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梵音寺
2017-02-16 10:14:2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宫南柳,耒阳人氏,三十三岁。通读四书,熟习五经,但身无功名。家徒四壁,孑然一身,寄宿在城南梵音寺。所幸能写几篇无骨文字,画几幅风流
 

  宫南柳,耒阳人氏,三十三岁。通读四书,熟习五经,但身无功名。家徒四壁,孑然一身,寄宿在城南梵音寺。所幸能写几篇无骨文字,画几幅风流花草,在街市上换些银钱,也可勉强度日。寺僧照空,是南柳幼时玩伴,相交颇深。闲来无事,二人谈经对弈,却也自在。

  春天的夜晚是甜美的。南柳手拿一卷书当窗而坐。寺庙的院落中有薄雾飘浮,纤细的月光在山墙上跳动,偶有风来摇动一树花影,搅乱万千心事。

  谯楼的更鼓声依稀传来,此时正是照空晚课的时间。南柳听着前殿的诵经声,不禁心念一动,良辰美景,伴灯枯坐,想来照空此时一定也很愁苦。又觉自己无聊,随即一笑,收回心神,继续读书,“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声音清朗,甚是好听。

  庭院中有细碎的脚步声,又似有女子嬉笑。南柳探头看去。见一女子挽枝立于树下,姿容清丽,服饰华美,极尽妍态。

  南柳大奇,出门揖道:小姐何人?深夜至此?

  女子还礼答道:我乃耒阳王之女,名为青青,久闻公子清雅。今夜月色招摇,特来一会。

  进得门来,南柳奉茶请坐,二人相视嫣然。青青翻看《九歌》,论及屈子,南柳深为蕙质兰心所折,仿佛密友重逢,不禁道:今夕何夕?一见如故。

  但见青青回眸微笑:幸与君同,愿为夫妇。

  南柳只觉情丝勾动魂魄,似有沸水在胸,翻腾鼓动,再难平息。

  自此三日,青青夜夜前来欢聚。二人耳鬓厮磨,如琴如瑟。

  三日既往,东方欲曙,青青请辞:我非人类,共君宿契。一会三宵,不可久留。君若有心,可夜诵佛经。一年之后,我当与君重会于此。

  言罢取出金珠一枚送与南柳为信,二人分袂泣别。

  照空见南柳每日形容消瘦怏怏不乐,夜诵经书不辍,细问究竟。南柳俱实相告。照空道:耒阳王之女已逝三载。时值你进京赶考,想必不知。此女子必是鬼魂。

  南柳闻言冷笑:娶此鬼妻,生而无憾。

  照空摇首,取密藏《涅磐经》一部交与南柳,笑道:为此鬼媒,小僧甚幸。

  数月后,南柳有同学顾生金榜题名,返乡宴饮一众宾朋。南柳恰逢其会。

  席间有歌伎小玉,色艺双绝,抚弄管弦,浅吟低唱:羽族之长,名为凤凰;一日失雄,三年感伤;虽有众鸟,不为匹双……

  南柳闻听此曲,心生感触,潸然泪下。顾生笑道:一曲未完,宫兄青衫尽湿,实乃小玉知音。言罢令小玉近前敬酒。恍惚间,南柳见她眉目如同青青,且颇通文墨,于是比肩调笑,却在目光相交一刻,心内陡然一酸。南柳大醉。

  宴毕,小玉以发间珠钗赠南柳。顾生道:投以木瓜,报以琼瑶。我等且看宫兄以何为报。南柳身无长物,大窘。众人大乐。南柳无奈,从怀中取出金珠赠于小玉。

  其间有人识得金珠,密告耒阳王。

  耒阳王在小玉处搜得金珠,引领侍卫,径至梵音寺。

  人喊马嘶,火光闪动。南柳放下经卷,走至前殿。冰凉的铁链锁在脖颈上,南柳尚自懵然无所知。当耒阳王把金珠放在面前,他才知道祸事已近。耒阳王追问金珠来历,南柳一一禀报。耒阳王大怒:我女已逝。贼人掘墓盗物,托以神灵,重设讹言,玷秽清名。此贼罪无可恕,立斩。

  南柳正欲辩解,忽听见大殿一隅有隐隐哭声。却见青青一身素淡,泪眼婆娑,向耒阳王泣道:青青独居幽冥,黄泉孤苦。幸有南柳,以慰我心。遂以随葬金珠赠之,与他无干。

  随即转向南柳:欢娱三宵,深感君恩。姻缘始尔,别甚怅恨。赠君金珠,以求来日。君何故负我?

  南柳伏地簌簌发抖:一时糊涂,小姐恕罪。

  青青惨笑:君既负我,复何言哉?今日一别,永无后期。

  说罢,一缕香魂化为飞烟。耒阳王恸哭失声,照空无言。南柳面无人色形同枯槁,将金珠捧于手中,喃喃自语,而后仰首吞下。须臾,泣血而亡。

  耒阳王即命手下火焚梵音寺。

  遭此大变,照空抛下佛珠一声长叹:南山有乌,北山张罗;乌既高飞,罗将奈何!

  说罢扬长而去。

  又三年,有江淮巨贾名为赵箜行至耒阳,善心大发,捐金十万,重修梵音寺。

  次年春,寺内遍开奇花,其色如丹,其臭若兰。耒阳百姓称其为“情人泪”。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风青梧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