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生活 > 休闲 > 正文
西湖残春
2017-03-06 16:36:4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微风吹皱了整个西湖,细雨打落了无数桃花。也许,在这样的时节漫步西湖,本身就很憔悴。花瓣飘落在湖水里,在苏堤旁荡漾着,浮浮沉沉,仿佛

  微风吹皱了整个西湖,细雨打落了无数桃花。也许,在这样的时节漫步西湖,本身就很憔悴。花瓣飘落在湖水里,在苏堤旁荡漾着,浮浮沉沉,仿佛从来没有盛开过,似乎也永远不会枯萎掉,只是这样随波逐流着。时间被凝滞在花瓣上,不愿流动,只是静静地摇曳着,一脸的迷惘。因为花瓣已死,春天已死,万物已死。更因为黛玉已死,再没有人肯为这满湖的落花,落下一滴眼泪。而那欲落泪的冲动,更早已随着花瓣,沉入湖底。

  苏堤上的柳条,低垂着,是沉思,是悼念。为什么?说好一万年不分手,却在这新千年伊始独自离去。也许,柳树的悲伤并不算悲伤,因为柳树也有自己的悲伤。她正竭力挽留这最后一点春的气息,去完成这最后一次低垂的姿态。柏油路已经榨干泥土里的最后一丝生气,她已无法呼吸了。她早已是朽木,忍受着柏油那污浊的气味,苦苦留春。她已不堪重负,残存的生命,需要靠木架的扶持。

  此时的西湖,是细雨微风裁剪出的春风青冢,是生的挽歌,是死的赞歌。但是,我却依然前来探寻。为什么?西湖,这个葬送花的海洋,依然如此旖旎,依然如此妩媚,月白风清依旧,雨奇情好依旧。是因为那荡漾的波心,她可以迷离我的眼睛,让我看到一个真的西湖,沉淀在湖水中的西湖。她诱惑我纵身跳进湖中,我无法拒绝。正像花瓣无法拒绝死亡,但更无法拒绝重生,只有在湖水中,她才可以重生。

  因为沉淀在西湖底的,不是淤泥,正是那凝滞了的时间。多少花瓣沉入湖底,多少时间凝滞沉淀。湖水中,沉淀了松柏下不堪剪的烟花,沉淀了黄昏时浮动的暗香,沉淀了雷峰边标古翠的长松,沉淀了孤山上有情有义的双鹤孤梅。白娘子依然在断桥上找寻她的小牧童,岳王爷依然在风波亭里饮恨黄龙,情悠悠,恨也悠悠。一切历历在目,却又恍如隔代,逼取便逝。

  如果酒里的乾坤可以引领我,循着那年年飘落的花瓣,找寻到失落的春天,找寻到幻境般的往昔。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买这黄粱一梦。但是,逝去的,永远只能残存在记忆里,无法唤回。而残存之外的残存,正如这年年飘落的花瓣,只是迷惘。

  西湖,再没有完整春天,只有残破的春天,只有残留的春天。只有湖水,依然如此旖旎,依然如此妩媚。只有残柳,依然低垂着,是沉思?是悼念?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文渊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