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风吹过的影子
2017-04-13 15:47:4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当大大小小的暗恋感觉与高中课本一起被我扔到地上的时候,我开始盘算我的梦中情人了。她应该是长长的头发,幽幽的眼神吧。大学开始,一段时...

  当大大小小的暗恋感觉与高中课本一起被我扔到地上的时候,我开始盘算我的梦中情人了。她应该是长长的头发,幽幽的眼神吧。大学开始,一段时间的迷离眼神之后,心的焦点聚在她的身上,她是一个很单纯很爱笑的女孩子,没有长长的头发,那不时溜到嘴角的短发却让我心动,我喜欢静静地看她低着头,拼命的看着言情小说,不时用手去撩起调皮掉下的头发的样子。她总是一回头看见我看她,有点红红的脸,装作生气的样子,让我老老实实看书。我低下头看书,偷着去画她的脸,她一旦发现,我就赶紧写上天下第一美女或者看小说的小兔子的话儿,让她命令我把肩膀拿过去,让她的书本揍上几下。

  可是我始终没有表白。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待我表白,反正她一会对我很好,现在想起来好像暗示;一会儿有对我很冷漠,这让我感到绝对的自卑。似乎我是经常受伤的,却不坚强,总想自己听着伤感的歌儿让她知道,打我一拳。我想她是在乎我的,真的。她总是命令我和她坐在一起,又命令我不要多想。写了无数的情书和诗,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送她一封,却没有一封敢写上那三个字。她接受了信,却从不让我去送她或者接她,我们也从没有一起看过电影或者星星。我想她是懂事的。因为我们毕业分在一起的可能性很小,而她的父母也不会让她远行,虽然这在我看来算不了什么。只是我只是一味的自惭形秽,不敢把精神上的冲动付诸实施。

  我只是每天晚上枕着她的乖乖的笑入睡,早上又高兴的起床——因为又可以看见她。日日如此,她是不是也曾怪罪于我的怯懦,我却在当时理解为明智。直到那一天,那一天晚上。元旦的晚上,我们班照例一起聚餐,男生们喝得一塌糊涂,我也不例外。我远远的望着她,她端起酒杯的样子比酒更让我心醉。我突然站起来,端起酒杯(事后证明那是一个茶杯)去敬酒给她,偷偷的贴近她的耳朵,告诉她:我真的很喜欢你。然后便扑通一下摔倒。该死的我,不知道她当时的表情,只记得醒来了大家还在拼命的唱,而她坐在我的身旁,为我凉着茶水,从一个杯子倒入一个杯子,再从这个杯子倒入另一个杯子。还轻轻的用嘴去吹。

  我只记得自己幸福的想抽泣,眼泪噗噗的落下来。她说她要唱一首歌给我。推开那些死心裂肺大叫的男同志们,走上台。歌曲的名字叫《萍聚》。“不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的记忆里还有你”,我想她一定是心里发颤,唱完已是泣不成声。她跑下来拖着我望外走,扔下一大堆目瞪口呆的人们。

  我们走在大街上,从这一端走到另一端,从另一端走到这一端。她一遍又一遍的问我清醒了没有。在确信我已经恢复正常思维能力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一直把我当哥哥,从没有想别的。我几乎瘫倒,只会一遍又一遍的问她,不能再挽留了吗?她只是摇头,眼泪打在腮边的头发上,我却最后傻傻的说,那就算了吧,晚安。回到宿舍,我几乎爬不上床,心似乎缩成一团。枕巾从此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直到毕业。那一天碰到一个和她同寝室的同学,同学说,你怎么拒绝了她呢,你希望女孩子向你求爱吗,在我们中间她一直把你当作男朋友的。我想是那个同学搞错了,或者她错了,或者我错了。或者,正如歌里唱的,都是月亮惹的祸。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风车之翼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