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闻过花香浓
2017-04-20 15:19:2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闻过花香浓路过楼前的那株花树,我几乎是掩鼻而过。逃到四楼,那浓郁的花香仍不绝如缕地溜进窗来。起初以为是丁香,那一簇簇白色小星星远看...
闻过花香浓

  路过楼前的那株花树,我几乎是掩鼻而过。逃到四楼,那浓郁的花香仍不绝如缕地溜进窗来。起初以为是丁香,那一簇簇白色小星星远看的确很像。今天早上上学,一同学说那不是丁香,是小叶女贞,她已经证实过了,丁香已开过了。我忽然记起刚来山东的那个春天,一次雨后漫步,在校园的角落里邂逅三两株丁香,叶上还滚着露珠,大概被雨水洗过的缘故,花香不再那么浓,要俯身贴近才能嗅到那香味。那时花树还不多见,仅有的几株便让人留恋,尽管不甚喜欢,毕竟聊胜于无。

  春天花事纷繁,乱花渐欲迷人眼,倒一时说不上喜欢什么,樱花应该是其中之一,有点假洋鬼子的嫌疑,但那百花争发花团锦簇如云如霞的盛况到底是震撼人心的。更令人怜惜的是花期只有十来天,之后,微风过处便是恼人的阵阵花雨。不太记得樱花的香味了,应该是淡淡的吧?本身已风姿绰约,自然不必再用香味来夺人魂魄,但这转瞬的盛放与凋零,到底是让人惊心的。听说从前有个,见得花开却见不得花落,后来索性把喜欢的花的种子攥在手里,不去播种,自然就没有花落的伤心。此法不失聪明,可为了避免结束而拒绝开始,到底不是勇士所为,只能算是懦夫的狡黠吧!

  最令人惆怅是国槐的花香。花开在暑热难当的流火七月,淡黄色的小花一穗穗隐在稠密的枝叶之间,清香若有若无,偶而流过鼻端,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她已经飘然而过。因为那一树诱人的浓荫,国槐常常栽在道路的两旁,匆忙的人们在她的荫凉下躲避太阳的灼热,却没有人留意花开或落。间或有人登梯上树大把大把掠下那些花,所看重的也是其花可入药入茶的经济效益。开在闹市,烈日当头风吹雨打,再加上蝉欺蛙鼓,这寂寞怕只有大彻大悟的隐士方能独享。

  如果说国槐在花的世界里是不入流的,那么国色天香的牡丹、风情万种的玫瑰、娇艳欲滴的杜鹃、高雅清丽马蹄莲等名花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花中贵族了,但要栽培好这样的花没有园艺师的高超技艺是不行的。国人很多喜欢茉莉,芬芳美丽,芳踪易得;浪漫自虐的文人喜欢踏雪寻梅,断肠三弄;荷花则是画家笔下的永恒主题。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山谷里的几株野百合,婷婷地昂着高傲的头,超然物外无欲无求,圣洁的花朵径自地开着,山风悠悠地传送着馥郁花香。记得当时一位男生要把它挖回家,老师说:“移回去未必能活,再说那还是野百合吗?”一句话让我们几个跃跃欲试的都罢了手。从那以后再没见过野百合,等从野外回到都市,花开花谢涛走云飞见得多了,才恍然明白老师的话,滚滚红尘未必是福地,于人如此,于花也是一样。

  小叶女贞,在春天花事已过夏花还没有猛醒的空档里盛开,应该说开的正是时候。即没有惊人美貌,便要以花香袭人,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你到底还是记住它了,这大概也是造物主的公正吧?和现在世道人情倒也吻合。花香如潮,在我每天经过的地方,有时也抬眼看看那树,谁不想把生命推向极致呢?我理解并尊重。人生如花,开启美丽倾吐芬芳原是无可厚非,但这强加于人的恶香恐怕就不是人人都乐于接受的。其实只要红尘中不迷失自我,心中有所信守,深山闹市有什么关系?花香浓淡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你开过了,真情真意地,便可以无悔,便可以安心。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幽若寒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