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诗歌 > 正文
而立偶感
2017-03-30 15:08:0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酷暑之日,心绪难安,白日梦里找寻温柔乡。忽来晴天霹雳,忆起年过而立,于今一事无成,惭愧少读《论语》。又别母校八载,只是昏里度日;怆
 

  酷暑之日,心绪难安,白日梦里找寻温柔乡。忽来晴天霹雳,忆起年过而立,于今一事无成,惭愧少读《论语》。又别母校八载,只是昏里度日;怆然思而想之,不堪仅余太息。梦醒之时,唏嘘不已,乃嘱文以记之。

  昔丁丑之秋,桂子飘香,余与同窗好友魏旭、王长军等相携同游洞庭。及登楼远眺,复诵名篇,顿觉古人气势之恢宏,胸怀之博大,实非吾辈所能及也。乃笑曰:余三五之年初登黄鹤楼,上极目楚天,下俯瞰长江,胸中大志直如这滚滚波涛,毕生东去而不移也,信矣!十载一挥手,今上岳阳楼。目之所及,心之所触,方忆少年书生意气,恍然已成南柯。一直记得鲁迅先生的《<呐喊>自序》: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我自己也似乎并不觉得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已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却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一直以为幻梦的迷离可以消减现实的惨烈,于是就有了酒和酒吧善解的女郎。而内心深处的孤独却依然把我装饰成一个疲惫的旅者,于是所有的故事一开始就不具备童话的美丽。他笑着,放浪着,被碾压着,像一个醉卧他乡的路人。

  就这样,在犹犹豫豫中,在昏昏噩噩中,他一醉就是八年。以为可以一直醉过去,耳边欢歌笑语,眼前今夕何夕。然太阳却升起了。这光芒万丈的朝阳啊,她刺痛了我的眼睛。遥想先生当年,也是曾被这光芒刺痛的呀,他的不能全忘却的苦痛,他用心在坟茔上摆放的一圈白花,他给寂寞里奔驰的勇士的慰藉和他自爱的野草,无不让我无语——心痛——自责。作为一名基层的国家公务员,我了解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的苦难,我深知失业工人养家糊口的辛酸。面对那么多踩人力车的男人和女人,每当和他们拉起家常,听他们说起家乡的人和事,听他们说赡老慈幼的百般无赖,听他们的一声声叹息,我的心总有隐隐的痛,痛得我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虽然到最后依然是无语无言。

  去岁末的《法制日报》曾有一篇文章——《哪些人当汉奸》,其鞭辟入里的论语至今让我感喟不已。作者首先分析了日军侵华时的汉奸类别:一是官员,其终极价值观是实现权欲。二是土豪劣绅,其终极价值观是维护其在地方上的欺男霸女、盘剥弱小的霸主地位。三是买办者,其终极价值观是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其中有的人,只要能多赚钱,什么事都能干得出。四是地痞流氓,其终极价值观是以偷鸡摸狗、欺凌弱小为最大乐事,谁能给他们提供这种机会,他们就为谁效力。其次分析了现今的汉奸候选人:一是背叛者,这些人口上忠于马列主义,手上忠于个人主义,这种背叛性人格,本身就是汉奸的基本素质。二是贪官,这些人本来就是国家之贼,民族之奸,大匪大盗之流,早已是汉奸行列中的主要成员了。三是权欲者,这些人,为了见不得人的目的一心想当官,为了当官,送金钱送美女外加打小报告和告密,什么出卖朋友、出卖人格、出卖灵魂的卑鄙下流、伤天害理勾当都干得出来。侵略者能提他一级二级,正是求之不得之事,哪管当汉奸之耻呢?四是地痞流氓,这些人和上述提到的一样,不过在现今看来,除了市井无赖之外,还有不少暴官、搞刑讯逼供的大盖帽、下乡抢夺农民的小乡长小书记、小官吏中的泼皮赖狗、在街上横行霸道的“执法者”。悲哀的很,据此对号入座,我只能算是小官吏中的泼皮赖狗和在街上横行霸道的“执法者”一类了。看样子即使是做汉奸,也只能是不入流的最下等的小汉奸了。生命如斯,令我偶有万念俱灰之感。却又不甘心,因为本能,出于希望。我的过去幻灭了,时间在观望中流逝。我徘徊,我疼痛,我思索,我双眼迷朦,我步履蹒跚,我想飞,却已振不起退化的翅膀。终于,我醒了,因了太阳的升起,升起在东方的海上。我试着拍打着双翅,仰慕着蓝天,憧憬着海洋。是的,是的,到了该奋飞的时候了。是的,是的,正是该奋飞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江边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