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落花雨
2017-04-25 14:21:4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可认识兰若那年还不知情为何物,他只记当时一切都是傻傻地:傻傻地看、傻傻地笑、傻傻地莫明其妙着。莫明其妙眼光为什么总是跟着她转、莫明

  可认识兰若那年还不知情为何物,他只记当时一切都是傻傻地:傻傻地看、傻傻地笑、傻傻地莫明其妙着。莫明其妙眼光为什么总是跟着她转、莫明其妙自己为什么总是在她面前话少的可怜。父母给她的名字原本不叫兰若,现在也一样不叫兰若,兰若是可给她的名字。记不清是那一天,可莫明其妙的想到了唐•陈子昂的一首诗,他就傻傻的看着她讲了前四句: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她问他这是何意?他说:春夏之时,兰若花叶繁茂,朱花紫茎,幽独秀丽,色冠群芳,使整个林中的芳草都相形见绌,黯然失色。你的名字中就有个若字。她笑了,说:那好吧,我再加个兰字,从此就叫做兰若吧。从那一天起,世上多了一个名字:兰若。可也笑了,心想:我本来就是想说你象是兰若的。也许也就是从有那名的那一刻,可知道了什么是爱。而这份爱可重来没有说出来,他想:兰若会知道的。

图1

  兰若是个凡事不经意的人,她总是傻傻地笑着,总是心无成府的混在朋友群中听别人糊说八道着,而自己也糊乱地应和着。也许正是因此,可与兰若注定没有结果,当然,可心里明白,他们连开始都没有过。时间在慢慢的划去,多年以后,可一如先前,心中总也是挥不去兰若二字,可知道,这两字他一生都不会忘记,也一生都不会拥有。兰若还是如以往一样,成天傻傻地笑着,真搞不懂她在笑什么吗??以往的朋友全都有了各自的小家,而她一如先前,一个人无所事事的过着,却也乐在其中。从没有问过她何时才会走入围城,好象她本来就在里面一样,没有人想过她还是一个人,她成天的忙着,你搞不清她在忙些什么?找到她真的很难。

  也是忘记了是那一天,兰若不在是傻傻地笑了,没有人问过原因,想是也问不出来。于此同时,可也没了笑容,也没有人问过他,原本他就很少笑过,有与没有,没有人发现他的变化。兰若在一天天的变化着,她依然很忙碌,找到她还是如此的难。终于有一天,可宣布要告别单身,说宣布好象有点夸张,他只是拨通了兰若的电话,把他的决定告诉了兰若。在电话挂断的那瞬,可飞快的说了句:再见我,我的兰若。声音很小,小的他以为她不会听到。而在可还未调整好思绪时,手机在响,有短信来,按下绿键阅读:迟迟白日晚,niao niao秋风生。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可久久的看着小小的荧屏,一遍一遍,他知道这是诗的后四句。他知道兰若现在很不开心,但他更知道他帮不了她,她也不会需要他的帮助。一时间,可没了主意,他后悔自己挂机前的那一小声,他知道,兰若听到了,但他不知道他现在该如何去做。兰若又一次傻傻地笑着,她本早以忘了自己原本还有这样一个名字,她没想到自己会记住那诗的后四句。那四句还是在多年以前,她在知道前几句后,刻意找来书查的,她想看看可是不是在戏弄她,于是,她知道前四句正如可解释的一样,而后四句则又是另一种心景。她不知道自己在多年以后还会记起这整首诗。她也才知道可一直记住了她的一句玩笑——她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兰若!!!她也发现了自己原本一直很喜欢有人叫她兰若。而她却清醒的告诉自己,可有了新的兰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莫明其妙地给可回了这么四句诗。无所事从间,她又一次傻傻地笑了。

  兰若终于是恋爱了,她仍是忙碌着,没有人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可终究是没有走入围城,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总之可离开了这群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朋友们,一个人走了。走时,可曾想过要发个短信给兰若,他都想好了要发的内容: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但,就在要发出的那一瞬,可停了下来,把它存在了手机里,终究没有发出去。兰若在可走后的一月后知道了可离开的消息,又一个月后兰若披上了白纱。

  这就是可与兰若,就如可说的一样,一切从头到尾都是傻傻的,记忆中只有傻傻的、只有莫明其妙,但,正是为了这份莫明其妙,可一如先前,他知道自己错了,错的有些莫明其妙,没有人问过他错在了那里,也没有人知道可与兰若间究竟有无有过开始,没有人会关注到这些,因为可一直就是莫明其妙的,因为兰若一直就是傻傻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落花雨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