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我的故事——君子之交
2017-04-21 15:23:5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与梁燕是很偶然的成为了朋友。也许是同命相连吧,所以我们捏捏相惜。没了爱情输了友情,在我以为自己熬不过去的时候也是她陪我一同度过。一...

  与梁燕是很偶然的成为了朋友。也许是同命相连吧,所以我们捏捏相惜。没了爱情输了友情,在我以为自己熬不过去的时候也是她陪我一同度过。一个人只有在患难的时候,才能看到真正的友谊。毕竟雪中送碳的少,雪上加霜的多。而我与她的友谊是属于君子之交。虽然交集很少,但心灵是共通的。

  “跟你说件事情。”梁燕有点犹豫。

  “说呀,干吗这么神秘?”我一边骑车,一边好笑的问她。

  “是关于琪琪的,你最好防着点她!”她担忧的说到。

  “啊?为什么?”我不解。

  “反正你照作就对了,别的我不能多说。”

  “哦”我耸了耸肩。

  我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只把它当做放学回家路上的闲聊。但事实证明了我的幼稚,也让我尝到了友情的背叛。

  “他们在一起了。”

  “啊?谁在一起?”我停下手中的笔,抬头望向梁燕。

  “还有谁?是琪琪和吴迪。”她生气的说道。

  “不可能,琪琪有男朋友呀。”我不相信道。

  “你这个傻瓜,全班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梁燕赌气的说。

  我楞了,这个消息对我的冲击太大了。我没有办法思考,这是不可能的呀。琪琪亲口跟我说过,她不喜欢他呀,怎么会?怎么会?这一切太突然了。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一片一片的掉落。一丝一丝的渗血。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是那么的刺眼。这就是他当初拒绝我的理由吗?我想不明白,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从此我变了,变的话少、沉没,脸上的笑容也很牵强。而这一切的改变都看在她的眼里。

  “你给我出来。”梁燕生气的把我揪了出去。

  “干吗?”我甩掉她的手。

  “你也太没出息了吧,干吗自报自弃?你以为这样,他就会选择你吗?这样只会让人同情你。”她吼道,一点都不顾及操场上的人。

  “我没有让你同情我,我没有。难道我想安静会都不行吗?”我吼了会去。

  “我也不比你好过,拜托,你有点自信好吗?”

  “我……”

  “我跟张胜军的事你也知道了,要说伤心我比你更伤心。张路艳是我最好的朋友,可结果怎样?她还不是把张胜军抢了过去?”她的眼里充满了泪光,但倔强的不让它掉下来。

  “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震惊了,没想到还有人跟我一样。

  也许是压抑的太久了,也许是我太过脆弱了。我哭了,我靠在她肩上哭了。把我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把我所有的伤心都发泄了出来。

  快要毕业了,高中的生活也快结束了。而我的心情也格外的沉重,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好矛盾,希望快点毕业,又怕毕业。怕见了面的尴尬,怕离别的伤感。

  然而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我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即将结束了。我与他又成了两条平行线,没有了交集。

  “毕业旅行你去吗?”问我的是姚毅。

  “我不知道。”我闷闷的回答。

  “靳磊他们都说你去他们就去。”

  “我?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号召力那么大?”无奈的苦笑。

  “去吧,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们也去!”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啊?哦,我想想,回头给你电话”我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最后我还是去了,心里告诉自己是看在狄老师的面子上。但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那天老师跟我谈了许多。我想我不应该因为他们扫了大家的兴致。

  我努力的表现出自己的好心情,跟同学们有说有笑的。但是余光还是不经意的扫向他们。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跟老师喝酒。我一杯一杯的喝着。但脑子却还是清醒的很。都说买醉。但是我就是不醉。

  “你在干吗?”我寻找声音了来源。是梁燕。

  “没什么。”

  “你干吗还不睡?明天还要爬山。”她也跟我坐在楼梯口。

  “靳磊跟夏耘在我房间。再说我也睡不着。”我托着下巴。

  “我陪你吧。咱们聊天到天亮。”

  “你怪我吗?”她看着我

  “为什么?”我不解。

  “如果当初我不跟吴迪说,你们现在也许还是好朋友。”

  “都过去了。再说现在也很好呀。有的事情还是把话说清楚好。长痛不如短痛。”我叹了口气。

  “戚戚的事情你知道?”

  “知道,其实她是想用吴迪刺激我,我又怎会不知道?”我苦笑。

  “谁跟你说的?”

  “吴迪呀,还有谁?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只是一个工具罢了。琪琪知道我喜欢他,所以要故意在我面前演戏。”我玩弄着手指。

  “其实他已经回避很多了。但是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梁燕解释道。

  “我知道,我怎会看不出来?吴迪跟我一样傻呀!他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么会这样?”曾经最好多朋友到了这种地步,真是可悲。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让她如此对我。但现在想这些也都没有意义了。我们马上就会毫无瓜葛。

  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而我和梁燕的友谊却还在。大学我们又是同校,只是大家的专业不同,见面的机会也就很少了。但是往往每次见面都是慧心一笑,而着笑容里。包含了许多许多。只有她跟我明白其中的含义。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 viki83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