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或许,友情比爱情更加重要(下)
2017-04-05 15:58:5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很快林雪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第二天课间休息时,快嘴吴刚绘声绘色地在讲给女生听,雷鸣受到了全体男生的群起围攻,就连郑海海也不帮她。原...

  很快林雪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第二天课间休息时,快嘴吴刚绘声绘色地在讲给女生听,雷鸣受到了全体男生的群起围攻,就连郑海海也不帮她。原来那天男生上体育课,是二百米测验,老师在终点计时,学生在起点准备,由体育委员郑海海喊口令。开始大家好好的,大家排好了队,一个挨一个,后来不只是谁先从起跑线往前跨了一小步,别的同学哪肯吃亏,跟着往前移,结果越挪越远,超出了起跑线三四米,幸亏老师站得远看不清,郑海海虽然嚷了几句,叫大家自觉点,但没有人听他的,他也就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大家只求个及格。谁料最后还是出了漏子,一位仁兄竟然破了校纪录,这让体育老师起了疑心,校纪录岂是随便能破地?他平时成绩不错,但离破校纪录还差着一口气,再说当天刮的是东南风,阻力特别大。再一看,本子上的同学都快了几秒,老师的脸立刻黑了,哨子响起来,全体集合,不管跑过的,没跑过的,统统立正稍息。首先问的就是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的郑海海,郑海海低着头,不说话。“怎么回事?你们一起来蒙我?”老师的嗓门吼起来,他人不高,声音却很洪亮。“今天不说清楚,都别想下课。”没人回答,没人出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像空气都僵住了。这时,下课铃响了,10分钟后,上课铃又响了,可是谁也不敢动。“雷鸣,你说!”他点到了雷鸣,“你是班长,应该知道怎么回事。”雷鸣抬起了头,所有的目光都盯着他,郑海海在向他使眼色,他张了张嘴,结果还是没有吱声。“连你也跟他们串通一气!”老师的嗓音带着沙哑,他喊了解散,让大家回去上课,但叫住了雷鸣。雷鸣被孤零零地留在了操场上。接着就传出消息,说测验作废,下周补考,因为过了大半个钟头他才回来,谁又能保证他不说出来了呢?郑海海去问雷鸣,雷鸣却一口否认了。但是,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不相信他,包括郑海海。郑海海说:“你说了就说了,为什么不敢承认?”雷鸣听到这话,当即转身走了,把郑海海撂在那儿。

  “如果没有信任,还做什么朋友?”雷鸣对林雪说。他开始主动疏远郑海海,也疏远林雪和陈紫星,每天放学都急匆匆的奔出教室,头也不回。林雪觉得很无奈,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自己和陈紫星会不会也这样呢?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天她和陈紫星手挽手走进教室,刘萍萍鬼鬼祟祟地在和几个女生嘀咕,林雪听见自己的名字好像和雷鸣连在一起,什么好呀不好的,她很敏感,立刻脸红了,眼睛也不敢朝那边看了。陈紫星却一下子奔过去:“你们说什么?”她大声地质问,“小心烂舌头!”刘萍萍抢白道:“又不是讲你,急赤白脸做啥?”陈紫星挤过去,瞪住她:“讲谁都不行!”刘萍萍到底心虚,看她狠巴巴的,嘟囔了几句走开了。

  没想到一上课,班主任段老师就宣布学校决定保送林雪上外国语学院附中,当时所有的同学都回过头来看这林雪,包括陈紫星,她的眼睛笑起来总是弯弯的,特别热情。林雪端坐不动,等待着老师接着宣布陈紫星的名字,可是没有,她又说起了别的事情,一直到下课。林雪愣住了,脑袋里“轰”地一下成了空白。陈紫星身板笔直,再没回过头来。

  “老师,老师,”林雪叫着追上去,感觉自己的声音可怜巴巴地,段老师站住了。“什么事?”她问,目光依旧是温和的。林雪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下来:“不是也有陈紫星吗?”段老师望着她,好想仔细揣摩着她的意思:“林雪,我们最重要的是管好自己。”她说,说得语重心长,林雪地头耸拉了下去。老师似乎有点不忍,解释道:“这是大家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陈紫星还有不少缺点,她太骄傲,和同学也处不好关系……”

  林雪后来什么也听不清了,她走回教室,看见几个女生围着陈紫星,叽叽喳喳:“陈紫星,其实应该保送的是你,谁有你外语棒?”“老师就是偏心!”刘萍萍阴阳怪气,“哼,你还护着她,这回吃亏了吧?”陈紫星使劲咬着嘴唇,不说话,她看见林雪进来,突然大声说:“我不信就靠不上那所中学!”林雪趴在桌子上,蒙着脸,眼泪不争气地留下来,她也不想这样啊!

  考试渐渐地临近了,大家都投入了总复习,好像比赛似的,憋着一口气,把其他人都当成了竞争对手。校长召集了几次会议,给大家分析问题的严重性,所有的人都面临着一次大分流,重点的、普通的、职业的,还有私立的高中,就看这最后阶段的冲刺了,当然他鼓励大家报考本校的高中部。那是些单调的、乏味的日子,学校--家里,家里--学校,两点一线,偶尔林雪还会去城堡里坐坐,看着夕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去,林雪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寞。陈紫星不在,雷鸣不在,连郑海海也不在,他最近迷上了足球,整天踢,没完没了的踢。有一回,林雪去球场找他,远远的好像看见雷鸣的影子,但一晃又不见了。

  同学们开始交换家里的电话住址,互相在纪念薄上写着祝福的话。那天,陈紫星的薄子不知怎么传到了林雪的手上,林雪翻开来,看到一张陈紫星的照片……这时陈紫星在座位上对刘萍萍她门喊:“哎呀,你们把我的本子弄哪去了?”她四处看。“没有啊,不在我这。”刘萍萍回答。林雪站起来,手里拿着陈紫星的本子。陈紫星望着她,没有说话,林雪把本子递过去,心里头是淡淡的失望。她们难道不再是朋友了吗?

  接着焦头烂额的考试,考完就放假了,大家在家里紧张地等待着成绩。郑海海的分数只能考上普通高中;雷鸣报的是本笑,如愿以偿;陈紫星考上了外国语学院附中,但她妈坚持要送她进一所私立高中,说那儿的教学环境更好,每年都有学生出国交流。

  林雪回忆着整个事情,他们四个还能在一起吗?如果照郑海海说的打电话约他们,会不会遭到拒绝呢?林雪有点担心,她慢慢地往回家的路上走。看到路边新开了家音像点,就走了进去,陈紫星过去总是拖着她逛这类商店。店面不大,设备倒挺齐全,可以试听。林雪挑了周华建的专辑,放进机器。陈紫星最喜欢周华健,曾经问她喜欢他什么,她说:“喜欢还要用理由吗?”林雪戴上耳机听起来,一首一首,开始并不觉得特别,直到《朋友》才打动了她。周华健反反复复地唱着: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歌声灿烂而忧伤,林雪突然地就想流泪,心里热热的,暖暖的,她一直渴望的不正是这样的友情吗?不管他们在不在身边,她都不永远记得那些美好的日子!眼泪悄悄的滑落脸颊,林雪走出门,加快了脚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 Anne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