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霓虹篇》之《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2017-02-16 14:36:2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这个霓红闪烁星月传奇的夜里,新年的钟声穿透夜的黑暗与银装素裹的凄寒由远及近。这个城市无论中心与边缘都弥漫着夸张的节日气氛。角落里...
 

  一

  这个霓红闪烁星月传奇的夜里,新年的钟声穿透夜的黑暗与银装素裹的凄寒由远及近。这个城市无论中心与边缘都弥漫着夸张的节日气氛。角落里的被冻结了的垃圾的恶臭丝毫没阻挡鼠悲们的欢娱,它们就那么目中无人肆无忌惮地在那里交媾,惨淡的昏黄的光亮助长了它们的气焰。于是戴着乌黑的口罩把自己武装得只剩下两条眼睛/在昏暗中企图从垃圾中搜寻到令它们放出惊喜的光芒的“淘金者”便习以为常地嗅到一种比垃圾更新鲜的一些淡黄色透明粘液的腥味。

  我又一次那么茫然无措地走进这个欧式风格的酒吧,又一次陶醉在含笑深沉悠远粗旷沧桑的歌声中。第一次听含笑的歌声是在狂欢夜,血色的液体流溶进我的思想和灵魂,他的歌声在这个喧嚣的夜里唤起人们悠远的沉思。含笑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摇滚歌手。他眼里的深沉与沧桑为他勾勒出深刻的艺术底蕴。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他放下电话,脸上的欣喜只是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是涌入双眸的淡淡忧伤。如烟来自法国遥远的问候又一次使他陷入沉思。“不知道这份守侯有没有期限,但是我会一直等她。”他深吸了一口烟,那声叹息被化成烟圈轻轻的吐出。眼里的晶莹丝毫没有被角落的昏暗遮掩。

  “我是个粗人,甚至我勉强写出自己的名字”他不无讥讽的自嘲,“我深刻吗?我沧桑吗?呵呵”他象是问自己也象是在问我,但是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不想得到任何答案。他不是一个特帅气的人,但是笑起来特含蓄特迷人,嘴角和眼角的弧线不经意的挑起和延伸。嘴唇的轮廓比面部其他部位要突出,应该说是比较性感的那种,呵呵。

  二

  “那个时候很蠢,居然不知道什么是爱,只觉得带着风儿出去特有面子。”他那么坦诚地披露自己。

  风儿应该属于同含笑青梅竹马的夫妻,“那个时候的感觉就是她特有女人味,漂亮,温柔,体贴。”他又深吸了口烟,弥散的烟雾勾起他悠远哀伤的回忆。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在这个舞台上用歌声倾诉自己的心声。命运总是无常地给你惊喜的悲伤。和风儿刚结婚的时候,日子在平淡无奇中度过,风儿是属于那种永远安于现状而无欲无求的女人,几乎没思想和自我。只是为了生活而生活,为了适应而顺从。从来没有过激情,自然也不曾苛求在平淡中拮取。女儿囡囡沿袭了他和风儿所有的优点,美丽,乖巧,可爱。“那时候即便奔波很苦,依然觉得自己的付出是无怨无悔的真实。”

  含笑最初在朋友的迪厅里打工,偶尔有机会和朋友一起唱歌,他浑厚的嗓音和沧桑的底蕴令所有的人震惊,于是他就这样走上了歌手的生涯。大都市的文化氛围渲染了他这个年轻歌手的内涵。

  认识如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酒吧里含笑的歌声令所有的人沉醉,如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她的眼神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含笑,“她那时象一个猎人发现猎物一样,呵呵”他这么说,既而又补充一句“可能你觉得我有点过于自我。可事实就是这样!”

  如烟应该属于那种特火暴特阳光的女孩,她的服饰总是那么夸张而又给人并非刻意雕琢的感觉。她身上具备所有青春女孩的气息,却又不乏大学生特有的气质修养。“她的眼神里写满固执的韧性,真的,”他笑了笑,眼里充满了包容。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搞不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牵着我无助的双手的你的手/照亮我灰暗的双眼的你的眼/如果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我不再需要他们说的诺言/我不再需要他们编的谎言/我不再介意人们要说的流言/我知道我们不懂甜言蜜语/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如烟的眼里噙着晶莹的泪水,舞台上含笑深情的演唱让这个女孩彻底陶醉在霓红下的梦里。他的长发自然的披在宽厚的肩上,西部牛仔风格的头巾任意的在头上打个结,他抱着吉他微闭着双眼陶醉在夜的韵律中。“她真的就那么执着和无所顾及,我是说对于爱”他肯定的颔首。

  如烟象一团燃烧高纯酒精的火焰,她不顾一切地扑上舞台,毫不掩饰地宣泄自己的情感,含笑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呆了,酒吧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含笑应该是一个很有深度很绅士的男人,他只回以淡淡的微笑。他的微笑对于如烟似乎有点冷漠,也是无言的拒绝。

  “也许是对摇滚的共同爱好,我们很谈的来,和她在一起很轻松。”他又微笑,眼里充满甜润。

  三

  大约是一个深秋的午夜,含笑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饥饿因寒冷而越发猖獗。他在厨房里没搜到任何可以充饥的东西,哪怕是一碗滚烫的白开水喝到肚子里都觉得冰冷。卧室的灯依然开着,他索性倒头睡去。风儿阴郁的眼神充满了愤怒的鄙夷,那眼神让含笑越发觉得寒冷。

  “那天夜里我听到世界上所有恶毒的语言,包括诅咒”“而那些语言和诅咒,是出于一个一直以来以善良贤惠温柔体贴出现在我生活和生命中的妻子口中!”“我知道是因为如烟,但是它没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我是清白的”

  他讥讽的摇了摇头

  含笑在那个夜里离家出走。茫然的走在街头,从为有过的孤独与凄凉。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他高大的身影,如同一棵在风中摇曳的梧桐。

  “我不知道是如何到达另一个城市,只觉得这个城市的狭隘无法包容我的无辜”他把烟蒂用力在烟灰盒里拧了一圈,而后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出走的日子我想了很多,其实真的无所谓,我爱这个家,爱女儿,也许我需要和风儿解释”

  那天的雨好大,云重的几乎要坍塌,从来不打雨伞的含笑在凄风冷雨中走了好久好远,孤零的站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身影在风雨中战栗。雨点突然停止了在他脸上的击打,“如烟就那么出现在我面前,她为我撑着雨伞,我们没有热烈的拥抱,只是无声地走。”他眼里依然凝聚了晶莹。

  含笑出走的日子,如烟每天都在站台等他归来,“我想我是被她的韧性打动了”他幸福的微笑。

  他就那样孤立无助地被如烟带到她的温馨小屋。第一个闯进他视觉的景象把这个富有责任感,始终为妻子女儿守侯的心灵彻底瓦解了。“我从来没那么感动过,即便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如烟客厅最引人注目的墙壁上,略加修饰地挂着一个头巾,那是含笑不知什么时候丢弃的头巾,似乎已经很久了,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也许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一个头巾。他一下子拥紧了如烟,伏在她肩上抽泣起来。“我觉得我那时候挺没出息的,呵呵,她不停地哄我,”“但是我需要那种释放和宣泄。”他双手摊开,做了个很无奈的手势。

  两个湿漉的身体紧紧的拥着,也许忘却了冰冷。他轻吻如烟的脸颊“如烟……”他的眼里是孩子般的无助与感动,同时涌出太多的深情。如烟的眼里溢满了泪水委屈和哀怨……爱的馨蕾在这里风雨交加的雨夜尽情的绽放。久违的激情燃烧着爱的火焰,这火焰足以在刹那间燃尽所有的哀伤与幽怨,这火焰足以令冷雨在空中蒸发,这火焰足以把两个灼热的身体和身体以外的凄凉化成灰烬。

  四

  “我还是回家了,回到囡囡和风儿身边,即便对于如烟是无法承受的伤害,即便风儿冷漠得让我无从识别”他刻意地抖落烟灰,企图掩饰内心深处的悲哀。

  暗红的灯光掩饰不住两个人眼眸里流露出的默契。“那天夜里风儿在我眼里定位成一个标准的悍妇,真的,”风儿或许是受了朋友的唆使,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来到酒吧,在含笑和如烟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狠狠地抽了如烟两个耳光。“我没能护住如烟,突然觉得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在这个疯狂的女人面前所有的力量都那么苍白

  。”他又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轻叹着。

  如烟哭着冲出了酒吧,那夜很冷,天空飘着雪花,“我不知道如烟如何孤独地承受那样的羞辱,可是我依然没有追出去”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对自己的鄙夷。

  一向很有涵养的含笑那天终于象怒吼的狮子,风儿打的不是如烟,是他,他的人格在那个晚上被风儿侮辱的一文不值。对于含笑的暴怒风儿毫不示弱,“她用了所有肮脏的语言,”他轻轻地摇头“眼前这个青梅竹马的女人,在床上我都没发现她居然有那么大的力量,把我这个大男人打的遍体鳞伤,可是我不会打女人”他脸上浮出无奈的尴尬。

  以后的日子,风儿的冷漠让含笑感到不寒而栗。

  “离婚是沉重的,我想那一刻我唯一的感触是悲哀。”在两个人准备个奔东西的时候,风儿用不屑的目光和冷漠的声音对着含笑:“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后悔当初选择你,比你强的男人多的是。”含笑无法忍受内心的酸涩,背影顷刻间湮没在穿流的人群中。

  五

  如烟去了法国,临行的时候含笑去送她,“我们什么也没说,彼此眼里噙着泪。”他说。

  我想爱也许不需要理由,也许彼此都不知到底喜欢对方什么,可是如烟就那么没有道理地爱着含笑,含笑也依然无怨无悔地为她的远行执着地守侯。

  风儿出现在酒吧,着实让含笑有些措手不及,她身边带着一个很帅气的男人,“不必有什么,我已经感觉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寻常”他很肯定地说“我想我无法描述我当时的感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远不会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情的话永远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人总是要学会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这是爱的代价”含笑深情的歌声似乎没有给风儿任何的触动,她的眼里放射出挑衅的冰冷的寒光。

  “她结婚了,但是并不幸福”他眼里流露出牵挂。

  “哦,对了,你吸烟吗?”我知道他试图掩饰他脆弱。

  “哦,不,谢谢了!”我微笑着拒绝。

  “你会一直等如烟吗?”我试探着问他。

  “是的”他点头。

  “她会回来吗?”我穷追不舍

  “不知道,也许不会,但是我依然会在没有期限的期限里守侯”

  ……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snowmanzz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