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等待
2017-02-16 14:48:2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在想什么,但是你所做的,却是我希望的,尽管那对我有点残酷。还是感谢你并祝你一切都好。以上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将来...
 

  “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在想什么,但是你所做的,却是我希望的,尽管那对我有点残酷。还是感谢你并祝你一切都好。”

  以上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将来有一天打给她的电话。我知道她永远也不会了解我,而我的所做所为,在她眼中只有两个可能:笨拙的追求者和变态!

  第一眼看到她,我便笑着对兄弟们说:“又一个良家妇女,正点,我保证她不是处女!”她长的并不漂亮,有一个大脑门,但身材很好,丰满但不臃肿;个头不错是扔在女人堆里,很能吸引男人目光的那种类型。她孤僻但不傲慢。我懂得了她的孤僻,于是后悔先前的侮辱了。不管她是不是处女,我对她都有点心动了。

  我是那种很传统的男人,传统的一想起爱情悲剧就心痛。所以我总有种保护有情人的冲动,也总有难以判断幸福的苦恼。正因为如此,有时我的举动也会毁了别人的爱情。

  她有一个男朋友,不在这里,于是她为他孤立了自己。她本来就喜欢独处,喜欢安静,但她是为他才孤立自己的,我就这样想。她的虔诚的守侯,居然也让我感到了幸福,只不过这种幸福,有种酸酸的味道。

  接下来,有许多男生向她发起了进攻,或长或短,但不到半年就都败下阵来。她还是她,恬静而孤独,依然静静的守侯。这时的她,美丽的让我心痛!。

  我的心开始乱起来了,一方面希望那个男生是个浪荡之人,而我就有机可趁了;另一方面又真怕她遭受爱情的伤痛。于是在这期望与愧疚之间,我越来越怕见她了,害怕她的身体对我眼睛和心灵的冲击,因为那不是我的!

  兄弟们看出了我的烦恼,都劝我勇敢出击。我却告戒他们:我不动,而且你们一个也不许动。我知道她不适合那帮小子,但他们说不定会毁了她。

  有些女人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任何男人对她只有保护和爱惜的义务,没有可以冒犯的权力;谁也没有。人要学会欣赏上帝创造的这种美,并为之感动。我这样对他们说。我也想拥有这种美

  约定,等待,用心守侯!

  有一红颜知己,就足以值得为之守侯,又何必四处留情,徒惹相思?难道只是为感情生涩之人留点回忆吗?到那时,你又分的清爱有几分,请有几许??

  而现在,我动摇了。是自私吧,随便了。一份难以控制的情感冲动,让我心慌意乱。

  上山实习的时候,我对她说“手!”于是我把她拉上了那座山。山不算高,但她说那是她第一次爬山----不借助任何工具,当然,除了我。而我就第一次牵到了她的手。在山顶上,我坐的离她远远的看她们聊天,

  自己一个人轻轻的唱起了情歌。从陕北的到新疆的,从国内的到国外的。只有我知道我是为她唱歌。

  坐车回来时,我狠狠的嚼完了最后一块与她有关的香口胶,并下决心以后再也不吃这种牌子的香口胶了。因为我要把这份爱放在心里。回来后我好几天不去上课,但还是无法忘记她,于是我就疯狂的给另一个女生打电话,直到吓得那个女孩把电话线拔掉了两天为止。从女孩那儿我知道了她过的并不好。“两个人隔的太远了,你还是有机会的!”电话那头说。我想

  她和我一样寂寞,但我说过,寂寞的人不该有爱情的,所以我放弃爱情,却不放弃她。我想接近她

  ,就算一无所得,能照顾她就好。我设计了这样的开场白:

  “我瞒喜欢你的,你做我妹妹吧!”

  “因为我觉得这样最好!”

  “要不,你就想想吧!愿意的话,给我打电话。或者说心情不好,我就有理由请你喝一杯了。要是不同意的话,三天内别打电话,我就知道了。”

  请她喝一杯时,一定告诉她“先做我妹妹,再做我妻子,最后到你老的不想再活时,就和我合葬吧!”能保护她我就心满意足了,其余的,再说吧。

  最终电话也没有打。我想:让思念的感觉慢慢发酵吧!

  我还是我,她也还是她。现在故事还没有结局。我们依然一起上课,只不过我心里的爱,越来越浓。

  她就像一朵百合,在我心里生长!

  那一年,我的专业课亮了红灯.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生活在幻想中了,没有能力让她生活的更好,就没有权利去爱她!

  于是我慢慢的疏远她,只不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会轻轻唱"有个爱情,曾经来过!"

  爱情总是让人惆怅,或许我们太小,还无法承担这份爱,无力让她继续。

  我们还没有能力呵护她,让她永在心中吧!

  相信在老去的日子里,每想起这份爱,都会留下温馨的回忆!

  不是我不想爱,不是我不愿爱,只是很爱很爱你,才舍得留下你自己去流浪......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酸溜溜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