  “你丫吃火药了?”阿J在背后嚷嚷。

  酒吧很小,人头攒动。灯光诡秘,阴森森的。

  四个人把家伙准备好,调了调。开始第一支歌。

  小刀的心根本没在这。他觉得梅梅跟着他这两年挺受委屈的。梅梅年轻漂亮,到哪都会有大把的机会。这回走应该是件好事。

  可小刀还是心乱。从挂了电话就开始想她。

  这种想念如同春天肆意疯长的青草,迅速地茁壮,顽强地蔓延,渐渐将他淹没。

  第一首歌唱完,客人反映不热烈,音响实在太次了。小刀甚至听见了起哄的声音,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小A有点丧气。老K坐在鼓后面,佝偻着身子。只有阿J依然活跃。他相信下首《命运之轮》能让客人们折腾起来。那是他新写的。

  他回身向老K点点头,激烈的鼓声从老K的手里冲撞出来。

  阿J一捋吉他,迸发出一连串焦躁不安的音符。

  客人们被节奏催得坐不住了。

  “天地间旋转着命运之轮

  碾碎了我的希望失望愿望绝望

  让我无处躲藏

  ……”

  小刀跟随着旋律拨弄贝司,心里越来越厌恶。厌恶这场演出,厌恶这首歌,厌恶阿J忙乱的嗓音。

  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孩,有点象梅梅。小刀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把。女孩桌上的蜡烛散发出淡黄的光晕,这让他想起梅梅煎的鸡蛋,焦脆滑嫩。空气中蒸腾着烟酒、汗水、薯条米花的味道。可小刀却仿佛闻到梅梅发丛中甘冽的水果清香。小刀觉得窒息,就象梅梅捏着他的鼻子让他起床般喘不上气……

  ——亲一个。让我亲一个就起。

  ——先刷牙。

  小刀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双手也开始不安起来。

  阿J拼命给他使眼色,可小刀根本没看他。他边弹吉他边示意老K压一压。老K的鼓开始加重力道,希望把小刀带回来。整个节奏有点混乱,贝司声越来越不协调。

  就在他们对抗挣扎时,全场的灯瞬间都灭了,音乐戛然而止,只剩老K的鼓声依然震耳,响了几下也停了。

  阿J听见“混沌岁月”的鼓三喊,“哈哈,牛B,愣把保险唱憋了。”

  酒吧里只有几支蜡烛火苗跳跃。人影晃动,光怪陆离。起哄声、叫骂声、杯盏碎裂声此起彼伏。场面大乱。

  小刀把贝司放下,觉得眼睛湿湿的,用手抹了一把。

  几个服务员在维持秩序,客人们慢慢安静下来。

  酒吧经理跑过来对老K说,“马上就好,你们继续。”

  阿J骂,“妈的,没法唱了。”到一边蹲着去了。

  小A不知所措地望着同伴。

  小刀没搭理他们,径自去拿了把箱琴,走到台前,从兜里掏出电话挂在脖子上,拨了一个号码。

  “你演出完了?”是梅梅的声音,“我已经在火车上了。”

  小刀吸吸鼻子说,“听着。这首歌,我唱给你一个人听。”

  他拨弄了几个和弦开始弹奏。

  曲调从他的指间流出,忽而清脆忽而暗哑,流畅缠绵萦萦绕绕。

  “天空破碎时我们相遇

  我用画笔阅读你的身体

  蓝色的目光叫做忧郁

  金色的芳香叫做神秘”

  不知不觉灯亮了,但谁都没有在意。所有的人都在听,小A也在听。

  《毕加索的眼睛》——老K和阿J知道这首歌。他们发现小刀唱得很慢,比以往都要慢。

  梅梅也在听。她记得小刀曾经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去城市西郊的一个简陋的音棚录这首歌。当时那个留马尾辫的录音师听得唉声叹气。

  ——这歌是你朋友写的?

  ——恩。

  ——丫没治了。

  尽管电话里小刀的歌声很模糊,但梅梅的鼻子已经开始发酸。

  “破碎的天空下我们相遇

  你的身体舞动我的画笔

  打开的房门叫做离去

  禁闭的窗子叫做回忆”

  夜空高悬,星月不见。小刀和梅梅站在河岸上。小刀若有所思,梅梅一直撅着嘴。今天是她生日,可小刀好象忘了,带她跑到郊区,说是找灵感。

  ——你到底记不记得今天是我生日。梅梅终于沉不住气了。

  ——记得呀。小刀歪着头坏笑。

  ——拿礼物来。梅梅转怒为喜。

  ——走。我带你去拿。

  小刀抱起她趟过蒿草走到河边。

  ——摸鱼呀?梅梅不解地问。

  ——这是送你的。小刀指着河对面的天空。

  梅梅顺着他的手看去。瞬间,有烟花从对岸升起射向天空,丛丛簇簇连绵不绝,在夜空中绚烂盛开缤纷夺目,随即化作万点流星悠然飘荡。

  梅梅看着,眼泪汩汩而下。

  对岸的草丛里,阿J抽着烟对老K说,“女孩子也挺好哄。”

  老K笑笑,“这是学问。”

  进入间奏,小刀拨弄箱琴的手指渐快。接下去就是副歌,这首歌的高潮部分。小刀的嗓子已经哑了,胸口发闷,但他必须唱完。

  鼓声响起,鼓点有条不紊。老K加入了,铿锵有力地引领着节奏。

  “等什么?进来。”老K对小A喊。

  小A的键盘进来了,开始时有些犹豫,但几秒钟后华丽的旋律流散开来。

  音乐逐渐激越,难以按捺,仿佛在四处寻找出口。

  狂乱的电吉他声音如同匕首般突然刺进人们的耳朵。阿J的脸涨得通红,袖子挽到腋下,手指舞动,精妙的SOLO纷至沓来。他对同伴喊,“来呀,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牛B。”

  一直在关注他们的鼓三喃喃自语,“这哥几个今天疯了。”

  梅梅拿着电话,眼前有水雾腾起,视线慢慢朦胧。

  鼓声渐密,异常坚决地抨击着心脏;流利的键盘象奔涌的河流无人能挡;吉他漂亮的延时颤抖着把所有人的感觉勾动。声音在凝聚汇集,空气被点燃,酒吧的客人被乐曲扫荡得坐立不安,一种渴望逐渐被抬升。

  小刀被兄弟们的伴奏托举着,发出最后的嘶号:

  “背影离去

  泪水在积蓄

  整个世界飘着凌乱的雨

  无论此刻你在哪里

  我都会让你看到我的哭泣”

  “你想要逃

  我无力阻挠

  未来在回忆里反复煎熬

  亲爱的你知不知道

  想要忘记的我永远忘不了

  ……”

  雷声轰鸣,笔直的雨线凶狠地抽打着车窗玻璃。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风青梧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